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屡次被罚:信用卡收入连续缩水 不良率走高

  


  5月13日,银保监会上海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信用卡中心因信用卡资金流向管控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责令改正并处罚款40万元。

  


  资料显示,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成立于2004年1月,是浦发银行设立的专业从事信用卡业务的直属经营机构,是国内最早获得金融许可证的信用卡中心之一。2018年之前浦发银行信用卡业务“大跃进”发展,业务量上曾能与招行、工行等头部机构比肩。不过近年该行的信用卡业务各项业绩增速“降温”迹象明显。

  数据显示,在2019年同比减少2.75%的基础上,截至2020年底,该行信用卡透支余额为3721.17亿元,较上年减少11.72%。即该行的信用卡透支余额已连续两年缩表。与此同时,浦发银行信用卡的总收入从2018年开始连续两年缩水,2020年降至449.89亿元,同比下降15.25%。

  上述情况或是该行此前信用卡业务激进发展之后资产风险显现的结果。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这三年间,浦发银行信用卡应收账款不良率为1.81%、2.30%、2.52%,呈持续上升趋势。同时,该行信用卡中心2018年以来因等授信审核、贷后资金管理、催收违规等问题频收罚单,近日已是近三年来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第4次被罚。

  就信用卡业务的合规和业绩情况等问题,记者联系到浦发银行相关负责人。5月14日,浦发银行方面回复表示,2020年信用卡中心按照控新降旧,加大现金清收力度的总体要求加强风控,“信用卡整体风险呈下降趋势。”并表示该中心将持续完善合规管理体系,提高合规管理水平。

  多个业务指标增速明显放缓

  在银行发卡普遍走“人肉扫楼”路线的时候,凭借“线上获客”战略,浦发银行曾一举成为近年信用卡领域的一匹黑马。数据显示,2017年浦发银行发了1358.21万张信用卡,超过了2002年至2011年这10年间的累计发卡量。超高的增速让其能与工行、建行、招行等头部银行比肩,让其他银行倍感压力。

  不过近年浦发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出现“降温”迹象,各项经营数据增速放缓。记者梳理近年财报发现,2018年、2019年,该行信用卡流通卡量分别为3750万张、4399万张,同比增速分别为39.5%、17.3%。2020年这一数据出现负增长,降至4372万张。流通户数方面近年的增长情况与流通卡量类似,2018年、2019年分别为2933万户、3202万户,2020年降至3157万户。

  


  这使得2020年该行的信用卡交易额增速明显放缓。2018年、2019年,该行信用卡交易额分别为18065亿元、21743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51.41%、20.36%。2020年这一数据为21792亿元,同比仅微增0.22%。

  同期信用卡透支余额方面,浦发银行已是连续两年缩表。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该行的信用卡透支余额分别为4334亿元、4215亿元、3721亿元,同比增长幅度分别为3.61%、-2.75%、-11.72%。

  


  信用卡业务是浦发银行零售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信用卡透支余额的连续下滑,使该业务在零售贷款中的占比也从2018年底的29.22%,降至2020年底的20.76%。

  在信用卡业务营收情况方面,2018年,浦发银行信用卡业务总收入曾达到552.78亿元,为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后却是连续两年走下坡路,2019年、2020年,浦发银行信用卡业务总收入分别为530.88亿元、449.89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为-3.96%、-15.25%。

  在采访中,谈及浦发信用卡,多位从业人士向记者提及该行信用卡中心负责人刘显峰,其被行业公认为浦发银行信用卡业务近年爆发式发展的最大功臣。银保监会资料显示,2014年5月,刘显峰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副总经理的任职资格获批,主持工作。2015年5月,刘显峰升任为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2017年刘显峰调入浦发银行总行,任零售业务总监,同时兼任零售业务管理部总经理、信用卡中心总经理等职。期间,刘显峰带领该行信用卡业务发力互联网渠道,调整内部架构,进行扁平化管理,提升营运效率。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年初,有媒体报道称,刘显峰已于1月份辞职,现已加盟平安银行,出任零售业务总监兼消费金融执行总裁,将协助汇总管理消费金融、信用卡等业务。业绩颓势显现,灵魂人物却出走,浦发银行信用卡发展前景笼上迷雾。

  采访中浦发银行并未正面回应近年信用卡业绩增速为何放缓这一问题,仅表示浦发银行信用卡将不断丰富卡产品体系及服务权益,持续推出金融惠民主题活动,以更为广阔的“金融+”视野,积极洞察客群偏好,准确把握持卡人消费生活的发展趋势,紧紧贴着客户所需,围绕“以客户为中心”的经营思路,坚持高质量发展。

  信用卡不良率走高,违规屡次遭罚

  对于浦发银行信用卡业绩的放缓,行业人士表示,应放在整个行业大环境中去分析。“必须承认目前信用卡市场已经逐步饱和,线上分期类产品也对传统的信用卡业务造成了一定冲击,信用卡对新一代消费者的吸引力在减弱。因此银行要想维持此前的增速是比较困难的。”此外,上述人士认为,线上展业趋势让目标用户下沉,加上疫情的影响,信用卡业务的风险控制成为挑战。

  从线下到线上,浦发银行是信用卡业务转型的前行者,而这一路高歌猛进走来,潜藏的风险也开始逐步显现。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浦发银行的信用卡应收账款不良率分别为1.32%、1.81%、2.30%,呈现持续上升。2020年,浦发信用卡不良总额93.75亿元,不良率继续抬升,突破2.5%,为2.52%,较上年末增长0.22个百分点。

  


  对此,浦发银行表示,2020年信用卡中心风险管理以“高质量获客、高质量获贷”为目标,按照控新降旧,加大现金清收力度的总体要求,落实风控前置、优化授信策略,调优客群结构,推进清收攻坚,管控新增风险,压降存量风险,全面提升风险管理水平。浦发银行方面称,其“信用卡整体风险呈下降趋势。”

  与此同时,浦发银行还面临监管趋严下的屡次被罚问题。据统计,2018年以来,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因违规收到了4张罚单。其中罚金最高的一张为2018年3月,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被罚没175万元,违规事项包括2016年至2017年,该中心部分信用卡现金分期资金被用于证券交易;2015年至2017年,该中心部分信用卡分期资金被用于非消费领域,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2019年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连收2张罚单。2019年7月份,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因为在为部分客户办理信用卡业务时,“对申请人收入核定严重不审慎”被罚30万元。2019年12月11日,该中心信用卡催收外包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上海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据悉,《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信用卡业务的通知》明确,对因催收外包管理不力,造成催收外包机构损害欠款人或其他相关人合法权益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承担相应的外包风险管理责任。监管部门将视情况追究相关银行业金融机构和人员责任。根据严重程度的不同,被罚对象可能被处以责令限期整改,限制、暂停或停止其信用卡新发卡业务,以及其他相应的行政处罚等监管措施。

  最近一次处罚即5月13日,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因信用卡资金流向管控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处罚款40万元。由上可见,该行信用卡中心的违规问题存在于授信审核、贷后资金管理、催收违规等多个环节。

  业务违规紧随其后的就是银行用户的投诉。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最新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银行业消费投诉情况通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浦发银行的信用卡业务投诉量为2371件,环比减少10.3%,但占其投诉总量的比重有所上升,从上一季度的63.6%升至80.1%。

  业绩增速放缓、违规频吃罚单,遭众多用户投诉……可见浦发银行信用卡正面临诸多“困扰”。对此,浦发银行表示,信用卡中心将持续完善合规管理体系,提高合规管理水平。一是深入推进合规建设,研判业务管理重点,将合规要求内化至规章制度中,完善管理要求。二是打造合规高地,树立“风险为本,合规为先”的发展理念,通过合规文化宣讲等手段根植全员合规文化理念。三是提升合规管理数字化水平,丰富数据化、系统化的排查手段,为日常检查和监测提供持续性数据支持。

  来源:新华融媒看财经


(责任编辑:范强力)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