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银行定增案一波三折刚实施,一季度营收又陷首降“泥沼”!


  2020年疫情的突袭,让银行业遭受了巨大的考验,随着疫情的控制得力,经济的复苏,银行业的资产质量也得到缓解,就在2021年一季度大部分股份行和城商行营收净利润实现双位数增长之际,贵阳银行一季度营收却出现15%的下滑,这样的业绩也被二级市场投票,股价跌幅达6%。此外,贵阳银行曾因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等问题遭到银保监会的处罚。而这些经营问题或许早已反映了贵阳银行的业绩平庸。

  4月30日,贵阳银行发布业绩公告,报告显示,该行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5.38亿元,同比下降14.7%,为近年来首次下降。与此同时纵观财报,该行多项指标呈“下坡”态势,今年一季度,公司ROE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事实上,截至2020年,该行ROE已连续6年下滑。

  此外,在拨备覆盖率下降情况下,该行2020年不良贷款率较同期提升0.08个百分点。且自2018年以来,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不良率就持续走高,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断下滑。

  为了提升不断下滑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2020年1月,公司启动上市以来首次定增计划,然而期间接连收到监管罚单,并遭到监管层问询,而证监会的11条反馈意见问题更是直指不良贷款、资本充足率、关联交易、理财业务风险等业务核心问题,使得定增计划一波三折,直至今年4月26日才实施完成。

  营收首次下降,ROE连续6年下滑

  据财报显示,贵阳银行2020年、2021年一季度营收分别为160.8亿和35.38亿,增速对应为9.64%、-14.7%。同期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1%和4.39%。

  值得一提的是,贵阳银行自上市以来营收一直保持正增长,不过近年来增速有下滑趋势,2020年营收增速较19年同期下滑6.36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营收增速则更是由正转负。

  而分拆一季度营收来看,该行实现利息净收入31.7亿元,同比下降1.18%,占总营收89.6%。

  期末平均余额净息差为2.23%,同比、环比分别下降0.16个百分点和0.29个百分点。

  进一步发现,贵阳银行一季度存款总额为3607.5亿元,同比增长1.58%,其中增占比较大的定期存款为2046.9亿元,同比增速7.64%;同样,该行一季度贷款总额2386亿元,同比增长3.29%,其中企业贷款为1927.9亿元,同比增速为4.14%。

  由此可见,存贷款结构没有优化或是导致贵阳银行净息差下降的主因。

  此外,虽净利上升,但贵阳银行ROE却难掩下滑态势。财报显示,该行2021年一季度ROE为4.06%,同比下降0.26个百分点。

  事实上,纵观年报,贵阳银行ROE已连续6年下滑。2014年-2020年,该行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6.44%、26.37%、21.67%、19.76%、18.88%、17.41%和15.75%。

  另值得关注的是,贵阳银行多项指标不断 “下坡”背后实则与公司治理不无关系,近年来,伴随着公司不良率攀升,贵阳银行以贷还贷、掩盖不良,屡收罚单等问题凸显。

  因以贷还贷、掩盖不良等业务频受监管罚单

  据统计,自2017年以来,贵阳银行及其子公司共收到罚单40张,处罚金额约1300万元。

  去年6月30日,贵州银保监局一次性给贵阳银行及相关负责人开出了10张罚单。时隔1个月,随后7月28日银保监会又连续开出9张。

  而被罚案由多次提到,贵阳银行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大部分用于置换表内信贷资产及承接类信贷资产,隐匿不良。

  事实上,虽然贵阳银行尽量掩饰不良现象,但公司不良率依然不断攀升。而在反馈公告中,贵阳银行也对不良贷款相关事项作了较多回应。

  公告中,贵阳银行选取了杭州银行、长沙银行等7家截至2020年6月末总资产规模小于1万亿元的上市城商行作为参考,以评估自身的贷款水平。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贵阳银行的正常类贷款比例在规模可比银行中排名垫底,为95.67%;关注类贷款比例为2.74%,高于其他7家银行2.14%的平均水平;损失类贷款占比0.63%,是其他银行平均值的近1.6倍。

  而据今年一季度最新数据,贵阳银行正常类贷款占比继续下降,且较去年年末下降0.42个百分点,同时关注类贷款比例则上升至2.84%,这样的资产质量呈现出不好趋势。

  


  另从近年来的业绩看,贵阳银行期末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持续升高。2017年末,该行不良率为1.34%,截至2020年末,不良率已升至1.53%。而不良贷款余额则由2017年底16.82亿元的升至去年末的35.36亿元。

  而在风险抵御方面,截至2019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291.86%,较上年同期上升25.81个百分点;不过随后不断下降,到了2020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同比下降14.56个百分点至277.3%,而今年一季末仍持续下滑至273.83%。

  在此情况下,资本市场似乎也难看好,公司股价近年来跌跌不休。同花顺数据显示,贵阳银行的股价从2020年初的9.25元,下跌到4月30日的收盘价7.75元,跌幅为16.22%。

  一波三折后,定增方案终实施

  不良率高居不下,资产质量承压下,2019年末贵阳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上一年度的9.61%下降0.22个百分点至9.39%。

  为了遏制不断下滑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贵阳银行于2020年1月启动了上市以来首次定增计划,然而期间历经延期答复、撤销申报、修改方案、回复问询,该定增方案直至今年4月才实施完成。

  公开资料显示,贵阳银行成立于1997年4月9日,2016年8月16日该行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是我国中西部首家A股上市城商行。

  2020年1月,贵阳银行董事会通过了定增方案。据该方案,公司拟进行定向增发,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5亿元,非公开发行对象共8名,分别为厦门国贸、贵阳市国资公司、贵阳投资控股、贵阳工商产投、贵州乌江能源、贵阳城发集团、百年资管、太平洋资管。

  然而,不巧的是,随后便“撞上”再融资新规,3月2日,贵阳银行依据新规对定增方案进行了第一次调整。这是贵阳银行关于此次定增计划的第一次修改。

  4月24日,证监会向贵阳银行出具了《行政许可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要求该行30日内对认购对象、关联交易、理财业务风险等11个问题进行说明。

  5月20日,贵阳银行公告称,由于本次反馈意见部分问题回复需要进行充分论证和补充完善,整体回复工作量较大,公司已申请延期至7月23日前回复。

  7月20日的公告将谜底揭开。贵阳银行宣布决定撤回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文件并重新申报,同时对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进行了第二次调整。根据贵阳银行公告,贵阳银行原认购对象退出。定增发行对象由原来的8名对象修订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

  直至9月12日,证监会对其非公开发行申请材料进行审查,予以受理,直至11月16日,公司表示该申请通过了证监会审核。

  4月27日,贵阳银行发布公告,公司以10.27元/股发行4.38亿股募资45亿补充资本充足率,至此,历时一年多的定增方案在多次修改后终于落幕。

  来源:中访网


(责任编辑:范强力)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