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机构“跟谁学”股价12连跌,校外培训监管继续收紧

  3月份以来,跟谁学股价出现“12连跌”。相比今年1月高点,市值已缩水约2000亿元。在跟谁学等中概教育股股价集体承压背后,有关校外培训、在线教育的监管正在加强。

  跟谁学3个月市值缩水约2000亿元

  收盘下跌超10%,股价“12连阴”。

  当地时间本周一,在纽交所上市不满两年的跟谁学,股价再次陷入大幅波动。

  自2019年6月上市以来,跟谁学曾在2020年遭遇香橼、天蝎创投、浑水等机构共计十多次发布做空报告。虽然股价也曾有波动,但今年却是其上市以来股价跌幅最深的一段时期。

  截至本周一,跟谁学每股报28.76美元,较今年1月高点149.05美元下跌80%,市值由380亿美元缩水到73亿美元,相当于缩水约2000亿元人民币。

  分析人士指出,不难发现,一些机构有目的的“做空”,远不如真正“利空”的压力大。目前,包括跟谁学在内的在线教育行业或校外培训机构的估值回调,已成为“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背景下,行业集体承压和面临转型的缩影。

  实际上,在周一的美股交易中,中概教育股遭遇了大面积下跌。除了跟谁学的股价跌幅超过10%,好未来、新东方和有道分别收跌2.66%、1.45%和6.12%。

  2020年营收71亿元,超八成用在营销推广

  2020年疫情影响下,在线教育赛道拥挤。行业融资上百亿的同时,各企业也陷入斥巨资获客的“混战”中。以跟谁学来看,2020年净收入71.25亿元,同比增长236.9%。其中K-12在线课程的收入为62.37亿元,同比增长265.5%。

  与此同时,跟谁学的销售费用增至58.162亿元人民币,相比2019年的10.409亿元同比增长458.77%。这一增长主要源于为了扩大用户规模及提高品牌知名度所增加的市场推广费用,以及销售和营销人员薪酬的增长。也就是说,跟谁学全年销售费用占净收入约81.6%。

  2020年的在线教育的获客大战如火如荼,跟谁学被裹挟其中。这期间,最典型的是跟谁学参与了2020年暑期在线教育暑期百亿营销大战。此外,第二季度跟谁学在《极限挑战》第六季、《亲爱的小课桌》两档综艺投放3500万元,这是其首次尝试品牌广告。

  销售和其他成本费用的增加,被视为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跟谁学的利润空间。2020年,跟谁学由盈转亏,净亏损13.929亿元。好消息是,得益于业务模式所产生的规模经济效应,跟谁学在2020年的毛利率提升至75.3%,全年经营净现金流也持续为正。

  校外培训及规模或继续压减

  近段时间以来,对于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正在加强。4月1日,新华社发表的署名“辛识平”的评论文章称:整治校外培训的虚火应下猛药。这篇文章提到,近年来,校外培训发展迅猛,几乎覆盖所有年龄段的学生。但是,无序扩张也带来不少问题,既加重了学生的学业负担,也加重了家长的经济负担和精力负担。跑偏的校外培训,从一个侧面折射出教育改革发展面临的挑战与难题,更在警示我们,教育事业绝不能做成生意,被商业利益牵着鼻子走。

  4月2日,《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睡眠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以课前预习、课后巩固、作业练习、微信群打卡等任何形式布置作业。同时,各地要确保线上直播类培训活动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1:00。

  目前来看,将在线教育或校外培训的负面效应降到最低,如何避免以逐利为最高目标的在线教育或校外培训,沉溺于资本狂欢而失去“育人”本色,正在成为监管整治的重点所在。

  华泰证券一位分析师称,预计在从严审批及运营监管的背景下,校外培训机构的规模将会继续压减。而在校内教育秩序逐步恢复正常之后,学科类在线教育的需求将会萎缩,相关领域的市场空间也将接受考验。

  来源:二三里资讯


(责任编辑:范强力)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