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黑产泛滥,商业化冲击小红书内容生态?

\  

  作为一个UGC平台,小红书如何在内容生态打造和商业化之间达成微妙平衡是一大难题。如果商业化伤害了小红书的内容生态,也就动摇了小红书的根本。

  小红书商业化提速

  商业化是小红书迟早都不得不做的事,因为任何企业最终目的都要实现盈利。

  大约从2018年下半年起,小红书有意识地探索商业化。小红书开启广告业务、与淘宝进行流量测试、建立品牌合作人平台,以及调整内部组织架构等一系列动作,都已让外界清晰感受到,小红书商业化步伐正在加快。

  不过,作为一个UGC平台,如何在内容生态打造和商业化之间达成一种微妙平衡是一大难题。小红书吸引用户的无疑是内容,过强的商业属性让用户对内容产生抵触情绪。

  小红书创始人瞿芳一直在强调,用户是小红书的立身之本。“小红书的内容生态是为用户而生的,所有的规则从建立到迭代,都是为了保证内容对用户的有用性,这点是从2013年创业之初就一直贯穿到现在的。”

  但目前来看,小红书的商业化已经出现了伤害小红书内容生态的趋势。

  灰黑产破坏小红书内容生态?

  电商是小红书商业化一大方向,但是一直伴随着电商的刷单、刷评论灰色产业链也随之进入小红书内容体系。

  据地歌网调查,一位服务商曾表示小红书刷粉160元1000个,而且刷量都是纯人工操作,混合网名并且带真人头像。此外,还有人尽皆知的问题就是小红书笔记“代写”。虽然小红书一直在打击相关作弊笔记,但是曾有代写服务商表示现在小红书对代写代发监管严格了,但只要文案写得“软一点”,比如编一段自我经历、加一些对产品缺点的“自由发挥”,内容同样会被平台收录。

  小红书社区中滋生的灰黑产,在得物上同样猖獗。在贴吧上,有大量莆田商家表示可以伪造得物的鉴定证书,40元就可以出,下单付款后直接填好球鞋的货号、配色和发售日期等,最终证书和得物出具的几乎一致。类似情况导致假货风险,有数据显示,2017年“黑五”网购期间,小红书以46.54%的比例位列投诉榜第一。

  最极端个案是有犯罪分子通过小红书平台发布虚假信息实施诈骗。12月10日,台州公安发布信息显示,有受害人在小红书平台上的虚假信息诱导参加所谓“刷单”兼职被骗9万余元。

  刷单、虚假信息等灰黑产对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伤害可控。但小红书作为内容分享型平台,上述灰黑产却可能极大伤害其“种草”属性。

  小红书会否沦为蘑菇街第二?

  除去发展自己的电商业务,小红书还有第二条比较可行的变现途径,就是广告业务。例如小红书今年探索地为酒店民宿、美甲美发等导流业务。不过,这些客户的体量有限,真正能低成本、大规模变现的广告业务是为其股东阿里导流。

  10月29日,今年双11启动前夕,小红书悄悄启动了一个内测,站内的笔记可以添加淘宝商品链接了。这表明小红书已经在进行相关的探索和布局。

  不过,这也存在着不小的风险。

  此前,较为类似的案例有新浪微博、蘑菇街的经历。新浪微博通过阿里的输血顺利盈利并上市,但是大量为阿里引流也让平台内容生态遭到破坏,走向平庸。蘑菇街核心模式就是邀请用户分享穿搭来完成“种草”环节,通过外链淘宝商品促成交易并收取佣金,但用户被淘宝吸走之后却被“放弃”,佣金收入直线下降,目前亏损严重,曾大规模裁员。

  目前,小红书仍然是当红的内容社区之一,但互联网的风口来得快、走得也快。近一年里,小红书探索“hey”视频打卡、短视频、15分钟视频号、直播等各种内容类型都试了一遍,并对创作者提出了多项百亿流量扶持计划,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取得大的成功。小红书需要尽快在内容生态和商业化之间找到好的平衡点,不然当用户发生迁移,红人切换平台之后,一切就都晚了。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