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假人的旅游景点,体验堪比阎王殿

  在今年没假期的那个月,院办咬了咬牙飞到海边,蹦了个「想去海边」的live。

  我以为旅行应该会这样:

  但当我回家要发票圈装逼的时候,发现手机里的照片全是这样婶儿的:

  


  那是我第一次走进青岛啤酒博物馆,很刺激,是比喝了两打啤酒还要眩晕的死亡体验。从踏进酿造厂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自己被内定为「恐怖蜡像馆」的女主角。

  当时踏进黑屋啤酒制造厂,在眼球还没来得及适应坏境的几秒内,全息投影的4D奥古特博士已经移形换影,猛鬼现形完毕,并滋了我一裤子。

  


  或许图片有点模糊,不过不打紧,就是这个散发亡灵蓝光还撅屁股的鬼老头, 他喝了一口青岛啤酒,露出看上去很贵的白牙,趁游客还没适应黑暗的环境,就让我们体验了一把夏日湿身粘稠的尴尬。

  我哭着对狗友说,小红书里都是骗人的!

  吓到漏尿不是一句玩笑话,因为在微博上,去过的人都说自己是被喷了一脸原浆,是上半身的。而我,与众不同。

  这脸原浆的成分院办不得而知,但我怀疑那是清明前采摘的决明子和野菊花,是开天眼的药方。

  总之,从那时候开始,我的脑神经被拨乱,老是看到一些分辨不出来真假的人。比如这个后面飘来飘去的那两个:

  


  等到走过这个小黑屋到达亮堂的展厅,阳光把游客拉回人间,但雕塑的魂依然会缠绕在你身边。

  


  有人胆子开始变大,把手机贴到假人的脸上拍照,但他转过头就发出了尖叫,似乎是因为另一个假人的嘴唇贴到了他的鼻尖。

  也有人恨不得在脑袋后面开个眼角,防着这些跟工厂融为一体的假人。

  


  


  图源微博:@夏希堇

  


  我哭了

  图源微博:@彼岸花-_-开麽

  一般情况下,就算结束了沉浸式的假人景区游览,胆小的游客依然会染上临时的假人妄想症。

  当时院办一路腿软地离开了呲哇乱叫的酿酒厂,一个颤颤巍巍的大哥跟我擦肩而过,凭借在偷听bot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院办听到他嘴边念念叨叨:「假人太逼真了,还有会动的?」

  


  不过有人塑不分后遗症的不仅大哥一个,被啤酒博物馆雕塑吓到屁都不敢放的大有人在。

  相同的是,每个亲身体验过仿真人沉浸式体验的人,在回到阳间时,都会遭受一段时间的真假失调。这么说吧,如果你没钱跟朋友去玩啥密室逃脱,可以花9块9的门票去一趟青岛啤酒厂,体验没差的。

  


  


  


  仿真假人这些年风行,都跟每个人造景区脱离不了干系。德国监狱的旧址就是这样的存在。

  我一心想的是欧式风情,结果迎面一堆仿真囚犯。恐怖片「刑房」的窒息感扑面而来,刑具瞬间有了真实的痛感,加上厕所水龙头滴答滴答的水声,着实给我留下不少心里创伤。

  


  


  图源大众点评:青岛德国监狱旧址博物馆

  在阳朔西街,每走10米就会有一个让你停下脚步端详真还是假的假人。

  


  


  图源大众点评:阳朔西街

  早上,他们是被电力启动的工具人,不管从哪个方向看,他们的眼睛都直勾勾地看着你,看到你头皮发麻,太阳穴肿胀,让人想赶紧进去买碗孟婆汤,快速投胎结束这段旅程。

  这些仿真人被安排放在每一个店门口,一排排的,目不暇接。你要说走奈何桥也像这样走红毯,接受众小鬼目光的洗礼,我也信。

  


  


  


  抖音@Hui

  等到夜晚,这些雕塑还能活过来。靓女雕塑变剁椒阿姨,老头化身精神小伙,衣服也不穿好,半露香肩地,挥洒荷尔蒙的汗水,抬起高傲的头颅等人来录抖音。

  第一次去西街的狗友,当天晚上直接被吓到做噩梦,一个劲儿说我们广西怎么这么阴森,我说那是因为你没去过青岛啤酒厂。

  


  「夜晚会有真人来上班」图源抖音:屁屁-Petra

  话是这么说,但那天我看到假人大变活人的时候,我的每一根眼睫毛,都在喊救命。

  


  这种仿真玩偶遍布世界各地,但唯独中国的景区,能巧妙地把这些仿真人,搞得阴气十足。

  威力最猛的,要数北京大观园的红楼梦雕像们,直接把无数小孩吓哭,被游客骂到下架。

  


  


  人类对雕像所散发的阴森力量,一无所知。你很难想象,在光天化日之下,区区几个雕塑,就能让阴气笼罩整个大观园的力量,有多致命。

  而假人让游客窒息的其中一点,是景区的阴间打灯。

  恐怖片的几大经典元素,雕塑、灯光、音效。景区给你安排了俩,能不渗人吗!

  


  


  从认知失调的心理学角度来说,我们大脑早就默认了灯光是平行照到全脸的;当我们遇到自下而上打灯的人脸时,阴影高光啥的把人脸变得扭曲,大脑没反应过来,不确定这是人脸,于是就发射了恐怖危险的信号,让人感到焦虑和恐惧,举个例子:

  


  正常人的芒果

  


  逐渐景区打灯化的芒果

  


  景区打灯完毕的芒果

  我们再回顾景区的打灯,全是缝打的,头上射的,总之没有一个不恐怖的。就算是路过一个真人,也绝对被吓得够呛。

  


  图源:艾牧景观雕塑产品展示

  


  图源:昕瑞雕塑产品展示

  对于经常被仿真人吓到背过气的院办,在此强烈建议景区:

  请不要剥削阴间娃娃!让他们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还能省下一笔巨款

  阴间的娃娃只有回到鬼府,才能达到审美统一巅峰,一个个阴帅阴帅的,惊艳!

  院办不是开玩笑,不信你翻翻那些一开始就打着阴间景区旗号的游记,全是网友在鬼怪身上找萌点,大伙都显得亲近可爱得多得多得多。

  就像有「鬼国京都」、「阴曹地府」之称的丰都鬼城,传说每年清明节、中元节,丰都鬼城和阴界的通道就会打开,阴界的空气混杂浓厚的血腥味,半数在丰都生活的人们,都在等人。(嗯,故事太玄乎了,感兴趣的可以移步知乎)

  


  但是,就在这样理所应当比普通景区阴森更恐怖的地方,大多游客都觉得是来搞笑的。

  可能是恐怖景区知道自己的调性,也不敢太吓人,所以就算刚刚参观完大卸八块的人腿也绝不会影响胃口,游客个个啃着鬼城的麻辣鸡,当名正言顺的干饭人;

  还有游客边走边说广东凉茶口味的孟婆汤,说是她的乡愁。

  


  图源微博:@是Sumimi呀

  这样血淋淋的阴曹地府,才算得上是真正阴间的风景,不过马面那憨厚的大鼻子小嘴,实在让游客害怕不起来。

  


  图源ZOL论坛:cq604173542

  地府景区也贯彻阴间打灯的传统,2米高的诡异蜡像一个不少,甚至还警戒世人,「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俗语是真的,只是里头磨得,也许是人。

  画面血腥,雕塑狰狞。

  


  


  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