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还要吊打国产三强多久?李斌马斯克隔空互怼,机构做空失败


  ▲2018年12月5日,蔚来创始人李斌参加SLUSH现场活动图。图/李斌微博

  关于蔚来的争论从未停止,不管它的股价是1.19美元还是50美元。

  知名做空机构香橼就认为蔚来不值50美元,最多也就是25美元。它给出的原因是Model Y 会挤压蔚来的销量。蔚来自己却很乐观,Q3财报预测 Q4 交付量目标是16500-17000 辆。要知道他们今年Q2才交付10331 辆、Q3交付12206 辆。

  蔚来卖的最多,小鹏进步最大,理想最挣钱,特斯拉吊打国产新能源车三强的故事还在继续。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谁能拿下中国市场,谁就能笑到最后。

  Model Y国产要把蔚来打回原形?

  11月18日,李斌带着蔚来财报出现在公众面前,底气十足,再无人敢称“最惨”。

  三季度交付 12206 辆;营收45.26 亿元(约合6.66 亿美元),同比增长 146.4%,环比增长21.7%。汽车业务毛利率提前完成李斌承诺的“年内达到两位数”,达到 14.5%。蔚来依旧在亏损,三季度净亏损 10.47 亿,比 2019 Q3 收窄 59.3%,环比收窄 11%。钱也松快了很多,三季度蔚来通过增发美国存托股 ADS 融资约 17 亿美元,这也使得蔚来三季度的现金等价物储备达到 222 亿元人民币。

  资本市场对此早有预期,蔚来股价从 10 月底 的30 美元一路升至 12 日的最高点近 50 美元, 市值最高时接近 700 亿美元,一度超过美国老牌车企福特。

  争论还是有的,知名做空机构香橼就认为蔚来不值这个价,最多也就是25美元。报告说,凡是买蔚来股票的人,显然没有关注特斯拉和 Model Y 在中国的定价策略。特斯拉可能会将上海工厂制造的 Model Y 价格从 48.8 万人民币(7.3 万美元)降至中高配 30 万元区间(5.6-5.8万美元)。考虑到 Model Y 将成为蔚来 EC6 和 ES6 的直接竞争对手,这可能会损害用户的购买欲望,并减缓蔚来的订单上涨势头。并且香橼的 Andrew Left 认为,蔚来股价会跌,25 美元才较为合理。

  蔚来自己却很乐观,Q3财报预测 Q4 交付量目标是16500-17000 辆。要知道他们今年Q2才交付10331 辆、Q3交付12206 辆。

  


  ▲2018年9月13日,蔚来创始人李斌庆祝蔚来纽约上市图。图/李斌微博

  财报会议上,有投资者就特斯拉Model Y对蔚来的影响发问。李斌说,年初特斯拉第一次降价对蔚来确实有一定影响,但后来每次降价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影响。从产品和服务来看,蔚来和特斯拉是有显著差别的,相信可以有独特的竞争力。同时,李斌还表示,蔚来在不久的将来会推出第四款产品,车型不再是SUV,而是轿车,并支持NP2.0。此外,李斌还透露,蔚来的第五款车型已在研发中,车型也是轿车。

  北汽新能源用研经理陈哲对《科技新智造》表示,虽然李斌在给蔚来打气表示,特斯拉降价影响不大,但实际上,Model Y对蔚来影响还是很大的,甚至对整个汽车行业影响都很大。在特斯拉持续降价的压力下,即使蔚来现在坚挺不降价,但如果未来销量快速下滑或者说停止增长的话,肯定还是会选择降价。但以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蔚来订单量还是不错的,瓶颈限制主要还是在生产能力方面,如果能把生产量再提升的话发展应该会更好。

  蔚来卖的最多,小鹏进步最大,理想最挣钱

  三季度,造车新势力三兄弟的表现都很不错。

  小鹏11月12日公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第三季度营收19.9亿元,同比增加342.5%,虽然是三家公司中营收最少的,但确是进步最大的。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的净亏损为人民币8.649亿元(约合1.274亿美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人民币7.508亿元,今年第二季度净亏损人民币7.695亿元。不过让小鹏最高兴的是,小鹏的毛利率首次转正为4.6%,而2019年第三季度为-10.1%,2020年第二季度为-2.7%。而第三季度汽车交付总量达8,578辆,相比于2019年同期的2,345辆增长265.8%,较2020年第二季度的3,228辆增长165.7%。

  理想11月13日的三季度财报也是亮点不断,实现营收25.11亿元,较第二季度环比增长28.9%。并且整体交付8,660辆,相较于第二季度的6,604辆增长了31.1%。值得一提的是,理想自上市以来毛利率皆为正,且稳步上升,今年三个季度数值分别为8.0%,13.3%,19.8%。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其第三季度净利润为1600万元,第二季度净亏损为1.59亿元,是三家新势力中唯一实现扭亏为盈的公司。

  国产三强要是真比较起来,现阶段蔚来是发展最好的。

  2020年第三季度的蔚来汽车交付量为12,206辆,小鹏8,578辆,理想8,660辆。2020年前三季度对比,蔚来汽车每一个季度交付量都高于小鹏和理想。实际上,三家公司在营收,毛利率和销量等都有了不同幅度的提升,小鹏提升最多,蔚来销量最好,理想扭亏为盈。

  三英战吕布?现在还远不是特斯拉对手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10月22日,特斯拉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汽车第三季度总营收为87.7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75.8亿元),净利润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7亿元),较第二季度的1.0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8亿元)增长109.79%。同时,特斯拉汽车第三季度交付量是13.93万,整车毛利率为27.7%。并且已经连续五个季度盈利。

  通过财报可以看到,第三季度理想毛利率逼近特斯拉,看似相差无几,但实际上理想8,660辆的汽车交付量却连特斯拉的零头都不到。三家中国公司第三季度的加在一起也不过2.9万辆,依旧到不了特斯拉13.9万辆的四分之一。特斯拉对三强来说,不像是对手,更像是一个远大的目标。

  根据四家公司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蔚来,小鹏和理想三家总营收为90.27亿元,略高于特斯拉第三季度总营收87.71亿元,但很可惜,小鹏与蔚来还在亏损状态,只有理想实现净利润1600万,这和第三季度净利润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7亿元)的特斯拉就更没有可比性可言。

  陈哲表示,蔚来,理想,小鹏三家公司和特斯拉现在还不是一个量级,单就特斯拉的新能源领域来讲,特斯拉有自己产业制造的光伏,电池等,基本是一个产业闭环,完全可以独立盈利。国内三家新势力还是创业阶段,谈不上与特斯拉抗衡的等级。并且通过国产化后,特斯拉销量快速增长,即便中高端车型不再降价,不再追求销量,也足够打击本土企业。以目前市值来看,三家公司偏高。

  对比一下,2018年蔚来研发支出为39.979亿元,小鹏研发费用为10.5亿元,理想研发费用是 7.93 亿元。2019年小鹏研发费用为20.7亿元,理想11.69 亿元,最多的蔚来也不过44亿元。反观舍得烧钱的特斯拉,2018年的研发费用就高达14.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5.9亿元),2019年研发费用为13.4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8.2亿元),比三家总和还高。从科研的投入可以看出,正如李斌所言,美国在技术创新方面有优势,而特斯拉的技术创新是用钱堆出来的。

  投资人程宇也对科技新智造表示,特斯拉的背后是强大的科技和工程上的不断创新,产品终归是要用实力说话的。无论是技术含量还是制造成本,特斯拉基本上都在追求极致。并且特斯拉之前在相关车型上积累的技术和经验,会帮助他在以后的造车过程中效率越来越高。成本越来越低,所以他至少可以用之前积累的技术能力帮助他降低后续相关车型相关的价格。那么更高的性价比,自然可以帮他打掉,这些技术上并不对等的所谓竞争对手。工业是一个扎扎实实的用科学和工程水平来说话的行业。

  不过,李斌说的懂客户,重服务也确实是中国科技公司的一大优势。

  蔚来服务有多好?有蔚来车主表示,上门维修,上门四轮定位,蔚来的服务总能超越预期。

  陈哲认为,虽然现在三家公司还无法与特斯拉抗衡,但特斯拉也会受到影响,因为需要与产业对比,特斯拉会改善对车主的服务,包括软件化的东西,甚至是自动驾驶。它们都在互相给压力的同时又促进企业发展。

  也是因为如此,特斯拉也开始能“看见”中国新势力的三兄弟。

  陈哲还表示,蔚来,理想,小鹏三家公司前景还是不错的,并且相对更看好蔚来一些,主要是蔚来的服务理念很能打动消费者,而且产品,服务都居于小鹏及理想之上。蔚来的社群营销,后期新的增亮点会产生一些其他的增值,但不确定蔚来对此是不是已经清楚发展方向,如果这块能够做起来应该挺有机会的。但陈哲也认为,从目前市场反馈来看,消费者在同样价格的条件下,还是会选择特斯拉,三家联合起来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都很难打败特斯拉。

  李斌与马斯克隔空互怼,特斯拉起诉小鹏偷机密

  三兄弟与特斯拉的争斗由来已久。

  2020年11月6日,在蔚来汽车100度电池包发布会上,李斌说:“现在平均蔚来一辆车的销售单价比特斯拉在中国贵15万左右,我们的用户和特斯拉用户已经不太是一类用户,在品牌区间上已经有一个显著的区分了。”蔚来汽车的平均售价已在40万元以上。这番表态中,透露出李斌认为蔚来的用户群体略高于特斯拉。

  十几个小时后,特斯拉迅速反击,马斯克发布了一条推特,420是42的十倍!当天,特斯拉的股价一度跌至420美元/股,而蔚来股价则逆势涨至42美元/股,这也成为了中美两家汽车产业首次在互联网上隔空较劲。

  比起蔚来和特斯拉的打嘴炮,特斯拉对小鹏可是动了真刀实枪的。源于一场关于泄密的官司。

  2019年3月,特斯拉指控其Autopilot前工程师曹光植在盗取了公司机密后,立马跳槽到了小鹏汽车,并把这些机密信息泄露给了新东家小鹏。曹光植表示自己已经删除关于特斯拉的文件,但特斯拉认为曹光植突然离职是有预谋的,明显不相信并要求小鹏公布自己的源代码。

  小鹏在2020年4月25号发布了一份声明回应表示,小鹏在一年内极力配合特斯拉调查,希望打消特斯拉顾虑,但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特斯拉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反而提出公开代码源等无理要求,为防止小鹏完整、差异化自动驾驶技术暴露,要求对特斯拉的无理要求给予驳回。

  这件事虽然僵化了两家公司,却也让当时刚出炉的小鹏P7实打实赚了一波热度,至于这场官司,到现在还没有个定论。

  2020年4月,理想CEO李想在一场直播中表示,做工糙对特斯拉是小事,成败关键是马斯克的性格。特斯拉是最接近苹果的,特斯拉最大的风险来自于马斯克本身性格的一个问题,比如说团队会不断有人走,然后在Model S与Model X第二代产品上所有的硬件自己做系统集成,同时采用了自己的实时操作系统。特斯拉有自己的终端能力,操作能力,芯片能力,并不是一般传统汽车厂商能比的。至于特斯拉隔音差一点,做工糙一点都是小事。

  


  ▲2017年4月19日,蔚来创始人李斌参加上海国家会展中心现场活动。图/李斌微博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