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辅导身价飙涨背后: 盈利存疑服务堪忧 、海量营销疯狂撒钱

\  

  受疫情影响,教育培训需求向线上转移,催化了在线教育行业的快速发展。

  以往,在线教育在主要地区的普及率不足20%,短时间内,这一数据几乎提升到接近100%。资本也在疯狂地进入这个行业。

  近日,在线教育公司猿辅导宣布,已于近期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

  资本的宠儿猿辅导是否处在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轨道上,在线教育的东风还能吹多久?待资本平静后,烧钱获客的猿辅导究竟能留下多少忠诚用户?

  飙至千亿身价,盈利能力存疑

  “有人开玩笑说我们是不是会用完整个字母表。”今年3月,在线教育机构猿辅导完成G轮10亿美元融资后,猿辅导创始人、CEO李勇在内部信里写道。

  仅7个月后,猿辅导10月22日又官宣完成两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这一次,猿辅导没有选择字母表中的“H”和“I”——后者或将创造全球创业公司融资“字母之最”,而是冠以G1和G2轮。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2年的猿辅导,主要业务除了为中小学在线辅导外,也包括小猿搜题、猿题库、斑马速算等多款在线学习产品。

  成立之初,创始人最先涉猎的领域其实是成人教育,最初,公司开发的公务员考试猿题库备受关注,然而不到半年,李勇在嗅到K12教育领域的商机之后,果断带队转战线上K12教育领域。

  资本宠儿猿辅导成立至今,先后获得IDG资本、经纬中国、新天域资本、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华平投资集团以及腾讯的投资。

  2020年3月31日,猿辅导宣布完成G轮10亿美元融资,融资完成后,猿辅导估值将达78亿美元。

  加上最近公布的融资,猿辅导今年以来合计融资金额超30亿美元。距离上轮F轮融资时的估值也增长了数倍至155亿美元,即超过了1000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未上市教育企业中估值最高的公司,这也使其在全球教育科技独角兽公司中排名首位。

  资本的青睐虽然能在白热化的战争中,为企业提供更多粮草储备,但是资本也有残酷的一面。企业能否持续获得资本价值的成长,更在于其能否真正实现增长,实现盈利。

  要知道,同样从题库起家的题谷,比猿辅导在这个领域还要先行一步,主打7-9年级中学生题库+视频答题,但在摸索了4年半之后仍然没有找到可行的变现方法,最终因为烧光融资而倒闭。

  疯狂“撒钱”营销,服务质量堪忧

  估值越高,责任越大,猿辅导的发展压力不小,这从其频频大手笔营销中可见端倪。

  作为K12教育领域内融资金额较多的玩家,为了获客,猿辅导不惜砸下重金,地铁广告、电梯广告、综艺冠名、短视频推广,各种手段轮番上阵。

  从央视春晚,《最强大脑》,第五季《中国诗词大会》,再到最近成为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官方赞助商。据AI财经社报道,2019年全年,猿辅导在营销上的投入为14.9亿元,而在2020年,这笔钱还“烧”不够三个月。

  字节系投放名单中,月消耗量在5亿以上的客户只有猿辅导一家。还有报道称,今年6月,猿辅导仅在字节跳动渠道单日投放广告的开支就曾达3666万元。猿辅导在腾讯系的广告投放与头条系的量级“大致相同”。

  这还不包括线下的投入,有报道称猿辅导每个季度花在分众传媒上的钱就有3-4亿元。猿辅导的融资更像是为了要钱打广告,扩大公司知名度,吸引更多用户的引流作用,而不是聘请专业教师,提高自身的专业说服力。

  营销费用不断攀升,获客成本居高不下,无休无止地烧钱并没有解决获客的难题,反之,相伴而来的是棘手的问题。“上网课,用猿辅导。做练习,用猿题库。找解决方法,用小猿搜题。”这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语,让不少家长纷纷涌进猿辅导。然而,报课缴费后才发现烦恼刚刚开始。

  《每日财报》注意到,黑猫投诉上与“猿辅导”相关的投诉近80条。反映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用户申请退课但平台不予退款、未经学生同意多次更换授课老师,软件技术问题以及敏感的师资问题等。

  教育产品的高客单价、追求固定时间内的效果产出等特点,注定用户做选择时会更加谨慎。当前,大部分家长对在线课的教学效果依然存疑。即便今年受疫情影响,许多家长尝试让孩子报名在线课程,但是一旦效果不如预期,用户依然很容易就会转回线下班课,因为线下的效果已经得到了验证。

  如何通过提升自身教研水平,在白热化的在线教育市场竞争中留住客户,是摆在猿辅导面前的核心问题。

  巨头进场博弈,竞争白热化

  事实上,K12在线教育赛道竞争非常激烈,本质上大家提供的很多服务都是同质化的、例如师资、获客等层面。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国内整体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三千亿元人民币,大中小玩家不断。虽然当下在线教育分得非常细,仅传统教育就划分出了三个主要赛道,分别是K12教育、英语培训、素质教育,每个赛道都有独自的领头羊。

  这些赛道看起来互不干涉,但实际蛋糕很有限,随着市场越发饱和,赛道与赛道之间也将呈现出极其激烈的竞争,毕竟学生精力、家长预算不是无限的。

  猿辅导和作业帮是搜题题库工具产品的“死对头”,猿辅导曾标榜“人人都用小猿搜题”,作业帮则自称“国内最大的在线教育平台”。

  其中作业帮APP通过免费工具集聚海量用户,为作业帮直播课贡献了低价流量。而猿题库、小猿搜题对猿辅导的获客并没有明显贡献,其贡献主要在于海量学情数据可以帮助更好打磨教学产品。

  其新生获客,严重依赖于购买外部流量。而这也是为何疯狂打广告的重要原因。截至目前,猿辅导的前面不仅横亘着学而思网校、网易有道、作业帮、跟谁学“四座大山”。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在线教育领域。以钉钉切入在线教育后,阿里又相继推出独立产品“帮帮答”;腾讯领投火花思维,持续加码;字节跳动上线“学浪”、“清北小班”两款教育APP,收购数理思维产品“你拍一”等。

  一轮轮的烧钱大战烧热了在线教育,但是对于猿辅导来说,是将赢得美好,还是会引火烧身,仍不得而知。如何保持长久优势、把握住客户才将是猿辅导长期制胜的关键。未来,猿辅导能否证明自身的盈利能力?《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吕明侠)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