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参与的西安美丽乡村设计项目,入选全国大展!

  教育纪录片《极有可能成功 Most likely to succeed》讲述了美国加州圣地亚哥一所创新学校 High Tech High 的故事。纪录片伊始,讲述了传统教育方法中,老师在讲台上认真而努力地讲授,学生们安静地坐在教室里听讲,又称为“普鲁士教育模式”。

  2000年,美国加州的公民领袖和教育家们联合创办了High Tech High(HTH)学校。这所学校没有考试、没有课本、没有传统意义上的作业,学生通过设计、完成、展示小组项目进行学习,老师通过观察记录学生参与项目的整个过程对学生的学习效果进行评价与反馈。与传统的教育模式不同,这所学校以学生学习为中心,通过问题式学习,打破学科的边界,又讲究深度和完整型(即PBL项⽬式教学)。

\

  观看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4032132

  在PBL教学中,老师往后退,不再是讲台的中心。他们不会决定学生做什么,如何做。老师是一个引导者和协助者的角色,不是教授,而是引导;不是传授知识,而是让学生学会如何学习;不是训练,而是激发自主探索。学生真正进入项目,需要自己负起责任和承担压力,自己做决定。怎么做计划,如何去探究,时间如何分配,成果如何展示和分享,中间碰到的各种问题如何解决。[1]

  在艾德艺术设计学院强调以学⽣学习为中⼼的教学理念之下,学院也致⼒于发展实践项⽬式教学,部分教师对环境设计专业2017级部分学⽣《美丽乡村》项⽬组进⾏⾏动研究,为今后的实践教学提供⼀定借鉴意义。

  2020年9月,他们参与的西安市灞桥区东风村、东张村美丽乡村规划设计荣获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为中国而设计”第九届全国环境艺术设计大展入选资格奖。

\

  历时3个月、往返20余次、同城累积1000余公里车程、“专家顾问+高校教师+工程师+设计公司+在校学生”20余人参与,共同构成了此次产学实践的关键词。

  实践项目教学方法及过程——

  以美丽乡村项目为例

  2020年5月,西安欧亚学院艾德艺术设计学院与西安市灞桥区相关主管部门联手,对辖区内赵庄村、南江村、东风村、东张村等6个行政村,15个自然村,进行“美丽乡村”设计及施工指导工作,形成了以学生团队为骨干,教师团队为框架、美国AM大学黄常山教授指导的联合工作模式。

  01

  教学/项目的执行

  本次“美丽乡村”设计(教学)工作主要分为五个阶段执行,其实本身也是完整设计项目的5个阶段,教师、学生互相配合、互相学习。

  第一阶段:调研阶段

  学生工作:在该阶段进行项目调研、上位规划解读、案例分析等工作。主要是对项目现场的用地、交通、植被、民众需求、历史人文等方面进行调研及数据采集,该阶段要求调研全面深入,特别是广泛深入地与村民及其代表进行需求采集交流,为后续的设计提供基础依据;

  教师工作:提供调研目录与学生商定、指出学生调研成果的问题,学生自行改正。

\

\

  学生现场调研、与村民、当地政府工作人员进行沟通

  第二阶段:项目总体规划阶段

  学生工作:主要是针对调研及上位规划对村落未来10年发展的总体定位及产业规划,例如就南江村而言,因为其位于白鹿原脚下,自然条件优渥,全国知名艺术家王西京、著名老中医杨震先生旧居均在该村,故设计团队提炼出了“天然氧舱、大美南江”这样的发展目标,在具体发展定位上提出:“宜居生态、特色农旅、田园康养、多彩人文”,同时就本轮“美丽乡村”发展目标定位“生态宜居”,在后续的方案设计中进行具体深化;

  教师工作:凝练文字、把握产业发展方向。

\

\

\

\

\

  南江村规划定位

  第三阶段:详细方案设计阶段

  学生工作:根据项目预算要及村民具体需求进行深化落地设计,主要针对村民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进行详细设计,该阶段有几个难点,一是基础数据不完善,这就需要设计团队进行二次踏勘,对设计具体地块产权、土地性质(耕地、建设用地)、改造位置、详细尺寸、标高等进行逐一采访和记录,为后期的深化设计奠定完善基础;二是具体设计上需要注意避免“城市化”、“高档化”、“理想化”设计,该阶段就村落现有材料,如红砖、磨盘、乡土树种等进行采集,并在设计中二次应用,这样既能保证避免上述问题,又能利用村民自家所剩材料,降低政府投入成本;三是要求项目落地性强,目前大部分环境设计专业的教学还停留在纸上谈兵的阶段,学生实际设计能力非常低,但在本次实践项目教学中,要求学生要结合村民实际需求、工程造价、材料、施工等综合因素进行设计,这对学生是一个很大的设计思维转化和挑战。

  教师工作:协助学生共同深化设计方案,保证方案的落地性。

\

\

  赵庄村文化活动广场效果图

\

\

\

\

\

\

  街道或局部改造(改造前/改造后)

  第四阶段:项目深化/跨专业合作(校企合作)阶段

  实践项目教学与虚拟项目教学的另一个不同点在于对项目的全过程要求,在虚拟项目中,调研、策划、规划、设计后即可完成,但实践项目就还需要施工图纸、预算、施工等后续工作,由于高校专业自身的局限性,这就需要与相关企业的对接,聘请企业导师或建立校企合作长效合作机制协同工作。

  学生、教师工作:该阶段工作需要共同合作完成对接工作。

\

\

  教师、企业导师联合指导 

  第五阶段:施工指导及预算编制

  该阶段需要协同驻场施工单位共同完成项目施工,在专业教师的指导下,与施工方就材料选择、种植、现场不可预见因素等协同工作,学生现场学习,该阶段可以充分锻炼学生就项目落地能力,并增强学生的专业信心。

  02

  教学评价

\

  1、帮助学生建立设计逻辑思维,学生现场调研、访谈,了解需求,建立良好的设计思维。

  2、促进学生沟通表达能力,从设计伊始,学生们就被要求主动和村民及代表进行访谈交流,在项目每阶段完成时都需要和利益相关方进行方案的讲解并回应提问。

  3、促进学生团队合作能力,传统教学学生单打独斗或依照个人性格及特点进行合作,但在本次过程中,不但要发挥个人所长,还要协同工作。

 \

\

\

\

\

  学生参与项目感受

  ▷ 鲁建:

  在参与产学研项目过程中,由专业老师牵头、学生团队配合、设计院老师指导,对我提升专业水平、明确职业规划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作为一名设计小组组长,在前端,我学到了如何更高效更好地配合甲方的设计诉求与设计总承包的输出要求,提高了在以后工作学习中的抗压能力与控场、调配团队成员的能力;在后端,我明白了怎样更加融洽地与各团队成员分工合作,甚至于各项目间成员的合作;逐渐明确自身在项目团队运作中所能发挥的作用,有了更清晰的职业方向与宝贵的项目经验。对我自身而言,这更是十分难忘的一段经历。我不仅明晰了自身的优势所在,更了解了自己今后所要提升与补足的部分。

  ▷ 伍泽凡:

  历时三个月的美丽乡村规划设计,从初次踏勘到设计方案的规划,再到最后的施工图绘制,都使我们对设计这个行业多了一份精准的认知,不同于学业的方案课题可以天马行空,而是根据实体项目的乡村需求以及村民的愿景进行设计规划,处处体现了以人为本,与当地的材料资源和设计结合,做出适应于美丽乡村的设计方案。

  ▷ 张育鑫:

  在暑假为期一个多月的美丽乡村建设中,我进一步了解了环境设计的内涵,从书面的理论水平攀升到与实际结合的新高度,同时,对具体设计流程、平面图、立面图、剖面图以及效果图的要求规范都有了更深层的体会,空间概念也逐渐明晰,对未来有了新的定位,相信这段经历在我未来的设计生涯中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另外,我也意识到了自己能力的欠缺和知识的匮乏,对未来两年的学习生活有了更好的规划,因为我发现,我更加地热爱环境设计这个专业了!

  教师的“脚手架”作用,一是教师需要在项目开始之前,给学生建立好结构框架,然后逐步将主体责任交付给学生,让学生自己进行活动[2]。二是教师要在过程中观察学生的学习弱项,以便在后期的教学中改进。三是提升教学实践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同时进行相关设计专题研究。

  随着教育心理学的发展,以学生学习为中心的实践项目式教学作为对于学生能力水平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西安欧亚学院以国际化应用型为导向,在新任Tony Brown院长的带领下,艾德艺术设计学院也在实践教学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前进,为培养高质量的设计人才作出努力!

  03

  鸣谢

\

  团队成员(部分)合影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