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长制药再曝行贿丑闻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则刑事判决书,商水县人民医院原主治医师王某因非法收受回扣被判犯受贿罪,引发业界关注。

  判决书显示,2016年以来,王某在任商水县人民医院主治医师期间,利用开处方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厂商代表苏某(另案处理)药品回扣款人民币12.50万元。

  商水县人民医院王某生2016-2019年开药数据表、国药控股周口有限公司药品数据表,以及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销售业务员苏某的证词均证明了王某的受贿事实。

  基于其受贿事实,法院判决王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对王某违法所得人民币125000元予以没收,由收取机关上缴国库。

  该事件之所以引发关注,源于涉案药企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为知名上市药企步长制药全资子公司。

  \

  天眼查截图

  天眼查显示,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11月19日,注册资本为25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开发、生产脑心通及中风健脑帽系列产品;胶囊剂、片剂、颗粒剂、合剂、糖浆剂、中药前处理、中药提取;中药材的种植、销售等。步长制药是其持股100%的大股东,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的弟弟赵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多次卷入行贿丑闻,药企销售费占总营收超五成

  近来步长制药可谓坎坷不断,屡次卷入行贿丑闻。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2019年期间,步长制药至少六次卷入行贿受贿案件中,其创始人赵步长及其子、现任董事长赵涛均陷入其中。

  而在步长制药的发展过程中,最为著名的行贿事件发生在2007年,彼时公司的创始人、原董事长赵步长被曝出行贿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以帮助步长制药的核心产品脑心通从地方标准提升为国家标准。郑筱萸此后因受贿帮助步长制药等八家药企而被执行死刑。

  不过,近期最为大众所知的,还是2019年5月初,《洛杉矶时报》等外媒曝出的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夫妻花费6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377万元)行贿帆船教练,帮助女儿以“帆船特长生”的身份就读斯坦福大学事件。

  该消息曝出后,步长制药迅速成为舆论焦点,诸多陈年行贿案件也被翻出。

  有媒体发现,步长制药销售费用十分高昂,占总营收的一半以上。步长制药2018年财报显示,其当年营业收入为136.7亿元。而当年的销售费用则高达80.36亿,占其营收总额的58.7%,相当于一天的推广费达2200万元。与高昂的销售费用相对的,是极为“吝啬”的研发费用,有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期间,步长制药的研发费用分别为5.76亿元和6.39亿元,只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42%和4.48%。

  国家发文,医疗腐败涉案药企不再独善其身

  实际上,即使步长制药多次卷入行贿事件,但并未受到太多实质性的处罚。不过,这种情况要改变了。

  9月1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官微发布《被列入行贿人黑名单后…》一文,文章指出,在医疗领域,国家医保局正在研究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失信事项目录清单,其中,在本省范围内对各级各类医疗机构、集中采购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实施过医药商业贿赂行为,单一案件中行贿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医药企业,失信等级将被评定为“特别严重”,受到相应限制。

  7月24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关于印发2020年医疗行业作风建设工作专项行动方案的通知》规定,存在违规营销行为的药企将被记入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并依法处理。

  在此前的医疗腐败案件中,受罚者往往是受贿医务人员,但近来国家接连出台相关政策,对行贿药企采取惩处措施,打破了医疗腐败涉案药企独善其身的局面,这或将倒逼药企合规推广药物,主动规避潜在风险。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