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教育部禁令,庆阳有偿补课为何有恃无恐?

  教育部三令五申,坚决禁止中小学“有偿补课”,然而,甘肃庆阳似乎成了法外之地。近日,经中国网记者调查核实,庆阳一中向高三学生每人收取510元的寒假补课费,并且要求只收现金,不得通过微信、支付宝等网络方式转账,收到钱后也不开具任何收据。 

  疫情期间,各地中小学坚持在线学习,精神可嘉,然而绝大部分地区的中小学网课都是免费的,庆阳一中却在事后收费。在各地中小学都遵守教育部禁令,纷纷签订“拒绝有偿补课承诺书”的背景下,庆阳一中明目张胆收取寒假补课费的行为,实在是出格。偷偷摸摸地收费,不肯留下转账纪录,显然心虚,但在家长的置疑声中,依然坚决地收完了全年级十几个班的补课费,又说明学校并没有把教育部的禁令完全放在心上。这是为什么呢?

  教育部教师工作司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有偿补课与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和立德树人根本任务背道而驰,是应试教育的产物,反过来加剧应试教育的不良竞争。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和知名度,利用节假日组织学生集体有偿补课,加重学生课业负担和人民群众经济负担,滋生教育腐败。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教育部2015年出台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

  教育部的规定,体现了强烈的国家意志和政策导向,各地教育部门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而不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教育部有关部门负责人也强调,各地都“不应该找这样那样的借口予以敷衍”。

  近几年来,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对“有偿补课”行为积极自查自究,严厉查处了一批顶风作案的责任人,然而,仍有些地区心存侥幸,用“高三特殊论”、“老师辛苦论”和“校外补课更贵论”,为有偿补课违规现象开脱,让教育部的禁令沦为一纸空文。各地群众的举报从未停止,庆阳一中有偿补课并非孤立的个案,而有着广泛代表性。

  学生家长把举报电话打到了学校和教育局,庆阳一中并没有悬崖勒马,反而心存侥幸地向市教育局打报告解释情况,期间“补课费”依然坚持收取,事后也没有得到市教育局的批评和严肃处理。可见,庆阳市教育局的默许纵容,正是庆阳一中有偿补课有恃无恐的重要原因。

  近年来,甘肃各地已经通报查处多起有偿补课和教育乱收费行为,但庆阳市教育局的执行力还有待加强,追责力度还有待提升。唯有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态度落实教育部禁令,“有偿补课”乱象才能禁而可止。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