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没床位?产科的问题没那么简单

  根据 2018 年发布的《医院蓝皮书》,产科医生每年住院手术量 166 例,也就是说,作为一名产科医生,平均不到 2 天就要做一台手术。

  在中国,没有哪个科室的医疗纠纷比妇产科多。

  据《2018年全国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大数据报告》,2018 年 2866 件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二审判决书中,涉及到妇产科的医疗纠纷案件数量超过 400 件,受到妇产科医疗纠纷高发的影响,儿科的医疗纠纷数量也位居第三位。

  妇产科似乎从来不缺令人唏嘘的新闻,产妇、家属和医院之间总有说不完的情仇。

  


  日前,网曝大庆油田总医院以没有床位为由拒绝接收产妇,结果产妇大出血后延误治疗最后死亡。虽然大庆卫健委已就此事发布调查情况说明,称院方曾劝说产妇去其他医院,但家属称该通报避重就轻。

  抛去个案中难断的是非曲直不谈,产科的医疗资源真的这么紧张吗?

  产科床位的不足是相对的

  据媒体报道,大庆油田总医院是黑龙江西部地区有名的大型综合三甲医院,有当地人表示,大庆油田总医院是大庆市最好的医院之一,而这可能恰恰是其床位紧缺的原因。

  根据国家卫健委此前发布的《中国妇幼健康事业发展报告(2019)》,截至 2018 年,全国共有妇幼保健机构 3080 家,妇产医院 807 家,儿童医院 228 家,从业人员近 64 万人,床位 33.8 万张,各类医疗机构中妇产科和儿科床位数持续增加。

  而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第四年,我们发现中国人口出生率仍然在下跌。国家统计局相关数据显示,2018 年中国出生人口为 1523 万人,比 2017 年减少 200 万,比之前最低预测的少了近 560 万人。

  床位在增加,需求在下降,看上去妇产科的生意该不好做才是?

  但事实上,由于高龄、高危产妇在不断增加,人们更加倾向于去“大医院”生产, 更有保障的公立医院、口碑更好的三甲医院,而在所有专科医院类型中,妇产科医院公立性质医院占比是最小的,于是时不时就会曝出某三甲医院产科一床难求的新闻。

  


  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产科副主任医师秦文芝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三甲医院的医疗服务品质、安全性更让患者信赖,所以,很多患者都会选择去三甲医院,去那些产科口碑很好的医院。所以,最终导致部分三甲医院床位紧张。”

  此外,妇产科床位资源还呈现出一种省际差距。

  据《2019 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相关数据,可计算出每万人妇产科医院床位数,从这一数据来看,江西、天津、上海、广西和黑龙江等地床位相对紧缺,西藏、青海、贵州、新疆和云南等地床位相对充足。

  近日这一事件涉及到的大庆油田总医院,便位于妇产科医院床位相对紧缺的黑龙江省。

  


  产科是医院最忙的科室

  产科医疗资源的紧张不仅体现在床位上,与同行们对比,产科医生也显得更加忙碌。

  根据 2018 年发布的《医院蓝皮书》,产科医生每年住院手术量 166 例,也就是说,作为一名产科医生,平均不到 2 天就要做一台手术。

  不过,想要减轻产科医生的工作负担,让每个产妇获得更优质的服务,却不是单纯增加产科医生数量就能解决的。

  因为在中国某些产科手术的必要性值得商榷。根据《中国妇幼健康事业发展报告》公布的相关数据,2018 年全国剖宫产率为 36.7% ,而这比国际医疗卫生界认为的 10%-15% 的剖宫产率理想值要高出不少。

  


  不只是产科医生,中国的护理和助产人员也相对不足。

  世卫组织与人口基金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 年,在中国每 1 万人拥有 23 名护理和助产人员,仅有 59% 的助产服务需求得到了满足。世卫组织表示,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的比例约为 1:1000 ,在中国则为 1:4000 ,助产士缺口约在 20 万人左右。

  北京妇产医院的主任医师张素云此前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立医院因为患者太多,导致资源不够,“一般在妇产医院,有时候30个人来生孩子,只有5个助产士,不可能坐在那里看谁宫口开到哪里了,而是旁边有一个铃,你有需求的时候打铃,叫我们就行。”

  


  产科的医护人员,总在英雄和罪人两个角色间游移。因为产房内外悲喜不定,生死之间变数又太多了。

  产科医疗资源的相对紧张,虽不能当作发生那些医疗纠纷的挡箭牌,但相对于产妇在分娩过程中不可预测的诸多变数,我们能做的或许只有正视这些缺口的存在,然后试着找出一种更加合理的调整方法。




(责任编辑:张玲玲)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