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蒙牛 君乐宝的“野心”有多大

  蒙牛资本布局的一起变动牵出另一家区域性乳制品企业的雄心。7月1日,蒙牛发布公告宣布,将出售君乐宝51%的股权,作价40.11亿元。股权接盘方为鹏海基金及君乾管理,分别以现金支付21亿元及19.11亿元。交易完成后蒙牛不再拥有君乐宝任何股权。

  2010年以4.692亿元把君乐宝收入囊中,九年后蒙牛将其以接近9倍的溢价出售,这是一笔划算的投资。然而在一些投资人眼中,40.11亿元的交易价格却无法匹配君乐宝未来的潜能。

  蒙牛为何要出售君乐宝?在其公告中,蒙牛称,此次出售符合该公司专注于明星乳制品的发展战略。然而,君乐宝一直想要独立上市的意愿及背后当地政府的推动力却不可被忽略。

  君乐宝承载着的是河北乳业重新振兴的重任。2008年经历三聚氰胺事件后河北乳业坍塌,在当地奶业振兴的计划中“从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的口号曾多次出现。

  然而在同行眼中,君乐宝独立上市所带来的行业冲击力更加不容小觑,它的体量已经跨过了百亿,这已超过三元、新乳业等诸多区域性企业。

  背后的力量

  尽管2020年千亿目标当前,蒙牛依然选择出售君乐宝这一优质资产。根据蒙牛7月1日发布的公告,截至2018年底,君乐宝在蒙牛集团综合财务报表中的资产净值为22.35亿元、应占除税及非经常项目后净利润为3.07亿元。

  在蒙牛的资本版图中,君乐宝一直是个特殊的存在。九年前,蒙牛以4.692亿元的总价发起了对君乐宝51%股权的收购。彼时的君乐宝成立15年,已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酸奶生产基地。在低温酸奶市场,君乐宝颇具优势,该公司低温活性乳酸菌饮料销量当时居全国第一位、系列酸牛奶市场占有率居全国第四位。

  一位了解这起收购的乳业人士向本报介绍,蒙牛与君乐宝彼时的结合是惺惺相惜。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河北三鹿倒下,河北这个“震中”区域留出了市场空间,蒙牛需要快速抢占,于是选择了河北企业君乐宝;而在2010年时,君乐宝自身的营收为10亿元左右,同样需要进一步扩张的资金支持。

  蒙牛与君乐宝也在合作模式上形成了共识,即保持君乐宝的独立运行,这有别于蒙牛对于现代牧业、中国圣牧等企业的战略投资。也正是由于财务投资,日后在君乐宝不断壮大的路上,其独立剥离上市的消息不绝于耳。

  随着背后一些力量的推动,围绕君乐宝股权重组的消息越来越多。2016年,蒙牛第一大股东中粮集团官网挂出了一则消息,文章中提到河北省方面“希望中粮集团能积极推进君乐宝股权重组”,中粮集团方面的回应为“将会统筹兼顾,认真研究君乐宝乳业股权改革方案”。

  2019年4月,河北省奶业振兴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其发布的《2019年河北省奶业振兴工作方案》中更加明确了“君乐宝乳业股权改革”的方向。“支持君乐宝乳业集团主板上市,拓宽融资渠道(河北证监局)负责”,文中如是提到。

  至此,君乐宝的发展路径及身上所背负的期待已非常明确。知情人士透露,围绕这一目标,河北省政府及中粮集团之间的讨论也一直在继续,最终的方案为蒙牛退出。

  蒙牛彻底清盘君乐宝之际,新股东身后也已隐现河北省国资背影。根据蒙牛公告,鹏海基金及君乾管理,分别以现金支付21亿元及19.11亿元交易君乐宝共计51%的股权。据企查查信息,接盘方鹏海基金成立于2017年,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河北建投创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隶属于河北省国资委。

  河北省为何要极力推动君乐宝的独立?河北省政府于2019年4月发布的河北省奶业振兴规划纲要(2019—2025年)或能给出答案。该规划纲要中提到,“奶业发展浴火重生,率先示范,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并在谈及企业愿景时提到,“建设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乳品加工企业,到2020年,销售收入100亿元以上的乳品集团达到3家,其中300亿元以上的1家,进入全国前3名、全球前20强。”

  根据君乐宝此前发布的业绩,该公司收入已经超过100亿元,正符合河北省的要求。

  君乐宝的棋局

  一方面,君乐宝承载着河北奶业重振的任务,另一方面其自身也在对进一步做大有着强烈的需求,这些促使着君乐宝加快股权层面话语权的独立。“独立上市可以取得自主融资的自由度,不必依赖蒙牛,既可以保证资源以自己为中心配置,也可以确保融资根据自己的需求安排,”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说。

  在蒙牛入股的9年时间里,君乐宝发生了哪些变化?最显著的变化是营收从10亿元提升至100亿元。除了保持低温酸奶业务为核心战略外,2014年君乐宝一脚跨进了婴幼儿配方乳粉的细分市场,从而又获取了新的营收增长抓手,奶粉也成为君乐宝近几年的核心业务。

  君乐宝的奶粉切口选择的非常独特:定价130元/罐、只走电商和电话销售。君乐宝奶粉事业部总经理刘森淼曾向本报介绍,定价和渠道的优势在于压缩了流通成本,打破了婴幼儿配方奶粉价格虚高的泡沫,这是牺牲掉利润率的结果。

  凭借差异化的定位,君乐宝奶粉迅速在奶粉市场抢得一席之地。根据君乐宝方面透露的数据,该公司2018年奶粉销售收入同比增长超过100%,销量突破了4.6万吨。刘森淼也曾透露,君乐宝奶粉产能供应一直欠缺,加大产能则意味着进一步的投入。

  另有接近君乐宝人士向本报介绍,蒙牛是君乐宝9年前倚靠的大树,而随着日渐壮大,君乐宝有了更多方面的期待。首先从产品结构层面,君乐宝希望全品类发展。“作为蒙牛的子公司,君乐宝的产品以酸奶和奶粉为主,从而避免同业竞争,而脱离蒙牛之后,君乐宝可以入手更多细分品类,”该人士解释道;君乐宝的第二点诉求为国际化发展;另一项期待为从区域性企业完成全国化布局。这些诉求的前提均为战略及资金层面独立自主的发展。

  还有一项业务亟待更大资金和精力的投入。“君乐宝的主要业务集中在中低端品类,缺乏高附加值的产品,包括君乐宝在内的各家企业也都在尝试产品研发或者品牌提升,但实际效果都不很理想。”沈萌说。

  不过,君乐宝上市后的愿景牵动着诸多同行的心,“这又将触动行业又一次的格局之变”,一位乳企人士向本报感叹,“IPO会增强君乐宝的竞争实力,虽然可能还无法对伊利、蒙牛两家巨头形成挑战,但很可能对其他区域或二线品牌带来新的冲击和压力,”沈萌也这样判断。

  上述乳企人士举例称,以北京为大本营的三元股份就会是首先被冲击的对象。根据业内人士介绍,君乐宝液态奶最先布局的外地市场便是北京,而在酸奶、常温酸奶等细分领域,三元及君乐宝已经形成角力。另外,在奶粉业务板块,三元股份的布局时间也与君乐宝相仿,且同样走下沉渠道路线。

  三元股份2018年财报显示,去年该公司实现营收74.56亿元,净利1.8亿元。根据此前披露,君乐宝在去年已完成百亿元,已超过三元股份。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