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抢劫出租车致司机死亡 逃亡15年改名换姓育一子

  一对才认识了一个月的情侣——孙文亮与宋荣华就参与了一起致一名出租车司机死亡的抢劫案。在15年的逃亡路上,他们借用他人身份生活,生了一个孩子,但最终还是在湖南长沙、江西赣州两地落网。

  6月12日,孙文亮、宋荣华二人涉嫌抢劫罪一案在湖南邵东县人民法院开庭。出租车司机陈益波遇害时才24岁,他甚至连女朋友都没谈过。陈益波遇害后,其父母、弟弟为纾解痛苦,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外地生活。可在法庭上,孙文亮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悔意与愧疚,陈益波的父亲异常坚决地说:“我请求法院判他死刑。”

  

死者陈益波。本文图片 红星新闻


  死者陈益波。

  乡镇抢劫,24岁青年死亡

  陈双波此生都忘不了,16年前那个与哥哥陈益波一起吃饭的中午。

  他们的父亲陈志伟,当过邵东汽车手制动器厂厂长。陈益波刚从湖南邵阳市经济贸易学校中专毕业,陈志伟就凑了13万,给他买了一辆天蓝色捷达牌轿车跑出租,牌照为湘E15005。那一年,陈益波已开了一年的出租。

  正在上大学的陈双波想在这个暑假考驾照,时年(2003年)8月,他常跟哥哥陈益波一起出车,顺路学学驾驶技术。陈益波的出租车常停在邵东县佘田桥镇汽车站门口处的主街上,生意没有固定线路,去邵东县城、邵阳市区或者乡村,全凭客人一声招呼。

  陈双波已经跟了哥哥数日,时年8月6日中午,陈益波要请几个初中同学吃饭。他们就餐的地点,就在汽车站门口处一家名为“老地方酒家”的饭馆。吃到半路,突然进来一个跑摩托车生意的熟人,“他问我哥哥,说一男一女坐车,去不去?”陈双波看到哥哥匆匆扒了几口饭,结完账就出门了。他没想到,这是他跟哥哥的最后一顿饭。

  

“老地方酒家”旧址,2003年8月6日,陈益波在这里请同学吃饭,随后外出拉客,再也没有回来。


  “老地方酒家”旧址,2003年8月6日,陈益波在这里请同学吃饭,随后外出拉客,再也没有回来。

  这一男一女,是邵东县野鸡坪镇新吾村的孙文亮和他的女友宋荣华。在法庭上,孙文亮称他们在广东东莞一家工厂打工时认识。宋荣华是江西赣州人,两人才相处了一个月,就回到了孙文亮的老家准备结婚。

  陈益波以为这是一笔生意,可这恰恰是一个圈套。邵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称,2003年8月初,被告人孙文亮、宋荣华与李喜平、申学元(均已被判处死刑)共同密谋抢劫出租车,一起购买了作案工具。2003年8月6日,按照事先商议的分工,由孙文亮、宋荣华租车,李喜平、申学元在邵东县佘田桥镇二水泥厂附近的公路上等候上车。

  这辆出租车行驶至野鸡坪镇自兴村大塘凹火烧山山腰后停车,突然,申用三角刮刀顶住陈益波的脖子,李用绳子从后面勒住陈益波的脖子,孙则持刀到驾驶室门口防止陈益波逃跑。

  

当年陈益波被害现场。


  当年陈益波被害现场。

  等到陈益波不再动弹后,申从陈益波身上搜出200多元现金和一台西门子手机。随后,孙、李、申三人将陈益波抬到山坡一间废弃的房屋内,李用刀捅了陈益波的胸部、脖子。三人将陈益波扔在屋内地窖里后返回,随后四人乘车开了一段距离,因没有找到驾驶证又返回,又搜得1800元现金,随后驾车离开现场。

  多地逃亡,同案犯已判处死刑

  陈双波没能等到哥哥回家,陈益波的电话再也没人接,2003年8月6日晚,家人整夜未眠。第二天,为寻找陈益波,家属全都动员起来了,随后的十天时间里,整个佘田桥镇的乡民都知道,一个开出租车的当地年轻人,消失了。

  杀死陈益波的四个人,已逃离了湖南。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04)桂刑复字第450号刑事裁定书载,2003年8月8日凌晨1时许,江西省公安厅交警总队直属支队第六大队的交警,在赣粤高速公路秦和段巡逻,于公路路牌125公里处看到一辆湘E15005牌照轿车停在路上,车里的人正在睡觉。

  车上有三男一女,三男都是湖南省邵东县人,女的叫潘丽娜,身份证户籍信息为南昌铁路机械学校。开车的男子戴眼镜,自称陈益波,无身份证,但其“陈益波”的签字与李喜平的字迹是一人所写。交警扣了车,一行人四人离开后未再返回。

  李喜平供述,8月6日,其与申学元、表弟孙文亮及其女友带了四把三角刮刀、一条绿色打背包的绳子,抢了一辆捷达出租车并杀死司机,准备到江西邀约孙文亮的一个朋友,继续到桂林去绑架孙文亮另一个有钱朋友。其称,最初是他与孙文亮商量,后来又找了申学元,具体的分工与作案时情况一样。因在高速路上违规被交警扣车,随后四人转车到东莞后分开。

  申学元则供述,作案前,大家已设计好由孙文亮及其女友租车,随后他与李喜平再上车,然后到李喜平、孙文亮踩好点后再动手。

  上述裁定书披露,李喜平、申学元二人,在接下来的2003年10月6日、10月17日、10月22日,分别以租车、租房的名义,相继在广西凌云县、乐业县、上林县作案三起。

  2003年10月22日,李、申二人以租车名义,租了被害人李金恒的五菱之光面包车。在车上,申勒住李金恒的脖子,李金恒挣扎,李用刀捅了李金恒。下车后,李见李金恒仍在挣扎,又捅了其左腹一刀。随后,二人将李金恒尸体丢到上林县双罗村塞化路段8公里处南侧的甘蔗地后驾车逃逸。

  逃逸中,面包车撞倒上林县金鼓水泥厂大门前的路障后熄火,二人下车。路人见车内有血迹且二人行迹可疑,遂报警。上林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指令附近几个派出所立即出警沿路围追堵截,当晚11许,李、申二人在上林县城被抓获。

  广西高院认为,李、申二人四次抢劫得出租车三辆,致两人死亡,一人重伤,两人轻伤,证据确实充分。二人一审被判处死刑,2006年7月3日,该院作出维持原判的裁定。

  孙、宋二人则继续逃亡。邵阳市人民检查院起诉书称,为逃避公安机关抓捕,孙文亮假冒他人名字,与被告人宋荣华逃至广东、四川、江西等地生活,二人于2007年生育一子。2018年10月28日,孙文亮在湖南长沙被抓,11月26日,宋荣华在江西赣州被抓。据悉,孙文亮落网的地点,是长沙一家洗脚城。

  被告喊冤,被害人家属称“他是头号杀手”

  陈双波和父母是在2019年6月12日的邵东县人民法院庭审现场,第一次见到了逃亡了15年的这对情侣“凶手”。

  陈双波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孙文亮的女友叫宋荣华。在广西高院的裁定的一份交警证词中提到,她叫潘丽娜,“她到底叫什么名字,这是一个谜团。”

  宋荣华的哥哥宋长林也旁听了当天的庭审。他告诉红星新闻,直到旁听这次庭审,他才知道原来妹妹曾参与了一场抢劫。但他认为妹妹是被冤枉的,“她当时刚刚从学校毕业,对社会了解太少。”他说,他和妹妹鲜少相处,过去十余年,妹妹一直跟母亲生活,还带着一个孩子,“我妈去世后,她过得更苦了。她和孙文亮分开多年,她一直就叫宋荣华。”

  在法庭上,宋荣华多次声泪俱下,不断重复称自己是冤枉的,“他们要干什么,我事前毫不知情。”她说,当时她刚刚从学校毕业,懵懵懂懂,与孙文亮认识后,就一直想着回江西。“当天我上了出租车后,就一直晕车,下了车他们三个做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对此邵阳市检察院的公诉人指出:“你在说谎,后来车上少了一个人你不知道吗?车一直开到江西你就不晕车了?”

  孙文亮亦几乎全盘否认了检方对自己的指控,他称,“我是被他们两个逼迫的,我因为害怕才一直没自首。”对此公诉人指出,大量的事实证明,在共同犯罪中,孙文亮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如作案的刀具,就是孙文亮掏钱买的。起诉书显示,孙曾因盗窃罪,于1998年3月26日被桂林市叠彩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2002年1月17日刑满释放。

  陈双波称,孙文亮就是“头号杀人凶手”,其他人只是帮凶,“孙文亮的家在野鸡坪镇新吾村老屋组,离我哥哥遇害的地方,直线距离只有1公里。”他说,四名凶手中,只有孙文亮最熟悉这个地点。

  

被告孙文亮的老家,距离案发现场直线距离1公里。


  被告孙文亮的老家,距离案发现场直线距离1公里。

  2003年8月16日,陈双波找到哥哥陈益波时,陈益波已经白骨化了。陈益波的尸体,在距离地窖约100米的地方被发现。陈双波猜想,哥哥当时可能苏醒过,求生的本能让他又爬行了一段距离,但最后,他还是死了。

  

2019年 6月12日庭审后,陈益波的父母和弟弟在邵东县人民法院前留影。


  2019年 6月12日庭审后,陈益波的父母和弟弟在邵东县人民法院前留影。

  陈益波死后,其家人不得不离开佘田桥镇这片伤心地,转而投奔株洲的亲戚。如今,陈家的老房成了当地最破败的建筑。在2019年6月12日开庭前,陈益波的妈妈突然跪在一名公诉人前,她浑身颤栗,“您要为我做主啊!”公诉人连忙将她搀扶起,“请您一定要相信法律!”陈家旧屋。

  

陈家旧屋。陈益波遇害后一个月,陈家举家迁徙至株洲定居,永远离开这片伤心地。


  陈家旧屋。陈益波遇害后一个月,陈家举家迁徙至株洲定居,永远离开这片伤心地。

  此案择日宣判。陈双波说,这么多年了,妈妈谭芝英还是放不下,“她是最最痛苦的那个人了。”




(责任编辑:张玲玲)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