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神秘商人李彬涉40亿套路贷 与政府、公安有合作

  送给陕西省政府平台价值3.6亿元股权,与西安市政府合作成立企业,灞桥区政府支援其1.5亿元,在西安市公安局下属企业设立的酒店任职——被官员在央视指认的“幕后老板”李彬,其神秘色彩却愈加浓重。

  进入2019年,随着陕西扫黑除恶的推进,一系列套路贷案件正在被重新调查梳理中。在已被媒体曝光的40亿元套路贷事件里,李彬等人曾深度介入。因集资入狱的竺尧江曾在庭上称,他花3.28亿元从李彬手里购买国际幸福城项目,已有1.8亿元给了李彬,其中4400万元系现金,而李彬则带话要其在监狱里“好好待着”。

  《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目前陕西警方已介入调查40亿元套路贷事件。文件显示,李彬一方捐出的3.6亿元股权,进入的恰是省政府下属企业,该企业最初由时任陕西省省长赵正永指示设立。

  更多关联在于,该律师在40亿元套路贷事件中,曾先做一方顾问,后又在开庭中为另一方担任代理律师,该律师也曾是陕西省政府法律顾问。

  套住西安最大城改项目

  在西安,知名地产商持续打探着“国际幸福城”的近况,试图接手或介入其中——位于灞桥区穆将王村的这个城改项目,是目前市区内最大的地产项目,其周边房价已高达1.3万元/平方米。

  “国际幸福城”这一名称,源于2007年时的开发商——陕西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润地产”),根据最初协议,该项目覆盖穆将王村全部土地近785亩,是西安当年面积最大的城改项目。

  据此前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报道,宏润地产被王坚等人主动找上门提供民间贷款,但就在这之前,王坚以虚假签字等文件,在2012年1月31日办理了工商变更,将宏润地产75%股份划至王坚名下。

  此后的2013年3月15日,宏润地产法定代表人胡绪峰,被王坚等人喊到李彬的会所,被多人威胁后,签订六方协议,同意将王坚名下75%股权转至中贵股权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贵公司”)名下,中贵公司则由李德安等人为股东。

  2019年3月末,最高院作出的(2017)最高法民再171号判决书显示,最高院认为2012年1月10日《股东转让出资协议》因非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而不发生股权转让效力,因该协议属股权担保性质,不产生股权转让效力。

  判决书还认为,2013年3月15日的六方协议表明,其中所涉75%股权再次以变更登记的形式质押于中贵公司,其目的是再次融资借款。因向中贵公司借款没有实现,75%股权也没有再变更至中贵公司名下,宏润地产公司75%股权仍登记在王坚名下,不能以此确认王坚是受让取得宏润地产公司75%股权。

  在上述六方协议之后的3月18日,宏润地产法定代表人被更换为竺尧江,竺尧江则以陕西艾德诺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德诺”)、陕西越兴工程履约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越兴担保”)、陕西圣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禹投资”)等主体,宣称将开发“国际幸福城”,向社会募集资金。

  同在2013年,7月份时,胡绪峰病重住院,无论是宏润地产还是“国际幸福城”项目,被王坚、竺尧江等人控制,但在那之前,胡绪峰带领下的宏润集团,已完成该村整村拆除,并已建成2栋11层楼房及10栋7层楼房,且均已入住,另有19栋33层楼房已经有8栋主体封顶,还有11栋未完成。

  2014年秋,竺尧江控制下的艾德诺、越兴担保、圣禹投资接连爆发借贷危机,被西安公安机关以集资诈骗立案调查。不过,奇怪的是,竺尧江最终以职务侵占、非法集资被绍兴中院判13年,现在浙江南湖监狱服刑。

  但竺尧江曾在庭上称,自己曾给李彬1.8亿元,其中4400万元为现金,其余为转账,但法院及公安机关并未对此涉案款予以追查。而西安市灞桥区红旗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惠西平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称:“宏润地产从注册的情况来看,那不是李彬,但是从谈判这个角色来看,他应该是老板,他也不是法人代表,他应该是幕后老板。”

  在节目中,该官员还承认政府曾向李彬方面提供1.5亿元资金。彼时,李彬实际控制下的陕西佳馨源实业有限公司,已经成为“国际幸福城”新的开发商——在2014年11月27日,通过一份五方协议,实现这一项目资产转移。

  竺尧江在看守所时写给胡绪峰的信中称自己当下遭遇,“这都归功于会长所赐,他太狠,太有心机了”。其家人透露,李彬传话要竺尧江在监狱里“好好待着”。其律师则透露,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春节,李彬前往监狱看望竺尧江,并给竺尧江的妻子30万元生活费。

  神秘人李彬的复杂江湖

  与此同时,自称李彬小弟的竺尧江,其控制下的越兴担保、圣禹投资集资案,至今仍在西安碑林公安分局,未有进一步处理。此前媒体报道,这两个平台涉及集资4.3亿元。

  除了竺尧江直接“指出”李彬外,王坚也多次声称,许多事项,他需要汇报给“会长”李彬决定。而其中出现的多个公司,最终的实际控制人也均为李彬。显而易见,这场置换了“国际幸福城”的借贷套路中,最终操盘人正是李彬。

  据公开报道,李彬是陕西省社会公益基金会的创始人,这是一家公募资质的基金会——早年,这种可以向公众募集善款的资质极难获得。但记者注意到,该基金会官网已经删除了关于李彬的所有信息。

  2007年,曾有媒体刊发对李彬的专访《“奢华和尚”李彬》。据该报道,李彬生于1968年(工商信息则显示其为1971年生人),其父母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工作。1984年,李彬被送往宁夏某野战部队服役三年,此后往来于广州和西安倒卖录像机。

  1990年,李彬偶遇“高人”发现“金融行业是可以用纸换钱的”后,开始进入金融界。他在专访中称,西安市达到国际金融理财水平的有两个人,他是没有拿执照的第三人。2003年进入典当、担保、投资、收购重组市场。

  但知情人透露,在1999年至2000年期间,李彬曾一度人间蒸发。

  “他利用自己掌握的资源为他人带来利润,从中取得慈善所需。这一过程通常在喝茶、聊天中完成,是为‘意境’。在李彬眼里,这么赚钱要比过去‘容易多了’。”该报道称,“需要注意的是,李彬被他的朋友称为‘奢华和尚’,他仍然喜欢且不缺乏富足、精致的生活。”

  比过去赚钱“容易多了”的方式,或许正是带有套路的高利贷。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除宏润地产外,陕西还有多个公司及项目在李彬的民间借贷介入后,均以企业家失踪、企业易主、项目烂尾而终。

  而陕西律师网公开信息显示,李彬曾重用的一位律师(陕西某律师事务所主任),曾是陕西省政府、省国资委的法律顾问。该律师早前以如此背景,接下宏润地产的法律顾问一职,但后期,对手一方的代理人却是其律所律师郭某。

  如果说这只是影影绰绰的联系,那么一系列文件显示的,则是李彬与陕西省政府、西安市政府、西安市公安局的密切利益关系。或许,这也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之前当地公安调查3年、6次更换办案人员,却并无明显进展。

  送省政府平台3.6亿股权

  文件显示,2016年5月,陕西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金控集团”)与陕西君安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君安担保”)股东、法定代表人李跃平签订协议,将李跃平手中的君安担保36%股权,无偿转给陕西金控集团,并标明这些股权价值为3.6亿元。

  陕西金控集团系陕西省国资委与省财政厅分别占股90.74%和9.25%的国资平台,君安担保则由李跃平、李宝兴担任股东,二人及李仲迟还出现在多个李彬实际控制的公司内。知情人证实,三人与李彬关系密切、是铁杆搭档。

  天眼查资料显示,君安担保目前已涉诉97起,其中多起涉诉案件中,陕西金控集团列为被告及被执行人。

  上述股权变化还得到了陕西金融办的审批同意。同一个月,一家叫西京文化产权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京文化”)的企业成立,该公司由西安市人民政府机关服务中心(以下简称“西安机关中心”)和源代码财富管理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代码公司”)及李彬合资成立,三方占股分别为51%、39%、10%。

  源代码公司则由李彬的合作伙伴出面担任股东,高管中则出现了李跃平。公司章程等文件显示,西京文化和源代码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李彬。至此,李彬一边向省国资平台无偿捐赠了3.6亿股权,一边又与西安市合作成立了公司。

  不过,西安机关中心在不久前称,李彬是打着他们名义做的,他们对成立公司一事并不知情。此后有律师发起诉讼,要求西安市政府公开此事信息,一审已开庭,尚未宣判。据庭审直播,西安市政府称西安机关中心系独立法人,但未出示其股东结构证明。

  一份更早的文件则显示,李彬还曾在西安市公安局下属企业任职。2004年,西安市公安局全资设立的西安晨钟实业公司,与香港民德有限公司合资设立西安丽苑酒店,李彬以香港民德股东身份,担任丽苑酒店董事、监事。

  与省、市两级政府及市公安局的上述联系,或许还只是李彬庞大人脉的“冰山一角”,更多资料显示,他还在曾经服役的甘肃、早期做贸易的深圳设立或控制多家企业。从经营范围等来看,上述公司均涉及金融。

  记者了解到,在新的扫黑除恶形势下,进入2019年,针对40亿元套路事件,陕西公安机关再次启动调查,传唤多名知情人了解案情,目前尚无更多消息发布。(记者 郝成)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