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天平均工作9.2小时,嘴上说着拒绝过劳身体却在诚实工作

  为了赶上啤酒半价,在互联网公司上班的她,每天下午6点准时下班。

  这个“她”是日剧《我,到点下班》的女主,这种人设在北上广深大概不算常见,看看那些花式晒加班的朋友圈就知道了。

  是低效地加班到深夜,还是高效地在 8 小时内完成工作?这个问题有时是无解的,有太多因素要考虑,每个人的选择都一言难尽。

  五一国际劳动节,你是要过节还是要劳动呢?

  


  日剧《我,到点下班》截图

  中国人有多勤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我们每天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 8 小时,标准工时是每周 40 个小时;就算生产经营情况特殊,也得保证每周至少休息一天,每周的工作时间加在一起不能超过 44 个小时。

  但事实上,我们都“违法”了。梳理历年《中国劳动统计年鉴》可以发现,近十几年来,中国城镇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没有一年是低于 44 小时上限的。

  这中间有两年,看上去马上就要降到标准线,可之后又蹭地一下反弹回原点,那时 2008 年世界金融危机正席卷全球。此后,城镇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有所回升,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却在逐步回落。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3 月份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 46.0 小时,按照一周工作五天来算,中国人平均每天要工作 9.2 个小时。

  虽然,大部分人嘴上都拒绝过劳,可身体却在很诚实地工作着。

  据《时间都去哪儿了?中国时间利用调查研究报告》,2017 年中国工资劳动者超时工作相当普遍,有 42.2% 的劳动者每天工作时间大于 8 小时;其中,制造业从业者的情况最为严重,接近六成从业者每天超时工作。

  中国人的勤劳是世界闻名的。根据上述研究报告,中国人每天有酬劳动平均时长为 5.44 小时,比素以加班著称的日本人还要长。

  


  当然了,工作时长的这个冷冰冰的数字,也可能无法代表有效的工作时间。

  据媒体报道,一项调查研究发现在美国,有 60% 的网购都发生于早上9点到下午5点的上班时间内,这个现象被称为“赛博摸鱼”。上班不摸鱼的员工在全球占比平均不超过 13% ,给全球企业带来了每年近一万亿美元的损失。

  有些人纯属“穷忙”

  日本中京财经研究所此前的研究显示,超过 70% 的受调查企业承认,因加班而导致疲劳工作、效率下降的代价已超越额外工作带来的收益。

  通过整理 OECD (经合组织)各国相关数据我们发现,工作时长和生产力似乎真的不成正比。有些工作时间长的国家,每小时劳动所创造的 GDP 反而更低。

  以 2017 年的数据为例,工作时间最短的德国、丹麦、挪威三国,每小时劳动所创造的 GDP 都要比工作时间最长的墨西哥、韩国、智利高很多。其中,全年工作时长为 1356 小时的德国,每小时劳动所创造的 GDP 为 72.2 美元,这是全年工作时长 2257 小时的墨西哥的 3.3 倍。

  这样看来,抛开劳动人口数量不谈,对于某些国家的劳动者来说,在单位时间内创造价值有限的情况下,勤劳致富可能是唯一的选择。

  


  在《我们子孙的经济可能性》一文中,凯恩斯预测到 2030 年,生产率增长将会导致闲暇时间极大增长,每周工作时间会减少到 15 小时。

  这个预测现在看来是有点过了,但我们把时间拉长一点就可以看到,经合组织各国劳动者每小时劳动所创造的 GDP 在逐步提升的同时,年均工作时长确实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下降。

  以我们的邻国日韩为例,1970 年日本人年工作时长为 2243 小时,跟现在中国人的工作时长差距不算太大,可到了2017年日本人的年工作时长已经降到了1710小时;2008年韩国人年工作时长为2209小时,到2017年下降到 2024小时。

  


  今年4月,日本对加班时间上限加以限制的新法规开始实行。根据规定,大企业的年加班时间最长需控制在 720 小时以内,包含休息日加班在内,月加班时间需控制在 100 小时以内。

  文章开头提到的日剧,就是在这一政策实行后播出的。

  从政策法规到文艺作品,日本人似乎不再回避“过劳死”现象,试图重新找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但想要加班文化有所动摇,真的还需要时间。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张玲玲)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