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啃老、巨婴 追求经济独立的大学生群体正扩大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众多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在寻找合适工作。 武俊杰 摄

  与啃老族和“妈宝群”相对应的,如今的校园——

  追求经济独立的大学生群体正在扩大

  “经济独立是长大的表现。”上了军校后,朱明(化名)不仅身上的肌肉越来越结实,心理上也迫切地想从男孩变成男人,在他看来,经济独立是通往成熟的必经之路。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近日对805名大学生进行的经济独立倾向调查显示,在大学校园里,像朱肖这样的想法非常主流。据调查,受访者中有经济独立想法的大学生占89.32%;而在这些希望经济独立的同学中,有72.88%已经开始行动,实现了不同程度的经济独立,其中约有8%的大学生基本或完全实现经济独立,成为在本科期间经济独立的小部分“先行者”。

  但不同于老一辈的是,减轻家庭负担不再是这些学生追求经济独立的最主要诉求。他们渴望“长大”,他们期待的,是用自己赚的钱换取“自由”“自豪感”“合理的金钱观”“担当意识和社会责任感”……不少受访学生对记者表示,经济独立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花自己赚的钱,爽!”

  想去旅游先打工,花自己挣的钱更“自由”

  “高中每次出去玩找爸妈要钱都要被拷问一番,感觉自己被限制了自由,那个时候就在想,要是我自己能赚钱该有多好!”北京外交学院大三学生陈冉说(化名)对经济独立向往已久。

  进入大学以后,他就迫不及待开始做兼职,尝试慢慢戒掉对家庭生活费的依赖。“我的经济来源现在是一半家里给,一半自己赚”。

  对于一个刚成年不久的大男孩来说,“自由”的重要成分之一是“自主”。陈冉前不久花工资给自己购置了一台新电脑,物质享受是一方面,但他更高兴的是“还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除此之外,他还产生了一种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观念,想要什么东西要靠自己去挣,而不是伸手向家里求援。比如,想去旅游,那就要先打工赚钱。

  “上个暑假想去新疆和重庆玩,我就先去星巴克做了兼职,外加做家教。”陈冉说。周末在星巴克咖啡店, 陈冉一个小时可以赚14元。第一周他的工作是“溜C”,也就是负责刷盘子、清扫等后勤工作,同时背诵工作知识,比如食品加热的按钮是哪个、材料清单及保质期、饮料制作方法等;第二周他开始接触补、拉货,如果之前的工作都能胜任,才允许开始尝试做饮料。工作日,陈冉就利用没有课的时间去当家教攒旅游费。

  “周末每天大概要工作10个小时,平时做家教一次也要2个小时,基本没有时间休息。虽然辛苦,但最后攒了7000多元,拿着自己的薪水去旅游,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自由!”他满足地说。

  陈冉觉得这种“花自己的钱做想做的事”的理念在周围的同学中很受推崇。他告诉记者,不少师兄师姐也会去做家教或是其他兼职,这样就能有额外收入可以自由支配,除了日常开销,如果再想买一些额外的东西“就可以不用跟家里请示”。

  事实上,不仅是在北京上学的陈冉这样想。广州中山大学的林银燕比他还超前,已经完全实现了“自由”的小梦想。林银燕自豪地说:“上大学后当上了学生助理,每个月都有不错的收入,再加上花得省一些,就能用自己赚的钱去支教、旅游。现在又努力当上了助理辅导员,收入增加,我已经不需要家里的生活费了。自己经营着小金库还挺自在的。”

  究其原因,调查显示,“经济独立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有些花钱的理由不便与家里说”这两条原因分别占了46.87%和47.15%,比例接近一半,是除了“觉得自己长大了不想向家里要钱”原因,所占比例最高的两个原因。

  “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但除了知识,当代大学生显然还在寻求其他的东西:独立、自主就被认为是一种值得追求和标榜的能力和品质。他们喜欢讲述那些通过勤工俭学、做家教、兼职、做微商等方式争取经济独立和自由的故事,他们把跳出原生家庭的经济或观念的条条框框看作一种成长,而获得主导自己生活的能力,则是成长路上的一个里程碑。

  在他们眼里,靠自己的努力买喜欢的东西、去向往的地方,过上更加理想的生活,是时髦的做法。

  经济独立前后对比:两年买25支口红VS两年买1支口红

  谁都想“我的青春我做主”,但通过经济独立争取到梦寐以求的自主权之后,新的问题又来了,该如何经营自己辛苦获得的“自由”呢?

  在这方面,李欣然(化名)同学觉得自己非常有发言权。

  “我大一大二两年,至少买了25支口红,大三开始为了实现经济独立去工作赚钱,到现在将近两年了,一直忍着‘不剁手’,只买了一支。”李欣然工作一两个月后,就惊喜地发现自己花钱变得有节制了,“对金钱有了概念,明白了钱的来之不易”。李欣然开始审视自己的消费习惯,经济独立之后,“理性”消费多了,“任性”消费少了。

  “我现在不但能负担自己的日常生活,还能买回家的往返机票。发了工资每个月给爸爸妈妈打钱,五百、一千他们不收,我就换成五十五十的红包,让他们抢,他们就收了。”她说,虽然现在的酬劳水平还不能实现“车厘子自由”,但能够自给自足,甚至反哺父母,就足以让自己哈哈大笑了。

  经济独立,让像李欣然这样的大学生价值观念发生了质的变化。几位受访学生都觉得,早前的“拜金主义”和“过分以自我为中心”的倾向正在自己体内逐渐消失,而“自我管理”“理解家长的辛苦”“回报家庭与社会”的想法悄然升起。

  在独立、自主之后,有些大学生开始认真思考“自立”的命题。

  北京理工大学的李帅认为,自己追求经济独立不仅是为了花钱更方便或是能够减轻家里负担,更是“为了培养自己的独立担当意识和社会责任意识”。

  李帅说:“大学生应该对自己的人生有规划,然后再结合自己的规划,对是否应该尝试经济独立进行理性的判断。如果没有读研、出国等深造的打算,而是想要尽早进入社会、参加工作乃至成家立业,那么在不耽误学业的前提下,尝试经济独立,利用业余时间参加有意义的实习兼职,不失为提前感知社会、认识社会、接触社会、融入社会的有效手段。”

  朱肖同学也有类似的想法,他还补充:“大学生不要一谈到金钱就感觉庸俗,讨论金钱并不是可耻的事,树立正确的金钱观才是十分重要的。”

  在他们看来,尝试实现经济独立,可以为以后的生存和发展打下基础。

  学校、家庭、社会需共同努力

  在805名受访大学生中,已经完全实现经济独立的占8.1%;家里、个人各供给一半经济来源的占11.54%;高达54.24%的人表示,除家庭支撑,还有其他小部分个人的经济来源。这表明,相当多的大学生已经不甘于把生活局限在校园的象牙塔中,而是选择走向外面的物质世界。

  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无奈。追求经济独立也可能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李育辉认为,当代大学生接触面愈广,随之带来的风险也应该引起愈高的重视。面临勤工俭学、做家教、做代购微商、淘宝刷单等多种选择,渴望经济独立的学生应该如何作出正确、安全的选择,是必然要解决的问题。

  被问及大学生尝试实现经济独立应该注意哪些问题时,李欣然说:“首先是安全!第二是安全!第三还是安全!”她回忆,自己去住宅楼面试时带了一个男生朋友壮胆,“还有一次面试的工作,对方经营短视频制作,工作内容他们叫做搬运,但其实就是抄袭……不正规”。

  李帅则建议同学们借助校内渠道,联系学校有关部门的老师寻求帮助,初入社会,“既要看轻自己,又要看好自己”。

  李育辉指出,社会为大学生提供的实习和兼职工作往往规范不够。据她了解,很多大学生在社会上兼职或实习,所得到的报酬是极为低廉和不合理的,社会对于大学生做兼职等行为并未充分“包容”,相反,甚至是“压榨”。她观察到,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的能力往往很难得到有效发挥,使他们花费大量的精力,却无法得到合理、满意的机会和报酬。

  “我觉得社会应该对大学生尝试经济独立的行为采取一种更加包容、接纳的态度,大学生追求的经济独立要能够有正规、合法的途径去实现。与此同时,家庭也要帮助自己的子女,树立正确的金钱观,比如可以先在日常生活中给子女设置一些有偿的任务,让他们在步入社会前先有一个缓冲地带,从而帮助其更好地实现经济独立。”

  显然,大学生要实现经济独立、自主,甚至是自立,既需要个人的合理尝试,也需要校园、家庭和社会提供及时的辅导和帮助。(记者 张茜 实习生 周冯宁)


(责任编辑:温家越(实习))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