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妈妈”的新期待:出现“打动人心”的大熊猫文创

  全国人大代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研究中心主任侯蓉,遇到了她也搞不清的大熊猫问题。

  “大熊猫‘奇一’抱大腿的视频,如何就有了超过10亿次的观看量?”

  自1994年参加工作,侯蓉已与大熊猫相处20余年。她和团队一道攻克了多项大熊猫保护领域的技术难题,被网友亲切地称作“熊猫妈妈”。

  “在1990年之前,从来没有一对大熊猫圈养双胞胎同时成活,而现在基地生活着很多双胞胎宝宝。”侯蓉告诉记者。

  侯蓉说,科研人员通过科技创新解决了大熊猫迁地保护的关键技术难题,攻克了“大熊猫受孕”“大熊猫双胞胎哺育”“大熊猫营养不良综合症”等世界级难题。

  根据中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数据显示,中国野生大熊猫种群数量达1864只,栖息地面积达258万公顷。与前一次调查相比,无论是种群数量还是栖息地面积都得到显著提升。2016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大熊猫受威胁程度由“濒危”降为“易危”。

  不过侯蓉坦言,“降级”是基于多年来中国对大熊猫的保护成绩,但大熊猫保护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栖息地破碎化问题并没有解决,甚至有加剧趋势。

  “根据大熊猫第四次野外调查结果,现有野生大熊猫被分割为33个局域种群,其中24个局域种群具有较高的生存风险。”侯蓉说,2018年10月揭牌的大熊猫国家公园管理局的重要任务,就是增加大熊猫栖息地的连通性,“解决问题不是朝夕之功,需要长期的坚持和努力。”

  侯蓉说,如今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对熊猫的保护研究,已经从最初的迁地保护延伸到就地保护。

  与此同时,圈养大熊猫的福利也有进一步增加。“大熊猫健康生存是基础,不仅要让它们吃好、身体好,还要让它们的福利得到保障,精神更加愉悦。”

  大熊猫作为代表中国形象的文化符号,深受国内外民众喜爱。在侯蓉看来,这给大熊猫保护和文化传播也带来了新思考。

  “过去的科普常采用灌输式教育,告诉大家大熊猫的分类、生殖生理等知识,但这样并不能有效改变人的行为,我们需要用打动人心的教育来建立人与动物的情感联系,这样才能有效转化为保护行动。”侯蓉说,如何扩大传播效应,让民众真正了解和爱上大熊猫,需要深入研究。

  令侯蓉开心的是,这一问题已经在发生变化,“比如我们把大部分大熊猫的生活日常向全球网友开放,粉丝认识的大熊猫比我还多;比如给大熊猫开通抖音号,上线20多天粉丝量超过百万……”

  侯蓉说,大熊猫粉丝遍布全球,但中国有世界影响力的大熊猫文创产品并不多,这一领域大有潜力可挖。

  “近几年很多人都在从事与大熊猫相关的文创,但是能与电影《功夫熊猫》媲美的还没有。”侯蓉说,创作好的文创作品,需要像做科研一样静心沉下来精益求精,因为“好的作品肯定会打动人”。 (记者 王子谦 贺劭清)


(责任编辑:温家越(实习))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