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影业能否从“喝汤”到“吃肉”

  2月25日,一部名为《绿皮书》的电影斩获第91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剧本和最佳男配角三项大奖,并且还有两项提名,分别是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剪辑。

  该片的美国出品方参与者影片公司(Participant Media)和梦工厂影片公司(DreamWorks Picture),是斯皮尔伯格创立的安培林娱乐公司股东。2018年7月,阿里影业决定参投,并将该影片推荐给华夏电影负责发行。

  “我们跟安培林合作的重要方面是不断看研发项目,帮它规划在中国的策略。”阿里影业总裁张蔚表示,他自己在安培林的董事会上,每次开董事会,会不断地看正在研发制作以及出品的作品,帮助规划中国业务。

  由于拥有很多数据和资源,能够帮助内容更好地进行商业变现。阿里影业希望为国际电影人更好地建立一条通路,能够衔接到中国的观众。张蔚表示,希望通过做“小大正”(小人物、大情怀、正能量)的内容,给观众带去更好的精神体验。

  阿里影业如此关注内容建设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最初,阿里影业背靠阿里的资本优势和阿里大文娱构建的生态优势,以数据+生态为驱动,打造票务平台淘票票、宣发平台灯塔、衍生品授权和开发平台阿里鱼、影视金融娱乐平台娱乐宝等“水电煤”系统。前端产品如火如荼发展的同时,阿里影业在电影行业传统意义中更为核心的内容端没有太多兴趣。

  而传统电影公司及猫眼则将资本和精力主要投入在“吃肉”的制作、出品、发行上,对投资占比低、只能“喝汤”的联合出品和联合发行则兴趣不大。阿里影业的出手则截然相反,并不在乎主投主控,反而对“联合”兴趣更大,主要产出集中在有平台优势支撑的“联合发行”上,比如《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前任3》、《芳华》等影片。

  2017年6月举行的第20届上海电影节产业高峰论坛上曾发生一段小插曲。

  彼时还担任阿里大文娱集团董事长兼CEO的俞永福,构建好了阿里影业的发展方向,强调要做电影产业的基础设施公司,要做产业用户和内容的服务平台,“因此我们与从业者是服务的关系而非竞争的关系,这一点非常重要”。

  在场的光线影业总裁王长田立马回应道:“永福也许哪一天会收回他今天说的话”,“我觉得有一天也许我们还是会竞争的,因为这个行业其实很小,大家做着做着就做成一样的公司了”。

  四个月后,阿里影业换帅,樊路远接棒俞永福,此后一年多,在樊路远的主导下,立志做“水煤电”的阿里影业进行了更加多元和丰富的市场探索,而王长田曾经的一番预测,如今正慢慢变为现实。

  去年11月,阿里影业推出“锦橙合制计划”,宣布未来五年将在贺岁档、春节档、暑期档和国庆档四大档期内推出20部合制电影。该计划中,阿里影业将“以主投、主控或主宣发的身份,和制作团队合作,扶持青年导演、编剧”。

  该计划的推出并非心血来潮。过去几年频频押中爆款影片已验证了阿里影业在战略和管理的有效性,计划进入下一阶段:从参投转为主投或主宣发,这一定位不仅提高了影片投资比例,也改变了此前承担主要发行的身份,与合制伙伴共同承担风险。

  目前,“锦橙合制计划”第一部电影——动画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已经在2019年农历猪年大年初一上映。

  在“锦橙合制计划”释放阿里影业加码上游优质内容的信号后,今年1月,阿里影业再度出手,先后战略投资亭东影业,与华谊兄弟达成5年战略合作及7亿元借款协议。

  当前,内容在阿里影业的三大核心板块(互联网宣发、内容制作、综合开发)中处于快速增长阶段。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阿里影业半年财报显示,内容制作在半年内实现营业收入3.10亿元,同比增长83.9%;互联网宣发同比增长19.2%至11.72亿元;综合开发业务同比增长55.7%至0.49亿元。

  阿里影业在电影市场的“卡位”正在发生变化,从发行端的“联合”向内容端的“主导”迈出了一大步。

  据猫眼数据,《小猪佩奇过大年》截至发稿前累计票房达1.23亿。虽然年前,此片的宣传片《啥是佩奇》着实在网络上火了一把,但从票房和口碑上看,确实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在庞大的电影市场,背靠大树的阿里影业要真正做到“吃肉”而不仅是“喝汤”,还有待市场检验。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