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铁警不一般!守护亚洲第二高铁路大桥13年


  图为沈斌带领联防队员在秃尾河大桥上进行巡查

  农村有没过正月都是年的话。

  2月17日,陕西省神木市的农村,家家门口的大红灯笼还高高地挂着,夜晚燃放的烟火墩和炮仗屑还洒落在金黄色的沙土地上。不远处的神木车站派出所警务区已经炊烟袅袅,‘大漠孤烟直’的诗句涌上记者心头。

  早上7点左右,《法制日报》记者跟随铁路民警沈斌和4位铁路联防队员从驻扎的营房前往亚洲第二高铁路大桥—‘秃尾河大桥’进行每日例行的巡查工作。

  沈斌向记者介绍说:“我们神木站派出所管辖的重点是神大铁路,神大铁路的重点是秃尾河大桥,如果秃尾河大桥有失,后果不可估量。”

  沈斌2006年参加工作以来,就分配到神木车站派出所,一干就是13年。

  “把刚烧好的热水都灌满,这天太冷,多拿几个水壶,多喝热水,别冻着了。”沈斌一边灌着热水一边交代着。

  西安铁路公安局延安铁路公安处神木车站派出所地处毛乌素沙漠边缘,夏天最高温度能到40多摄氏度,冬天能达到零下25摄氏度。

  “今天有风,还是得带单帽。”看到一位联防队员头上刚带好的棉帽时沈斌说到。

  看到记者不解,沈斌说:“戴上棉帽,会捂住耳朵,听不到火车的声音,就会给巡查人员带来危险。”

  跟随沈斌和联防队员在软绵的沙土地上徒步行进了半个多小时后,这座长857米,高75米,单孔跨度达64米的‘秃尾河大桥’赫然出现在记者面前。

  高处的秃尾河大桥没有任何遮挡,上面四处都是‘野风’,从大家伙的脚踝、衣领、袖口处随意出入,不一会,就能理解什么叫做‘透心凉’。

  但这丝毫也不影响沈斌和联防队员们的细致巡查,他们一根根枕木、一个个铁路电器设备……857米的大桥巡查完毕用了3个多小时。期间,5个人喝掉4大壶热水,吃掉8包方便面。

  “这座桥每天有6趟客运列车经过,货物列车更是多达32趟,压了一天的路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所以每天都要对大桥进行巡查,容不得一点马虎。”沈斌说。

  巡查一圈下来,大家的手脚和耳朵早已冻的发麻,在营房的火炉旁,烤了十来分钟身体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吃过简单的午饭,稍作调整,沈斌和联防队员开始了一天内的又一项重点工作—“挑水”。

  由于秃尾河大桥的看守点位置偏远,没有自来水,沈斌他们只能去山下两公里外的地方挑水,距离看似不远,但返回看守点的山路上,全是厚厚的沙子,走起路来十分吃力,一个来回都要花费近一个小时。

  水缸挑满,时间尚早。沈斌带着联防队员又赶往辖区内的村庄开展路外宣传。

  “昨天跑了一个村,有几户家里没人,今天还得上门,要确保把工作做到每个人,大过年的可不能出一点点事。”沈斌说。

  据记者了解,神木车站派出所管辖线路总长81.42公里,其中长达74公里的神大铁路,是开放性线路,没有任何防护设施。

  他们给那几户村民发放宣传册及现场讲解铁路安全常识,与村民们拉家常、谈心地讲解了进入危险区及石击列车的危险及危害……

  夜幕降临,沈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驻扎的营房,看到妻子林永丽时,给了妻子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最对不起家人,妻子为了支持我的工作,圆我的警察梦,她放弃了在上海的优越工作,来到偏远的神木陪伴着我,很感谢她的付出。”沈斌眼眶有些红。

  这时,妻子林永丽拿着手机走了过来,手机里传来女儿稚嫩的声音:“你们谁来帮我切蛋糕呀”?

  沈斌说:“爷爷奶奶在、姑姑姑父也在,他们就帮你切了呀……”由于工作原因,沈斌夫妻俩只能把年幼的女儿和患病父母交由远在海口的姐姐照料。

  当晚沈斌接完最后一趟途径的客车,附近的村庄又燃放起了烟花、炮仗。他望着远方的烟花也对新的一年充满着希望:“那当然是希望家人健康,工作顺利。”沈斌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