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超1000万元 故宫首款游戏书揭秘乾隆年间秘史

原标题:众筹超1000万元! 故宫首款游戏书揭秘乾隆年间秘史

故宫出版社近日在众筹平台推出了首款互动解谜游戏书《谜宫·如意琳琅图籍》。

这次目标金额10万元的众筹,仅用了10小时,就轻松筹到了100万元;24小时后,创下中国出版业众筹24小时的最高金额纪录;26天后,金额突破1000万元……

11月19日,故宫出版社首款互动解谜游戏书《谜宫·如意琳琅图籍》已众筹到1000万元,目前金额还在不断增长。众筹平台摩点网页面截图

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什么样的团队做出了这本书?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日前独家专访了该书核心项目组的几位成员。

《谜宫·如意琳琅图籍》设计方案。故宫出版社供图

“谜宫”的开始

——一张80岁“甄嬛”的贴落画

在《谜宫·如意琳琅图籍》核心团队中负责设计游戏环节的徐奥林,现在还记得大半年前确定这本书选题时的情景。

“我们在宫里走的时候注意到一幅贴落画,故宫出版社的王志伟老师就给我们介绍。”

这幅画就是乾隆三十六年绘制的那幅《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画中人物包括乾隆皇帝、崇庆皇太后、乾隆皇帝的后妃以及皇子、大臣等。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修复前的状态。故宫博物院院刊《崇庆皇太后画像的新发现——姚文瀚画<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中该画作截图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幅画被认为是乾隆的儿子嘉庆皇帝的。但经故宫学者考证发现,坐在中间的人其实是“清宫宇宙”中的主角之一——“甄嬛”。

“后来我们就想,是否可以基于绘制这幅画的故事去开展游戏情节。”徐奥林说,团队就这样慢慢地找到了周本这个人物作为切入点,最终确定了整个故事框架。

《谜宫·如意琳琅图籍》书样。故宫出版社供图

确实,游戏中的很多任务都和这幅画的创作密切相关。

该书作者之一、故宫出版社宫廷历史编辑室主任王志伟直言,创作团队在这方面进行了合理地想象。

“周本在游戏里也要创作这幅画,为了这幅画他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说,《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中画到了皇帝的形象、太后的形象、皇子、后妃的形象。作为画师,他就需要看到这些人的样子。但他怎么见到这些人?这就涉及当时的宫廷制度。”

再进一步细化,这些问题延伸出更多细节——你在哪能见到皇帝?后妃的宫殿你能不能随便去?

“为了画完这幅画,你就要了解当时的宫廷典故、规矩。其实就是现在人穿越到清代,以这样的方式去了解紫禁城的知识。”王志伟说。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修复后的状态。故宫博物院院刊《<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的修复 ——兼及修复与研究保护的一体性》截图

周本是谁?

——名不见经传才能亦真亦幻

“虽然书中具体的情境是我们编撰出来的,但其实是合理地推测或想象。它背后有真实的历史背景,书里的人物也是真实存在的。”

王志伟告诉记者,游戏里大的时代背景以乾隆三十六年为历史依据,而在游戏中“探险”的周本也确实是乾隆年间的宫廷画师。

乾隆三十六年,紫禁城的一件大事就是乾隆皇帝要为母亲崇庆皇太后庆贺八十大寿。过生日的老太太就是影视剧中“甄嬛”的原型。

作为一个孝顺的儿子,乾隆皇帝自然要大办这八十大寿。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绘制《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姚文瀚、伊兰泰、周本三人受命完成这项任务。

在现存已知的史料中,这几乎是仅有的关于周本这个人的记载。相比而言,姚文瀚、伊兰泰在历史上要著名得多。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中“臣姚文瀚恭写”题款。故宫博物院院刊《崇庆皇太后画像的新发现——姚文瀚画<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截图

姚文瀚是清代有名的宫廷画师,《石渠宝笈》著录其曾作《仿清明上河图》卷,他所作的《四序图》现藏于故宫博物院。伊兰泰则是当时的宫廷满族画师,由他起稿的《西洋楼透视图铜版画》也传世至今。

周本呢?用王志伟的话说,这个人“不能说名不见经传,他‘见经传’,但资料很少很少”。“我们甚至不知道周本这个人具体的生卒年份、生平,只知道他参与了乾隆三十六年皇帝给母亲祝寿那幅画的创作。”

这史料中的空白,恰恰给后人留下了合理想象的空间。

王志伟手中的书稿。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历史的细节

——令妃真住在延禧宫?乾隆几天洗一次澡?

史籍中几乎一片空白的周本,在这本游戏书中成了主角。

为了完成这幅《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他要在玩家的带领下完成各种任务。

在王志伟看来,这本游戏书中藏着无数的“历史梗”。

书中的各种细节都严格遵循乾隆三十六年的宫廷规制。整本书模仿清代老画师的笔法,用当时的白话写成。

《谜宫·如意琳琅图籍》书样。故宫出版社供图

书中的地图和今天的故宫多少有些不同。这是因为这份地图是按照乾隆三十六年的紫禁城绘制的,而不是今天的故宫。

设计团队还做了一个铜钱道具——乾隆通宝。王志伟也做了细致地考证,“生产乾隆通宝的有十八个局,我们用的是北京地区的宝泉局乾隆通宝”。

在乾隆年间,为避皇帝名讳,写“弘”“历”两字时需要缺一笔。这样的细节在书中也有所体现,像“弘毅阁”的“弘”就去掉了最后一笔。

《谜宫·如意琳琅图籍》书样。故宫出版社供图

此外,“乾隆三十六年时后妃都住在哪”“令妃是不是曾住在延禧宫”这些问题,王志伟都通过查询档案,在书中也做了解答。

王志伟也知道,这些来之不易的历史细节很可能被读者忽略,但“总需要有人爬梳故纸堆”。

他曾细致地查找过乾隆年间宫廷的炭档,看每个月用多少斤炭、什么时候用炭、用什么炭、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出、什么时候烧完了再用。

“最后这些数据汇总分析,得到的结果是个挺无厘头的细节——乾隆皇帝可能每十五天才洗一次澡。”

“我们不会跟大家公开去说这些‘历史梗’,但如果大家注意,能发现书里有各种历史细节。”他说。

《谜宫·如意琳琅图籍》书样。故宫出版社供图

一个年轻团队眼中的历史

——“我眼中的老照片都是彩色的”

值得一提的是,《谜宫·如意琳琅图籍》的核心设计团队全是年轻人。

徐奥林和陈振都是1988年出生的,分别负责设计和选题;李慧婷是 “90后”,参与了游戏路线的制定;团队里唯一来自故宫的王志伟今年34岁,负责历史细节的把关,他已经是这个核心项目组里最年长的了。

目前,整个团队正在完善《谜宫·如意琳琅图籍》的手机端部分。同时第二部“谜宫”系列解谜游戏书已在筹备中。

王志伟透露,故宫出版社的下一本游戏书将配合故宫博物院明年的“金榜题名”展览,内容涉及古代科举制度。

当记者问他,希望这些游戏书传达给读者什么时,他指了指办公室的墙上贴了一张紫禁城的老照片。“这是紫禁城的第一张照片,没有比它再早的了。你们看它是黑白的,但在我眼里,这就是彩色的。”

王志伟办公室的墙上贴了一张紫禁城的老照片。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1860年10月,咸丰皇帝逃出紫禁城,恭亲王奕 与英法联军交换了《天津条约》批准书,并订立《中英北京条约》、《中法北京条约》,作为补充。

“这张照片就是那时拍摄的。签了条约后,侵略者就变成了游客,拿着相机在紫禁城周边乱窜,那时的相机还像个大箱子一样。”王志伟在史料中看到,拍摄了这张照片后,这位外国“摄影师”跑到紫禁城的大门处从门缝向里看了看,“他在日记里写,‘里面就像垃圾场一样’”。

“清末疏于维护,紫禁城当时的这种状态是当时国家各方面的缩影,一个王朝行将就木的时候,它的皇宫是这样的。”

“听了这些细节,你再看,它有斑驳的红墙、黄色的琉璃瓦、有光影变化。这在我眼里就是彩色的。”

王志伟转过身对记者说,他希望拿到这本书的读者,或者叫玩家,能通过这样一种崭新的形式,感受到“厚重的历史也可以很鲜活”,让传统文化的传承以一种新的形式开枝蔓叶。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