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精准助力,我省新型职业农牧民茁壮成长

  从2013年开始,按照农业农村部的总体部署,我省在“十二五”期间的14个培育示范县的基础上,将新型职业农牧民培育工作范围扩大到包括玉树藏族自治州和果洛藏族自治州在内的六州两市39个县,实现了新型职业农牧民培育工程项目全省全覆盖。截至目前,累计培训新型职业农牧民7.6万人,认定新型职业农牧民11138人,为我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储备了人才队伍。

  


  省农业农村厅科技处供图

  打通科技服务“最后一公里”

  “老白,你不要太紧张,虽说羊羔腹泻面积比较大,但我们已经找到原因了,只要对症治疗很快就会好了。”

  “那我就放心了,只要找到病因,就不害怕了,要不连觉都睡不着了。”

  时间回溯到初春的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核桃庄乡里长村的金源养殖专业合作社,省级羊产业科技创新平台的专家们正和县乡的技术人员,对羔羊腹泻进行几次会诊后,首席专家侯生珍,将羔羊腹泻的诊断结果和治疗办法告诉合作社理事长白尕木。

  “还要注意圈舍卫生,定期消毒……记住,注意观察,只要发现任何不对,赶快联系我们……”侯生珍叮嘱。

  “放心,放心,我们值班着。一旦发现问题,就马上联系你们。”

  白尕木是土生土长的里长村人,从2011年开始,依托良种优势一步一个脚印地将合作社发展成“省级示范社”,自己也从一名普通农民转型到新型职业农民的行列,说起自己的成长和合作社的发展壮大,白尕木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养殖上最大的困难就是良种的选育和疾病的防控防治。这几年,除了政府的大力支持,省上和县上产业平台的专家们和农广校的老师们,为我们提供各种授配、疫病防治等配套技术,还有暖棚建设,让我们在养殖过程中少走了很多弯路;专家们还帮助指导我们实行良种良法,强化补饲,缩短养殖周期,效益明显得很,养殖业现在成了我们致富的重要门路。”

  “平台专家和农广校老师进村入社,直观地、手把手地指导,让讲授的科技知识,更容易被理解和接受。据我们了解,这也是最受职业农民欢迎的培育方式。”省农广校校长马国福说。

  蔬菜病害一直以来都是种植户最关心的技术,但病害发生后,往往缺少获取诊断和防治技术的渠道。为有效解决这一困扰,省蔬菜科技创新平台育种功能室主任邵登魁专门建立了微信技术服务群,他利用讲课培训、下乡技术服务等机会,将自己的微信服务群推介给了蔬菜种植户,并将省内外的相关专家邀请进群,随时在线上互动,解决种植大户在生产中的技术问题,尤其是病害诊断与防治问题。

  邵登魁告诉记者,微信群建起来之后,自己远程诊断、提供病害解决方案400多次,其他专家提供诊断和解决方案有300多次。另外,利用基层实地技术巡诊,开展培训和田间实训等方式解决蔬菜生产和病害防治技术问题也有100余次。

  新型职业农民孙永春是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黄家寨镇的萝卜种植大户,从2015年开始,他就为萝卜黄萎病造成的黑心问题头痛不已。随着连作年限增长,病害越来越严重,最后打算放弃从事了20多年的萝卜专业种植。

  听到这一消息后,邵登魁主动找到孙永春,多次给他讲解综合防治的思路与技术要点,最后为他开出了“快速换茬+早期防治+土壤湿热处理”的技术方案。今年春夏两季,孙永春按技术方案实施后,多年的萝卜黑心病得到了控制, “萝卜大王”感受到了科技的力量。

  现在的孙永春随时在与邵老师交流种植经验和心得,对蔬菜平台的专家很是信任。

  “近几年,我省坚持把教育培训作为新型职业农牧民培育的重点环节,突出培训的针对性、规范性和有效性,将教育培训工作重心下沉,教学班延伸到村,挂牌的村级教学点有520个;同时,还结合基层农技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补助项目的实施,把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纳入到农业新技术的组装配套过程中,取得了积极成效。”省农业农村厅科技处处长熊进宁介绍。

  开眼界,转理念,焕发新活力

  今年的收获时节,共和县塘格木镇金塘村种植户、新型职业农民余国英格外高兴。以前从未种植过甘蓝型油菜的他,今年试种之后,喜获丰收。

  余国英今年种了27亩青杂4号,用联合收割机收获后,每亩(0.067公顷)产量达到184公斤,每亩增收197.8元,27亩地净增收入5300多元。

  “我们银力青稞种植专业合作社,以前在金塘村种植白菜型油菜1000多亩,一般亩产在130公斤。今年通过省油菜科技创新平台和县级推广平台的培训、宣传,合作社种植特早熟双低甘蓝型杂交油菜,效益显著。油菜平台的专家们从供应种子、农资,到播种,后期的田间管理,一直到收获,全程进行指导,我们心里一点儿都不慌。”余国英说。

  “我们产业平台主要指导青杂4号适宜种植的区域、主要的机具选择与机械化播种和机械化收获。”省油菜产业科技创新平台专家、规模化制种功能室主任唐国永坦言,“在高海拔地区推广新技术和新品种,不太容易,因为固有的观念认为,适宜高海拔地区的作物品种不是太多。我们要帮助种植大户们打开思路,转变观念,这样才能不断提高种植水平。”

  同样的,化隆县扎巴镇双格达村成翔种植专业合作社,以前种植白菜型油菜,一般亩产100公斤,2017年通过省油菜平台和县级推广平台的培训、宣传,合作社负责人童永奎,转变观念,种植特早熟双低甘蓝型杂交油菜。在省油菜平台专家的指导下,种植杂交油菜增收29649元,今年,合作社扩大了杂交油菜种植面积。

  作为新型职业农民,童永奎对种植业有清晰的认识, “种植方面新技术和新品种,更新换代特别快,我们不能用老眼光去种庄稼,要对新的技术,包括新的田间管理方法,都要尝试,适合自己的要接收过来。这些年,平台的老师们在品种更新、技术创新、绿色植保等方面给了我们很大的指导和扶持,所以,对今后的发展,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

  从事农牧业生产经营的劳动者素质高低,直接影响着传统农业向现代农牧业转型的进程。培育新型职业农牧民,是破解乡村人才缺失难题的重要举措,而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必定要打造一支高质量的师资队伍。

  省农业农村厅党组成员孙应祥介绍, “我省搭建农牧业科技创新三级平台,主要是针对如何破解农牧科研、教学、推广‘脱节’问题。我们结合全国产业技术体系建设和全国农技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探索成立了农牧业科技创平台。在横向上形成了科研、教学和推广单位联合创新的机制,有近300名农业科研和推广人员,围绕全省农牧业特色产业开展各项工作,包括新型职业农牧民的培育工作;在纵向上与全省各县全面对接,形成由上到下技术推广的通道,使新品种、新技术能够得到迅速应用,而新型职业农牧民对农牧业新技术、新成果、新品种具有较强的吸纳、承接和转化应用能力。”

  催化职业农牧民“主演”三农舞台

  “目前新型职业农民在农业从业人员中占比不高,但这必将是现代农业发展的方向……”湟中县志宏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傅云洁,是名回乡创业的女大学生,她坦言自己作为“新型职业农民”感到很骄傲。

  2015年,湟中县启动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傅云洁积极报名参加。她是所有学员里最年轻的,也是学历最高的。

  “新型职业农民是农业科技成果的承接者和使用主体,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中坚力量,参加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新型职业农民’这个词的深意。”

  志宏种植合作社流转土地2000亩,在湟中田家寨专门种植饲草。傅云洁说,合作社刚开始种燕麦时只收燕麦籽粒,因为没有大型场地晾晒籽粒,效果并不是太理想。后来跟省饲草产业平台合作,专家建议合作社种植饲草,做草饲料,合作社逐渐有了起色。后又经专家建议,合作社使用了新的农机具,在牧草收获时,将燕麦草直接压扁,压扁的牧草晾晒时间缩短,而且品质更好。现在合作社燕麦饲草生产已实现与市场的有效对接,合作社开拓的市场已经覆盖到了河北、四川、甘肃、西藏等地。

  “成长为合格的新型职业农民,少不了自己的努力,更少不了政府和产业平台及农广校对我的扶持和大力支持。”傅云洁深有体会。

  “乡村振兴,人才为先。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不是培训结业就了事,更要扶上马、送一程。”熊进宁说。

  海东市“黄河彩篮”高原现代菜篮子产业园,是省蔬菜产业转化研发平台的服务直通企业, “黄河彩篮星创天地”是依托“黄河彩篮”产业园建立的新型农业创新创业平台。近几年,紧密结合“黄河彩篮”星创天地相关工作,蔬菜平台共派出7名技术专家作为创新创业导师,为创业大学生和返乡农民工提供咨询服务、培训服务、导师一对一辅导等全方位立体化服务和支持。

  蔬菜产业平台首席专家李莉表示, “目前蔬菜产业平台已与7名贫困大学生形成导师一对一辅导,在温室蔬菜生产经营过程中给予技术指导和帮助,这些大学生共承包温室大棚275栋,年收入达到275万元。我们相信今后这些新型职业农民不仅让自己获得更多的经济收入,并且可以带动市场实现农村产业的文明进步,从物质和精神上都对乡村振兴起到重要作用。”

  记者从省农业农村厅了解到,为提升新型职业农民的发展能力, “十三五”期间,我省加大了对新型职业农牧民扶持力度,逐步建立了较为完善的认定管理和政策扶持体系。从省级层面制定出台了《关于推进新型职业农牧民培育工作指导意见》和《青海省新型职业农牧民培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全省25个项目县制定出台了《新型职业农牧民认定管理办法》及《新型职业农牧民扶持政策》,对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做出全面部署,细化了工作要求,明确了认定标准,规范了认定程序,落实了扶持政策,推动培育工作深入开展。目前,已认定新型职业农牧民11138人。

  如今,得益于新型职业农牧民培训的持续开展,持续完善配套政策体系,畅通智力、技术、管理通道,一批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正在成为专业大户、家庭农场主、合作社领办人和农业企业骨干,为乡村振兴注入新鲜血液。

  正如在青海省百名“新型职业农牧民典型”表彰大会上,傅云洁所说,“如果以后还有人说咱们农民‘土’,那他们就是真的‘土’了。”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