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山区“花果山”的“美猴王”


  工作人员介绍朱平风栽植的果园                         

  2018年6月6日,77岁的朱平风因病去世。临终前,她叮嘱子女,简化程序、不举行仪式;正值农忙,不通知任何人,不占用墓地,骨灰运回瀛湖,埋葬在瀛湖。一如她的名字一样——“平淡如风”,未带走一片云彩,却给当地留下一座“花果山”。

  9月13日,杨凌记者团追随着朱平风的足迹,驱车四小时,穿过连绵的秦岭山脉来到安康市汉滨区瀛湖镇,听她的同事、当地干部、朋友、学生讲述她锲而不舍的“南果北移”故事。

  独具慧眼 南果北移 发现农民致富新机遇

  1965年,朱平风大学毕业被分到陕西省林业厅,报到后,即被安排到汉阴县参加社教运动。在这期间,她发现安康的气候适宜发展南方果树,尤其是瀛湖镇。然而当时,她的这一观点却被许多研究者否定。更为重要的是,在那里工作的16个月,她见到许多山区农民终年劳作,却依然生活困难,住着破房子,“人在床上、猪在床下、灶在床前”是常态。一年后,朱平风返回西安时,除了身上穿的,所有的家当全部送给了村上的几个“五保户”。从那之后,她就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带领群众致富。1975年,朱平风在一次研究考察中,发现陕南的越冬环境适合发展中亚热带的常绿果树,而安康有秦岭和凤凰山这两个东西走向的山脉,冬季的温度相当于广东北部、福建中部的中亚热带,具有明显的种植优势,应该在这里发展南方果品,让陕西省果业再迈上新台阶。朱平风因此定下了自己一生的目标——“南果北移”。

  她把温州蜜柑、广东沙田柚、美国尤里克柠檬、福建枇杷、浙江杨梅等几十种热带水果都引到了安康。朱平风最开始推广这些果树苗的时候,当地的农民根本不相信,她就不厌其烦地做农民的工作,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跑,挨家挨户地去动员。情急之下,朱平风提出,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栽树每挖一个坑,她用自己的积蓄就给补贴4元钱,并把树苗无偿送给农民。有一年,朱平风的果园里枇杷成熟了,朱平风以每斤3元的低价卖给了农民,许多农民拿到市场上卖到 10元。有人把这事告诉了朱平风,朱平风听后,坚定地说,我就是要让农民多赚钱。

  用一生造就了秦巴山区致富新道路

  从1975年以来,朱平风一直深深扎根在陕南果业的开发研究和新品种、新技术示范推广应用。退休后更是埋头苦干自费搞研究,先后为安康引进枇杷、杨梅、芒果、香蕉、柠檬等十多种亚热带水果,并最终试种成功,已经通过省上审定的有五个品种。经过她的推广,目前,瀛湖周边已经形成了大枇杷和杨梅种植产业带,并向汉中、渭南等地辐射,她用自己的一生,造就了秦巴山区致富新道路。

  据汉滨区林业局干部韩启成讲,过去,安康的枇杷都是野生的,果肉少、品质差、效益低。自从朱老师来后,引进南方新品种进行培育推广,从此,枇杷产量提高了,品质提升了,价钱也由原来的每斤三五元,卖到了每斤15元,一亩地效益在两三万元以上。原来安康没有杨梅种植,又是朱老师从南方引种培育推广,2013年最高价达每斤40元,亩产值达3.5万元,效益十分可观,现在已经发展到面积500亩。尤其在瀛湖库区表现良好,品质优异,果大味甜,赢得了广大消费者的好评。连浙江客商都认为“其品质已经超过浙江原产地”。目前,枇杷、杨梅已经成为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的重要产业。“2018年8月,瀛湖的枇杷通过了基地商标认证,这里往后每年还将举行枇杷节活动。”瀛滨合作社理事长罗枫说道。

  朱平风,近50年的科研精神影响着安康北亚热带试验站上的每一位科研人员,尤其是退休后15年下到生产第一线亲力亲为的敬业,是那里人们传承、学习的榜样。朱平风常说:“退休了只有一件事就是等死,我宁可干到死也不愿意等到死,只要有时间就去做,尽自己的能力去做。”

  记者手记

  三天时间,800里的路途,一望无尽的秦岭山脉,很难想象,在荒凉落后的小山区里,是怎样的一种执着,让这座寂静山区“沸腾”起来,让野山成为了“金山”,让荒土变成了“银池”,让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村民住进“洋房”,开上“洋车”,是朱平风锲而不舍的毅力,甘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是多少个日日夜夜奔波不息,是多少次敲门声,是多少次不歇息的讲解,多少心血的付出,在这秦巴山区之内,为瀛湖乃至周边地区,建立起来一条致富道路。“宁可干到死,也不愿等到死”“舍了小家,为了大家”她为瀛湖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文/图 孙建恒 记者 薛保华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