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寿光洪水仍未退尽!被淹村庄水深处能到腰部

  受台风“温比亚”影响,18、19日寿光多地连降暴雨,降雨量之大,历年罕见,造成弥河流域上游冶源水库、淌水崖水库、黑虎山水库接近或超过汛末蓄水位,入库流量远超出库流量。 为了安全起见,自19日起,相关政府部门开始组织弥河沿岸居民转移工作,数十村先后紧急撤离。 20日上午,随着泄洪流量的增加,弥河沿岸的村庄开始被河水倒灌。景明村、牟城村、口子村等沿岸村庄相继被淹。

  


  (注:本照片为寿光当地网友拍摄)

  21日下午,记者来到寿光市营里镇东北河村探访,发现村里还是被水淹着。

  


  村子里的水大概有60厘米深,没过了村民的膝盖,到了大腿部位,部分水深的地方,水深能到腰部。

  


  


  洪水退去村民自救,寿光口子村成"晒衣场"

  8月20日,发源于潍坊临朐的弥河行洪,下游寿光段发生多处决堤和洪水倒灌,导致沿线多个村庄进水受灾。寿光北部弥河沿线附近,多处道路封闭。21日,这里多个村庄依然浸泡在洪水中,当地村民正在积极开展自救,并在安置点得到安置。

  21日,记者赶到受灾较为严重的寿光市上口镇口子村。在羊田路堤坝西侧,虽然水位已经下降了一米多,但老口子村依然是一片泽国。

  在堤坝东侧的口子新村,有一千多户约四千居民。村内的积水正渐渐退去,街道上到处泥泞,几乎所有的人家都在忙着收拾家园,村子里一片忙乱。

  


  在口子新村,经过一整天的等待,一米多深的洪水已经逐渐退去,留下一个乱糟糟的村子。

  这是很多村民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大水,连村里原本完好的柏油路都被冲坏了。

  


  此前被安全转移的村民,陆续折返回村子,清理路上的淤泥,整理家里的物品,努力开展自救。

  村里的路,已经成了村民的“晒衣场”,晒满了村民从家里翻出的被洪水泡过的被褥。

  


  口子村经历的这场洪水到底有多大?口子新村的一位村民将记者引入家中,指着墙面上的水痕告诉记者,当他撤离的时候,水面已经有一米多了。

  


  54岁的村民李开科运气不太好,他家的房子被大水冲塌了。

  老人望着两层砖厚的屋墙欲哭无泪,眼下更迫切的是从塌掉的房子里捡拾还能用的物品。

  


  更多的村民结伴从洪水泡过的房子里搬出家用电器等贵重物品,虽然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但村民们哪舍得扔下不管呢!

  


  


  即便是被水浸泡的不成样子的被褥,村民们也舍不得扔,赶紧清理出来晾晒。

  


  


  一位村民习惯在家中放一些人民币,结果被水泡了,还好都保存得比较好,晾晒之后应该还能用。

  


  尽管自己家的灾情也不少,但78岁的李庆修老人闲不着,一直忙着疏通村路,以方便村民们抗灾救灾。

  


  在这场大水中,附近村落不少养殖户倒了大霉。

  记者在上口镇广陵村看到,一家养殖户的十数头猪横七竖八地躺在水沟旁,虽被及时救出,但都已有气无力。

  


  据介绍,当地政府在19日预判到弥河可能倒灌村落后,便连夜在各个村落的大广播中号召村民转移。

  大喇叭响了一夜,所有村民均在20日一早安全转移,有亲戚的投靠亲戚,没亲戚的安置到附近的学校里。在营里镇中学安置点,21日傍晚还有不少村民没有返家,选择在学校里过夜。

  


  今年一岁半的小金莹算得上是东北河村最小的灾民,她跟她的家人及其他村民被暂时集中安置在营里镇中学。

  


  这里的安置点有不少方便食品和矿泉水,村民的饮食似乎不需要担心,但是村民脸上仍缺少笑容,很犯愁之后该怎么办。

  家里遭灾了,村民不知道损失该怎么算,对未来也有些担忧。

  


  与忧虑的大人们相比,

  反而是安置点里的孩子们,

  依然嬉笑着,

  玩着手机度过了漫长的一天。

  


  供电、通信、道路,正在陆续恢复中

  21日下午3点,弥河寿光古城段水位已明显下降,险情已得到基本控制。寿光上口广一村收到大量爱心物资,村里已恢复供电。

  在青州市,市交通局成立了5个现场抢险组,对损毁道路展开抢通工作;青州市消防大队成立了60人的抗洪抢险应急救援突击队,抢救疏散被困人员72人;通信营运企业派出应急通信车以及抢修队伍等,挺进王坟镇、庙子镇等灾害严重区域,全力抢通恢复受损基站、光缆等通信设备。除个别站点外,大部分已恢复通信。

  镇辖区多个村的村班子带领着村民抢修道路,让上游5个村子的村民能早日出村。目前,王坟等重灾区供电、通信、道路正在快速恢复中。

  青州新丹河8月20日决堤,济青高速北线K178+561(昌乐站以西约2公里)老丹河中桥桥头铺锥坡(护坝)被冲毁、搭板掏空,影响车辆通行。经连夜抢修,已于当日13时30分正式恢复通行,各项交通管制措施也会陆续解除。

  落水辅警失踪超48小时,亲人岸边呼唤盼奇迹发生

  截至8月21日22时,寿光两名因顶着暴雨执行救援任务而落水失踪的英雄辅警仍未找到。此时搜救工作持续进行,据悉,来自滨州、德州等十个城市的75名救援队员已经分段下水搜救。

  家人不知如何面对

  “坤坤,坤坤啊,别藏了,快回家吃饭吧。”21日下午,在辅警孙超和魏泽坤被洪水冲走的寿光市孙家集街道岳寺里村弥河岸边,魏泽坤的家人们一声声悲惋地呼唤着。1999年出生的魏泽坤刚刚成年不久,生命的美好对于他来说才刚刚开始,家人们对于魏泽坤还有美好的盼望和期待。

  “现在都不敢听人提起他的名字。”因为在岸边呼唤了太长时间,魏泽坤的大爷伤心过度有些站立不稳。他说,他知道魏泽坤是在执行任务,这也是他的责任,但是发生这样的事以后,家人们还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期望奇迹能够发生。

  


  孩子们喊着要爸爸

  “儿子刚过了两周岁的生日,到现在我们一家四口连个全家福都没有!刚给他买的鞋子,他一直都没有舍得穿……”21日下午,在寿光市圣城街道杨家村孙超的家里,孙超的爱人郭立华从20日上午到现在滴水未进,紧紧抱着刚满两岁的儿子,强忍着悲痛。她说,“只要他平平安安地回来。”

  郭立华说,最近孙超一直在值班。18日早上下雨,怕路上不好走,他提前送我到上班的地方之后才去的所里。当天晚上孙超值班,第二天也就是19日,他是备勤。原本定好晚上回家一起去超市买菜做饭,但中午,郭立华接到孙超发来的消息,说有任务,回不了了。

  就在事发前两个小时,夫妻俩还互通了电话。“当时他说自己全身都湿透了,水很大,11点之后,就没有了音讯。”

  今年33岁的孙超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除了小儿子,大女儿今年才刚满十岁。家里父母已年近六十,母亲身体不好,父亲之前胆囊炎刚做了手术,85岁的老奶奶脑血栓,现在一家人都还没敢告诉她孙超失踪的消息。在杨家村村委大院门口,村委党员活动栏上有孙超的名字。他是村里的党员,每次村里的党员活动,他都会参加。

  “儿子两岁了,还没带着出去玩过,趁着女儿暑假,哪怕一家人到附近玩一天也行,但也没来得及。”

  郭立华喃喃地说,这么多年,都没给他拍过几张满意的照片。8月1日,儿子刚过了两周岁的生日,原本想着一家四口一起拍个全家福,到现在都没有拍,哪怕是手机拍的照片也行啊。

  这两天孩子们喊着找爸爸,郭立华只好把女儿送到娘家,和她瞒着爸爸的消息。“不敢闭上眼睛,只想快点有他的消息,只要他平平安安地回来。”

  “冒着生命危险救我”

  对于暴雨中受困被救援的金先生来说,他对两位英雄辅警充满了感激和敬佩。从金先生的口中,我们得知了暴雨当天的一些情况。金先生刚刚承包下了岳寺高村的果园不久,19日晚上他担心雨水倒灌进果园,于是来到果园查看。

  “其实村委下午就下通知了,但是我当时没在村里就不知道。”金先生说,他到了果园之后,由于雨势太大,就想着等雨小后再离去。然而,一直到了20日零点过后,金先生眼看着雨越下越大,他只能冒着大雨开车尝试离开。

  然而,就在他开车驶出不远,就因为暴雨再也无法动弹。于是,他打电话报警求助。在等待的过程中,他先后接到了派出所和消防队的电话。最终,救援人员找到了他,并将他救出险境。

  等金先生被救到派出所之后,他才听说有两名辅警在救援的过程中被洪水冲走了。“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谁也不希望有这种事发生。我很感激他们,感谢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他们都是英雄,希望他们能平安归来。”

  从未感觉自然灾害会离我们这么近

  愿积水散、人平安

  来源|齐鲁晚报记者张贵君、陈文进、赵磊、秦国玲、张焜、张泰来等


(责任编辑:邢震)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