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杀妻藏尸案明日开庭 家属:只求判凶手死刑

  “在等待了249天之后,杨敢连夫妇终于盼来了再次开庭的消息。”

  8月23日,备受关注的“上海杀妻藏尸案”主角——朱晓东涉嫌故意杀人案将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

  2016年10月18日,朱晓东在家中和妻子杨俪萍发生争吵,朱晓东用双手扼住杨俪萍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而死亡。之后,朱晓东将妻子的尸体藏在冰柜中。杨俪萍死后的三个多月内,朱晓东冒充杨俪萍,用她的手机来和杨家人联系,佯装杨俪萍还在世。这期间,他还用妻子的身份证和别的女子开房,四处旅游,把杨俪萍的信用卡透支了十多万元。

  


  △朱晓东和杨俪萍

  “不接受和解和道歉,只希望判死刑”

  8月5日晚,一位热心网友给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发来短信,告诉他即将开庭的消息。杨敢连上网确认后,发布了一条微博,“正义即将到来,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滋味……”

  2017年11月29日,上海二中院开庭审理了朱晓东案。庭审之后,杨敢连一直在等待一审判决的消息。“八九个月都没什么声音,说实话我一直很焦虑。”

  


  △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

  “我们不接受和解道歉和经济赔偿,只要公道。”对于即将到来的宣判,杨敢连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现在他只有三个诉求:一是希望法院判处作案人死刑,二是希望知道杨俪萍被害的真相,三是严惩同案犯。" 我们认为在我女儿被害的一百多天里,朱母应该是知情的从案犯。”

  “他(朱晓东)很多事没有交代清楚,我们只想知道真相。”对于案情,杨家人始终觉得并不像朱晓东供述的“激情杀人”那么简单。

  杨敢连说,朱晓东自首之后,一直称行凶是在2016 年10 月18 日,但根据杨俪萍微信和家人的对话,她的口吻从10月17日开始就已经不对了。另外,杨俪萍账上第一笔转出去的款项,也是在10 月17日。因此,他们怀疑杨俪萍真正的遇害时间是在10 月17 日。

  “他是有预谋的杀人。让我女儿辞职、买冰柜、买了几本连环杀人的书籍…… 很多细节都可以证明,我们也提供给侦察机关了。”杨敢连说,在第一次庭审上,律师用证据推翻了朱晓东的说法,朱晓东最后翻供承认杀人是在17号。

  回访28号楼404 朱父朱母一年间未露面

  


  △ 28 号楼404,案发的婚房门头紧闭

  朱晓东和杨俪萍的婚房,在上海虹口区的某小区。这里,也是朱晓东长大的地方。8 月9 日,现代快报记者来到这里。28 号楼404,已经成了小区里心照不宣的一个印记。" 大家都习惯了",谁也不会说,但只要有人提起,这个话题又会重新热络起来。

  这是个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公房小区,木质的楼梯道走起来吱呀作响。现代快报记者爬上28 号楼4 楼,楼梯正对着就是404。相比周围老旧的门头,404 的门要新潮的多。

  杨敢连介绍,原本,这里是朱晓东和母亲居住,杨俪萍嫁到朱家后,便重新装修作为婚房。房子面积不大,是个差不多30 平米的独户。

  


  △事发婚房的窗户窗帘紧紧拉着

  现代快报记者叩响门铃,但并未有人开门。绕到房后看,阳台的窗帘拉的十分密实。楼下邻居说,案发后,这房子就空了。

  邻里们说,朱晓东在大家眼里,是个挺老实懂事的孩子,不知为何会做出这种事。一位大爷用上海话说,“这小赤佬不是人啊!老残忍咯!”

  一位与朱母熟悉的阿姨介绍,朱晓东自小跟着母亲生活,他的父亲虽然跟妻子离婚了,但都住在一个小区,平时也经常来往。案发后朱母回到小区," 跟我们说到这事,一边说一边流泪。"

  不过,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大家都没再见过朱母。现代快报记者找到朱父所在的楼座,敲门后并未有人应答。邻居说,朱父在别处另外有房子,案发后一直没见过人。

  现代快报记者也拨打了朱母、朱父的电话,但朱母手机关机,朱父则一直未接听电话。

  破碎的家庭盼讨回公道支撑生活

  


  △杨母洪桂珍靠抽烟排解哀愁

  在上海市郊,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建成的住宅小区,杨俪萍从小在这里长大。小区里,说起杨家无人不知,皆为这个“漂亮懂事的囡囡”唏嘘不已。

  杨家的房子是一个50 平米的两室一厅,如今只剩下杨敢连老两口和一只狗,一只黑猫作伴。杨敢连和妻子洪桂珍的眼里血丝满布,凹陷的眼窝拖扯着深深的眼袋,看上去又苍老了几分。自从女儿出事之后,他们就很难入眠。杨敢连每天烟不离手,从前不沾烟的洪桂珍,如今也靠烟来排解心中的愤懑。“心中憋着一口气,憋得慌……”

  杨俪萍的房间,每天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摆设也和她在时一模一样。只是家里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张她的照片。家人担心两老看到独女的照片过度忧思,把照片都藏了起来。

  


  △看到杨母落泪,狗狗帮她舔泪

  “我们到现在也想不通,他(朱晓东)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女儿。”洪桂珍坐在女儿的闺床上收拾女儿从小到大的荣誉证书,忍不住抽泣起来。听到哭声,家里的那只狗从客厅一溜烟小跑,窜上床,默默地帮洪桂珍舔眼泪。“它看我伤心就会这样,狗都通人性,为什么人能那么残忍……”

  现在再去回想朱晓东这个人,杨敢连和洪桂珍仍是没有很具体的形容词,更多的是对这个人的不了解。" 他很少说话,我们就以为是他老实。哎,实际上这么坏,都是伪装的。"

  最近,洪桂珍时常会梦到杨俪萍。“她的性格开朗了,成长了很多。我问她,你为什么不回来。她说,妈妈,我不能回来,我回来朱晓东就死不了了……”

  来源:现代快报/ZAKER南京

  记者:于露 陈彦琳 徐洋


(责任编辑:邢震)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