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条超级高铁线,是技术突破还是跳进坑里?

  【文/ 科工力量专栏作者铁流】

  中国首条超级高铁线,政绩工程百姓买单

  日前,媒体报道美国超级高铁公司HyperloopTT将在贵州省铜仁市启动了中国首个超级高铁线路,初始运营总里程为10公里。项目融资将通过公私合作的形式进行,同时,铜仁市交通旅游开发投资集团计划投资50%的资金。

  消息一出,很快引来网友的讨论。更让人担心的是,贵州铜仁市这样一个经济不发达的地区,还承担了50%的投资。网友也纷纷质疑,政府的这种做法极有可能使人民的血汗钱被外国资本挥霍,并让当地老百姓背上沉重的负担。

  


  贵州与Hyperloop TT合作,是舍近求远?

  真空管道磁悬浮列车被认为是下一代轨道交通技术,不过,这项技术和目前的中国高铁并非取代关系,而是着眼于跨洲际交通需求,比如从上海到巴黎的道路。对于陆路交通,现有的高铁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而且性价比高,即便是航空运输,在3小时以内的路程上,已经很难与高铁竞争了。

  何况在技术上,Hyperloop TT非常不成熟,目前只做到了437米的最大移动距离,而且加速段只有300米,XP-1号原型车达到了最高速度310千米/小时。作为对比,中国的高铁技术非常成熟,安全性好。最大时速早在数年前就已经超过了600公里,只是因为商业经济因素的考量,把速度降至350公里。

  加上Hyperloop TT的真空管道与现有的高铁网络不兼容,这使其10公里的轨道只会成为孤零零的存在,无法融入中国现有的铁路系统。正如网友所担心的,由于运营里程短,且是第一个吃螃蟹,以及零配件供应和技术完全依赖外商,这就使外商可以漫天要价,造价会高的无以复加,未来的命运,必然会无比凄惨,会成为第三个贵州微硬盘(铁流认为第二个贵州微硬盘将会是华芯通)。

  也有人把这事儿和上海那条试验磁悬浮线比,但要知道,上海试验磁悬浮线好歹是引进成熟技术,而且还对国内发展磁悬浮有借鉴意义。而贵州这个事情,极有可能让地方政府当冤大头和小白鼠,HTT坐收渔利。

  即便从发展技术的角度讲,国内的技术不比美国差。

  早在2000年,西南交大教授王家素、王素玉带头,成功研制出世界首辆载人高温超导磁悬浮实验车“世纪号”。之后,全球第一个真空管道超高速磁悬浮列车环形实验线平台也在西南交大搭建,理论时速达1000公里。

  今年5月,西南交大首席科学家张卫华透露,世界上时速最快的真空高温超导磁悬浮比例模型车试验线正在成都搭建,预计今年底前将建成并投入试验测试。

  如此,为何要舍近求远呢?

  贵州铜仁市财政有限,投入巨资谁来买单?

  目前,中国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这里就用人口同样在400余万的浙江省金华市与贵州铜仁市作为对比。

  以下数据来自铜仁市政府工作报告:

  过去一年,是经济发展稳中有进、综合实力显著增强的一年。全市预计完成地区生产总值990亿元,同比增长11.9%;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0.8%;固定资产投资1070亿元,增长22.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1亿元,增长12.6%;城镇、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26870元、8386元,增长9%、9.9%;财政总收入120.15亿元,增长12.71%;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65.64亿元,同口径增长11.72%;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支出399.48亿元,增长17.21%;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分别为1421亿元、976亿元,增长11%、19.2%。主要经济指标总体好于去年同期,增速持续高于全国、高于全省、高于武陵山区。

  以下数据来自金华市政府工作报告:

  2017年是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年,也是本届政府的开局之年。在省委、省政府和中共金华市委的坚强领导下,市政府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认真落实省第十四次党代会、市第七次党代会和市委七届二次全会决策部署,认真执行市人大及其常委会作出的各项决议,和全市人民一道,迎难而上、砥砺前行。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870亿元,增长6.5%;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57.7亿元,增长8.3%;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50653元和23922元,增长8.8%和9.3%,都市区建设迈出坚实步伐。

  从地区生产总值来看,金华市是铜仁市3.9倍;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看,金华市是铜仁市的5.44倍;

  铜仁市的城镇、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26870元、8386元,金华市的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50653元和23922元。

  可以说,金华市的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都快赶上铜仁市的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了。

  另外,还有一个数据值得注意,那就是铜仁市的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65.64亿元,而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支出399.48亿元,财政预算支出是财政预算收入的6倍。

  只想说,在地方财政并不乐观的情况下,政府投资更应该慎之又慎,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根源在于当地政府官员的“政绩观”

  由于大家都懂的原因,在过去几十年,全国各地都有很多这种项目:领导拍脑袋决策,政府资源高额投入,然后各种包装鼓吹,再然后一批官员纷纷升迁,但最后产出寥寥无几。比如改革开放之初各种引进家电生产线,搞的每一个省都要引进一套似的,结局自然是大片关门倒闭。

  由于这几年国家大力投资半导体行业,也出现了很多类似的问题,很多芯片项目都具有盲目性和重复建设的情况,比如苏州某和IBM合作的项目,据业内人士披露,相关大佬不仅没有受项目失败的影响,反而升迁了......

  如果不改变政绩观,类似的事情可能会在全国各地不断上演。


(责任编辑:邢震)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