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虚假广告 国肽生物改名难洗白

  目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开展反不正当竞争执法重点行动的公告》,自5月到10月,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反不正当竞争执法重点行动。其中,直销领域的虚假宣传、保健品领域的虚假宣传被列入执法重点。

  5月底,原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发布了三起保健品虚假宣传的典型案例,均为四川雅安市通报,而这三起案例均与胶原蛋白肽这一产品有关。三起案例均指向了同一家企业——安徽国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肽生物”)。中国资本观察梳理资料发现,安徽国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人民国肽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民国肽”)的子公司,国肽品牌由郎平代言,董事长张恒名下有16家企业。

  面对人们对大健康的需求,保健品以预防和辅助治疗受到消费者的青睐。为了追求保健品的暴利,一些不法商人疯狂造假售假并狂吹包治百病的现象屡见不鲜。谁才是造假者?为还原事实真相,中国资本观察在问题最多的国肽生物总部北京深入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采访屡遭“太极推手”

  当记者通过电话和邮件分别采访负责国肽生物的张恒。从6月初开始,张一直以国肽要开会为由拒绝采访,并将记者的采访提纲直接发给负责保健品项目的李总。

  从记者最开始拿到张恒的电话,拨通后提供了一个李总的手机号,到再次打通这个李总的电话已经是一周后了,而后又给了另外一个电话号码,让再等两周再打,再一次拨通则是三周后了,得到的消息是最近忙着国肽开会,等之后再联系吧。

  在7月5日再次拨通李姓人士提供的电话后,得到的回复是“我们国肽近期不接受采访。”

  根据天眼查上的记录,安徽国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由人民国肽集团有限公司注资5千万元成立,占股51%,两者为子母公司的关系。人民国肽集团有限公司和安徽国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和执行董事均为张恒。

  据数据显示,人民国肽集团有限公司于2017年3月10日成立,注册资金10亿元,其中张恒出资9.5亿,持有95%的股份,是人民国肽集团最大的股东。除了上述两个公司之外,张恒名下还有14家公司。

  

涉嫌虚假广告 国肽生物改名难洗白


  国肽生物的大名鼎鼎,和其投放在公众场合的郎平形象代言人不无关系。郎平从去年起开始出任中国国家女排总教练,2016年8月21日,郎平以主教练的身份带领中国女排获得里约奥运会冠军。2016年10月,郎平成为中国“火星大使”。12月,郎平当选2016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最佳教练。12月15日,获得2016CCTV体坛风云人物年度最佳教练奖。2017年2月8日,被评为2016感动中国十大年度人物。

  “有一种奇迹叫郎平,有一种精神叫做女排精神。”由于郎平女士代表的女排精神和其自身的光环,郎平女士被聘任为国肽生物的形象代言人。但是,记者在联系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时,排球运动管理中心工作人员却闭门不谈代言之事。

  根据国肽生物的宣传, 2017月1月16日,中国排球第一人郎平正式签约国肽,首次代言胶原蛋白肽品牌,为国民健康证言,为中国精神代言。对此记者特地走访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咨询此事,东城区体育馆外询问了三位排球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三位工作人员都对郎平代言国肽一事闭口不谈。

  

涉嫌虚假广告 国肽生物改名难洗白


  

涉嫌虚假广告 国肽生物改名难洗白


  有一位不愿透露明显的工作人员表示,郎平主教练不可能再代言此类保健品。在微博上搜索郎平和国肽这俩关键词,也查不到郎平方面对国肽的任何宣传。

  虚假宣传惩罚威慑力不足

  近年来,保健品虚假宣传问题层出不穷,主要源于利益驱使,而网络也成为幕后推手。记者了解到,药监部门查获很多保健品,都堂而皇之地打出各种夸张广告,不仅扰乱了保健品市场的正常秩序,而且还影响消费者的生命安全。

  对于这类虚假宣传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健康产业协会秘书长成行先生,成先生表示:“在当前形势下保健品虚假宣传、欺诈销售类案件日益猖獗,原因之一无外乎违法犯罪分子的违法成本较低,惩罚力度较小。最高额度20万元的行政处罚无法起到震慑作用,只有以诈骗罪定罪处罚,才能有效打击此类违法案件。”

  在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发布了三起保健品虚假宣传中,当事企业销售国肽生物胶原蛋白222盒,金额13.99万元,玉石床垫27床,金额16.17万元,蜂胶软胶囊48盒,金额11.23万元,合计金额41.36万元。在后续调查中,在执法人员的监督下当事企业向所有受害老年人退赔了货款。

  四川省食药监局通报称,当事人的上述虚假宣传违法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鉴于当事人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经研究,决定责令当事人立即改正违法行为,并对当事企业予以12万元的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八条规定对其商品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或者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由监督检查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

  

涉嫌虚假广告 国肽生物改名难洗白


  通过比照国家相关法律中关于虚假宣传违法的处罚规定条款中,这样的处罚实在有点太轻,对于一家企业来说,九牛一毛而已。

  改头换面难掩无直销牌照之痛

  虚假广告内容是保健食品欺诈和虚假宣传的重要表现,因保健食品相关法律、法规尚不健全,违法经营者规避法律相对容易,监管部门对违法行为处罚难度大。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入手,对于基层监管部门处罚类似案件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支持,也有利于保健食品各部门、各环节的共管共治。

  由于国肽生物受到原国家食药监总局的虚假宣传通报,国肽生物通过增加人民国肽新品牌,在网络上频繁对人民国肽进行广告宣传。

  

涉嫌虚假广告 国肽生物改名难洗白


  按照大家朋友圈流行的一句话,保健品是一个注定会被虚假宣传的行业,可是在监管上,它又恰恰是最不足的。这句话放在国肽生物身上,极其贴切。国肽生物由于没有取得直销的合法地位,其所采取的销售模式也是饱受消费者责难。

  目前,国家在政策上给予了直销以“合法”的地位,但在实施时只给了极少数保健品企业以“合法直销”的许可,使得更多的保健品公司仍处在实际上不被批准或不合法的经营模式中。而国肽生物确实不在这一批准企业范围内。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保健食品的投放多头管理。目前,中国尚无保健食品广告审查标准,同时保健食品广告证明主要由工商部门管理,发布前不经食品卫生部门审查,广告发布后,抽验的权力在卫生部有关部门,但执法权在工商部门,处理投诉则归消费者协会,多头管理使得对保健食品的质量监管有相当难度。

  “保健食品会销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和流动性,一直是监管的难点和痛点,应充分发挥群众举报投诉作用,有利于监管部门适时动态监管,对同类违法行为,可以强化对群众的宣传引导,采取各种形式鼓励社会共治共管。”成行认为必须强化监管,才能使得保健食品行业正本清源。来源:陕西商界网





(责任编辑:张玲玲)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