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糯米价格也崩!大雨致糯米品质下降价格暴跌

  在台湾多种水果价格崩盘以后,糯米价格也崩了。连日暴雨导致收上来的糯米品质差,加上未来几天的台风影响收割,许多该收割的梗稻都来不及收割。此外,由于今年糯米产量增加,有农民提前抢收糯米,导致糯米整体品质下降,收购价因此暴跌,从原来的每公斤3.9元人民币的收购价跌到3.2人民币每公斤。台湾农民苦不堪言,希望当局出手相助。但台湾当局也无法收购如此多糯米。

  

43552cba0048f65e9ec35e31e9551fc5.jpg


  在台风来临之前希望抢收糯米的收割机

  天灾人祸

  据报道,彰化县福兴乡种植大片的长糯米已陆续进入黄熟期,但是月初一场暴雨导致糯稻含水率太高无法马上收割。有贪心稻农连日抢收导致其他农民抢不到割稻机,在台风来临前只能干着急,

  不过即使糯米收割了,也无法即使销售,因为烘干机不够用了。由于糯米含水太高,烘干机需要更长时间烘干,福兴乡农会总干事林坤宏表示,农会烘干机最大容量是300公吨,但因太老旧,一次只能烘250吨。而且前日的大雨影响了烘干速度,平时稻米糯米含水比25%,烘干到10%约需15小时,但近日含水率高达32%,至少得36小时,按照台湾政策,还得以公粮梗稻优先,糯米农民必须得排队。据报道,现在彰化县农会集货场堆满湿糯米亟待烘干、民间米厂外运米车大排长龙,米厂员工这两天都得加班到深夜11、12点。

  

6519dd3a1b57c53c5464b3c43cb0661a.jpg


  24小时不停运转的烘干机 图源:联合新闻网

  但是留给台湾农民排队的时间不多了,因为台风就要来了,台湾稻农林梁昭足无奈说,糯米虽然成熟,但上周下大雨不能收割,大家全挤在这礼拜收割,要是等不到割稻机,明天台风一来恐怕就只能让天公伯收去!吴姓稻农则说,种植面积一甲多的长糯稻,排到晚间8点割稻机才来,送到米厂缴交大概要排到9点以后。

  

d1fc5e682a4a32aecb1f5ca071577344-2.jpg


  烘干不了的糯米只能用来冷藏,以免发芽报废,但也是一笔不菲的费用 图源:中时电子报

  多收了三五斗

  台湾当局每年都会收购一些粮食,一方面是保证食品安全,一方面是补贴农民,这些收购的粮食被称为公粮,糯米价格虽然在公粮收购范围内,但是农民因为收购价格低,所以往往自产自销。今年天灾加上人祸,糯米收购价格竟然低于公粮采购价,加上农民多是自产自销,更是让糯米业者苦不堪言。

  台湾彰化县埔盐乡是糯米重要产区,埔盐乡农会供销部主任黄淑满表示,因为糯稻往年的价格都比梗稻来得高,因此糯稻农没有习惯交公粮,大多是自己找粮商或自销,但是今年产量太大,粮商喊价也低于公粮价格,导致农民不满。但是因为埔盐乡农会没有自销糯米,也没有烘干机能代为烘干,所以只能协助找购买厂商,并提供烘干桶和场地,协助农民将辛苦收获的糯米销售出去。

  不过供销部主任同时表示,对于价格,供销部也爱莫能助。埔盐乡廊子村村长施来平说,今年产量变多,粮商来不及烘干,所以湿糯米价格也开得低,“是这几年来最低的”。圆糯、长糯价格,从每百台斤(折合60公斤 观察者网注)880新台币(折合人民币189元)到940(折合人民204元)新台币都有,比往年低了不少。据悉,往年的糯米收购价在每百台斤1080新台币左右。

  有农民抱怨埔盐乡农会没有帮忙争取比较好的价格,埔盐乡农会供销部主任黄淑满表示,埔盐农会并无自销糯米,加上大部分的糯稻农都未加入公粮收购,因此农会只能替农民找行销管道,过去的自销价格都比梗稻高,今年产量太多,供销商开价低,农会也无计可施。“农粮署”中区分署副分署长林美华表示,糯米的公粮收购价格和梗稻差不多,每百台斤都仍有950元,但是因为收的量有限,“农粮署”有找粮商配合收购余粮,尽可能还是希望以每百台斤930元收购,但是仍会因品质差异而有价差。

  福兴农会总干事林坤宏说,还有一个原因是因当局把糯米列入公量收购后,也同时开放外国糯米进口,导致量商可进外国糯米,岛内糯米价格经常失衡。

  

88fb720f8b20edfed6221c5b406588a4.jpg


  抢收稻米的收割机 图源:中时电子报

  帮不了忙的台湾当局

  虽然农民和农会希望找当局来帮帮忙,不过台湾当局眼下也收购不了那么多糯米。面对滞销的糯米,台湾当局不得设立最低收购价,要求农会以930台币的价格收购糯米来补贴农民。但由于当局补贴给农会的钱不够,农会需要自掏腰包来收购糯米。

  嘉义县太保农会前总干事、现任太保市长王荣利表示,今年上半年稻作丰收,稻谷价格下滑20年来最惨,农民为了不亏本,现在采购全部缴交公粮。他说,农会运作本来是自负盈亏,过去不曾叫农会用公家的钱向农民收购,今年却做了,明明谷价仅800多新台币,却要农会930新台币去买余粮,农会只好贴钱去收购农民的粮食。

  王荣利说,这些米粮全都交给农会保管,若没有销出去,经过三年就会变成饲料米。但现在米粮平均价格每公斤卖25新台币,饲料米仅剩10新台币,价差一倍以上,当局还要付农会保管、冷藏费用,变成饲料米也是食物浪费,这些钱都是全民买单。

  中部粮界人士表示,当局虽用一定额度补贴农会方式撑住粮价,整体米粮处理总成本仍增加。今年稻米盛产一到两成,但南部未熟成就收割,北部则因气温高、糯米,加上补贴农会收购的费用,整体恐超过每年台湾当局额定用于公粮收购的100亿新台币。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