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了几十年的《西游记》,今年却看哭了

  又到一年暑假时,打开电视,又传来《西游记》那再熟悉不过的曲调:刚擒住了几个妖,又降住了几个魔。

  魑魅魍魉怎么就这么多!嘿嘿!吃俺老孙一棒!杀你个魂也丢来魄也落……

  那古灵精怪的泼猴,那一本正经的唐僧,那兢兢业业的沙和尚,那笑料百出的猪八戒,仿佛一下子就从脑子里蹦了出来。师徒四人的银屏形象,原来早已深深印刻在了我们脑海里。

  说起《西游记》,我们都不陌生,上至百岁老翁,下至三岁小儿,都能聊上几句。

  但说起《西游记》拍摄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可能就没几个人知道了。

  那么《西游记》拍摄背后又到底经历了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呢?

  01

  马德华 敬业是事业的基石

  故事先从让我们又爱又恨的猪八戒说起。

  饰演猪八戒的马德华老师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拍《西游记》时,他每天最发愁的就是上妆。

  那假耳朵,假猪脸都是用胶刷在脸上的,每天晚上卸妆,从脸上撕假脸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皮跟骨头在分离。

  而这一撕就是六年,每天都要体验一次骨肉分离的感觉。

  脸上、耳后长年累月地刷胶,常常痛痒难忍,特别是夏天,有蚊叮虫咬,加上皮肤出汗,一上胶,那是火辣辣地疼。

  卸妆时有时用劲太大,直接把皮一起撕了,那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甚至有一次,因为脸上的胶水没卸干净,差点要了马德华的命。

  大半夜熟睡中的马德华被一块枕巾粘住了整张脸,把睡梦中的马德华憋得满头大汗,面色青紫,一口气上不来就差点憋死了,让人想想都后怕。

  更要命的是,剧中猪八戒每天戴着假脸,从早上上了妆开始,为了不影响妆容异位,就几乎不能正常进食。

  只能双手托着脸吃点不用费力咀嚼的流食,直到晚上卸了妆,才能好好吃顿饭。

  


  况且不管寒来暑往,猪八戒都得套上那笨重的硅胶肚子。

  在泰国四十多度的拍摄地,一天拍摄下来,硅胶肚里都能挤出水来。

  


  


  六年下来,马德华不仅没胖,反而瘦了不少,一度令他妻子心痛不已。

  1984年,正在扬州拍戏的马德华,收到一封家信后,面色马上凝重起来,原来信上父亲说妻子出了车祸,而且有可能会瘫痪。

  马德华双手捂头陷入了痛苦的两难抉择,一边是自己热爱的事业,而且现在正是拍摄的关键时期;一边是自己深爱的妻子。

  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是聚少离多,本来就没尽到丈夫义务的自己,现在若不能赶回去照顾患难的妻子,那还是男人吗?

  就在第二天,马德华又收到了他妻子的来信,妻子在信上骗他说:她无大碍,让他安心拍戏。

  马德华看完信,禁不住泪流满面。以后每天结束一天的辛苦拍摄后,就给妻子写信,以表达对妻子的愧疚与惦念。

  马德华老师在剧组六年,从未因私事而耽误过任何拍摄任务,用他那超强的责任感,为后辈的我们很好地阐释了什么是敬业精神。

  一个人的天赋秉性可能千差万别,有人天生聪明,有人天生愚笨。一个人最后的成就大小与他的天赋关系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俗话说:态度决定高度。

  敬业就是事业的基石,唯有牢固的基石才能烘托起人生的万丈高楼!

  02

  六小龄童 搞艺术,就需要点匠人精神

  小时候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戏,总被他那双嫉恶如仇,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所吸引。

  


  但我们不知道,六小龄童演《西游记》时,有600度的近视,200度的散光,拍戏全凭感觉和经验。

  六小龄童为了把眼神演活了,曾专门跑去看别人打乒乓球,站着不动,眼珠子跟着乒乓球的方向来回快速旋转。

  长年累月坚持下来,把一对眼珠子练得像猴精一样活灵活现。

  人们常说,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

  唯长年累月的锻炼与积累,敢对自己下狠手,才能把艺术很好地阐释出来。

  在大战红孩儿那集里,红孩儿口吐三味真火,火烧孙悟空,为了使视觉效果更逼真,用的可是真火。

  


  那火往六小龄童身上一喷,立马烧掉了半边脸上的猴毛,脸上、身上顿时火辣辣地痛。

  六小龄童“啊……”惨叫一声,痛得在地上翻滚,仍接着演,整场打戏下来,杨洁导演一直在后台叫好。

  


  而此时的六小龄童已因吸入过多的二氧化碳而接近晕厥,最后拼尽最后一口气滚出了火场,就昏死了过去。

  窒息了将近一分钟,在剧组候场医生的协助下,才慢慢恢复意识。

  


  就连围观的群众都吓得半死,说这哪是拍戏呀?简直就是在玩命。

  的确,这种玩命的戏几乎天天都在上演,当年因为没有很好的技术装备,一开始连专门的钢丝都没有,找了军用航空跳伞的钢丝。

  


  因为对钢丝的承重量心里没底,钢丝绳老断,师徒四人都被抛摔过,特别是六小龄童,最严重的一次“啪”的一声落地,直接昏死了过去。

  


  那时的师徒四人,在结束一天的拍摄后,都会相互击掌,庆幸彼此都还活着,没被摔死。

  正是有了老一辈艺术家们这种精益求精的态度,才最终造就了《西游记》辉煌的收视神话。

  一个人用一生把一件事做到极致!成功就不再是偶然而是必然。

  这种心无旁骛的执着和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才是最终把一个人、一部作品推向巅峰的力量源泉。

  03

  坚持走自己的路,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当年主要演员一个月才七八十块钱薪水,七十块一集的拍摄费,所有人都是用生命在拼搏,用心血在创造。

  可即使这样的精打细算,剧组的300万预算,还是在拍摄到15集时就断供了。

  导演杨洁心急如焚,就如同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孩子,因为没钱吃饭就要夭折,一样地悲痛。

  可痛归痛,痛过了以后,还得靠自救。杨洁导演多次打报告请求台里的经费支援。

  台里领导一句:“台里自己都经费紧张,拿不出钱。”

  杨洁强压住心中的火气,头一昂,手一摆:“台里没钱,我们自己筹,总之,无论如何,我要把这部戏拍完。”

  杨导回去后就带着自己的团队出门拉赞助,经历过无数白眼冷遇,挖苦嘲讽,历经磨难最后才筹得300万接着拍。

  原本30集的本子,最后却因为经费不够,硬生生砍掉了5集,这一刀,就像砍掉了杨导身上的一块肉。

  杨导当时就对天起誓:“只要我有钱了,我一定要把这5集补拍回来。”

  这一等就是十年,十年后杨洁导演终于补拍了续集,这年她已经69岁了,她说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艺术梦,死也可以瞑目了。

  伟大的作品,从来都不是靠力量而是靠坚持才完成的。这坚持里凝结着数不清的委屈与泪水。

  在《西游记》拍摄进入尾声时,在主题曲的选择上,台里领导与杨洁又产生了分歧。

  杨洁导演坚持用《云宫迅音》这首用电子管乐合成的曲子。曲子主要表现孙悟空脚踩筋斗云,腾空而起,腾云驾雾的那种节奏美感。

  而台里领导却直言要杨洁必须把曲子换成古典民乐,杨洁袖子一撸,不干了“你们找我来拍,那艺术上就得由我作主,我觉得这曲子适合就必须用,不然就请另请高明吧!”

  最后还是拗不过杨洁的坚持,才有了后来,我们有幸听到的那些经典的西游主题曲。

  忠于艺术,不忘初心,不惜与领导叫板,也要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这就是杨洁。

  杨洁导演曾说过:“《西游记》能够红火三十年!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我们没有为钱、没有为名、没有为利,纯粹是为了心中的艺术梦。”

  04

  几十年后的今天,有人说,电影早已不需要什么匠人精神,有流量就好。

  找几个当红明星捧出来,一样大红大紫,一样拥有超高票房,拍电影不就是挣钱嘛,谈情怀简直是扯。

  也有真正的电影人说:在这个商业化狂欢的时代,亦或者说在IP泛滥的今天,每个人都很浮躁。

  大家都在追求表面漂亮的数据与KPI,那些深刻的内涵与背后的故事早已无人问津。

  所以,认为电影其实太需要真正的匠人精神了,这种精神不是说非得让你用一辈子去演绎拍摄一部电影,只是说在快节奏的生活里,当面对自己的作品时,能够像打磨器物一样,去细细地考量、研究,沉潜心性去雕琢。

  在快餐文化盛行的今天,已经很少有人愿意付出毕生的时间与精力去细细打磨一件作品,很多票房数据一片繁荣的电影,很快就消失在观众的视野里,而只有那些真正付出过心力,用心打磨过的作品,才会几十年如一日地长演不衰。

  就如这部前后历时十七年,才拍摄完成的《西游记》,至今已霸屏三十年,成为了当之无愧,旁人无法跨越的经典。

  这么多年来,一直被模仿,却从未被超越!这就是经典的力量!

  由衷地向上一辈老艺术家们致敬:

  正是有了老一辈艺术家们对艺术的真诚热爱,对技艺的精益求精,对信仰的虔诚,对理想的坚持,最终把《西游记》这座艺术的瑰宝推向艺术的巅峰。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人生的路,远比取经之路复杂,人生的磨难,也远不止九九八十一难!

  敬业!执着!坚持!人生的运势,真正的人生真经!也许并不在经书里,而就藏在你的人生之路上!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