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康这个村医致富不忘帮相邻!自己住着漏雨的平房,却捐600万医养院给国家


  “大爷,这饭菜甜咸咋样,可不可口?”“好着嘞,做得烂又营养。”6月27日,太康县高贤乡医养院午饭时间,一名中年男子俯身询问就餐的老人。

  冬瓜炖肉、茄丝炒番茄、小米粥、玉米面馒头,吃着“两菜一汤”,老人们乐呵呵的,连声说:“咱们是享了国厂的福呀!”老人们口中的陈国厂,是高贤乡汪庄村的一名乡村医生,也就是这名俯身询问的男子。

  两个月前,陈国厂把自己筹资600万元建设的医养院捐给了乡政府。而他和家人还住着漏雨的破旧平房,这让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

  “把医养院捐给政府,能更好地发挥医养院的作用,帮助特困群众脱贫。”陈国厂说。

  这是一个热心肠的豫东汉子,有着一颗热衷公益的滚烫的心。捐献医养院,也终于完成了自己多年的夙愿:扩大救助困难群体的范围,尽其所能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真正让特困人员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靠,老有所乐。

  陈国厂出生于农家,从事乡村医生工作24年来,救死扶伤、扶贫济困,在汪庄及周边很有名气。

  最让人感动的,是他对困难群体的关心。

  孤寡老人到诊所看病拿药,他从来不收一分钱。2004年,他腾出了自家老宅的4间房子成立了“困难群体服务站”,义务照顾本村的12名孤寡老人,为老人们送衣、送药、送温暖。14年来,经他照顾的孤寡老人有40多人,资助费用达30万余元。

  照顾孤寡老人之余,陈国厂坚持做公益。

  “非典”时期,听说白萝卜有抗击“非典”的作用,陈国厂把自己种的18亩25万斤白萝卜,按当时价格约30万元,全部无偿捐给了国家。

  和村小学校长闲聊,听说几间教室年久失修墙壁出现裂缝,学校缺资金修缮,“这个忙我一定要帮!”没过几天,陈国厂把家里的粮食卖了,又取出2万元存款,找了一帮工匠师傅,不到半个月,新教室就盖好了。

  村北小河上的一座老桥桥体断裂,眼看夏收就要到了,大型农机不能通过,村民们唉声叹气。陈国厂拿出2万元,雇人对桥进行了重新修建,村民们感激地将桥命名为“国厂便民桥”。那年村里集资修路,他又带头捐了3万多元。

  作为一名村医,陈国厂依靠他的诊所,还有十多亩地收入养家糊口,可他却把这些收入大部分投入公益事业,这让本不富裕的家庭生活变得更加拮据。

  为了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为了拿出更多资金做公益,2013年陈国厂开办了一座养猪场,经过艰苦打拼,猪场生意红火。他积极响应国家产业扶贫政策,实施养猪产业扶贫对接贫困户552户。

  


  乡亲们脱贫了,陈国厂也富起来了,他攒下了600万元。有了这600万元,陈国厂首先想到的不是修缮一下自家陈旧多年的老屋,改善一下家庭生活条件,而是一股脑把赚来的钱又投到了公益上。这次他做的事更大,他要建一所大型的医养院。

  这也是他多年来的想法:把困难群众的生活环境改善一下,扩大一些救助的范围。

  从去年10月开始建设,到今年4月投入使用,仅半年时间,一座高大气派的医养院屹立在汪庄村头,实现养老、康复、防治一体。院内有绿地,四层大楼内装有电梯,门诊大厅、超声科、检验科、心电图室一应俱全,还有公共活动室、健身房、阅览室、棋牌室、公共洗浴室。房间是标准二人间,内设呼叫系统、视频对话系统、入住老人定位系统,空调、电视、热水器、衣柜等生活用品应有尽有。老人们在这里享受着无微不至的照顾。

  看着一切都步入正轨,4月20日,陈国厂与高贤乡政府签订了无偿捐献交接协议。

  高贤乡党委书记郑宏说:“医养院捐给国家后,可使高贤、龙曲、芝麻洼、转楼、王集等五个乡镇的200名失能、半失能和无劳动能力的孤寡老人入住,实现兜底脱贫。”

  一有时间,陈国厂就要到医养院转转看看。“他的心全在医养院那边,家里的事指望不上他。”妻子韩翠红说。

  6月18日下了一夜的雨,陈国厂家几间渗水的平房开始滴滴答答漏雨,床上的被褥漏湿了一大片。院子的土坯围墙也塌了,妻子找来鱼鳞袋子装上泥土,硬是自几一个人垛起来一堵墙。

  


  说来让人难以置信,陈国厂对公益很大方,对自己、对家人却很抠门。他身上的一件衬衣穿了多年舍不得丢,用的手机是140元买的。“前天下雨他感到袜子湿了,原来鞋底磨薄了裂了纹。就这晴天他还穿,他脚上的鞋,鞋底不坏不换新的。”妻子说。

  儿子大学毕业后在郑州谈了个女朋友,想让老爸给买套房子,他说:“要房没有。不要依靠家里,要自己去奋斗。”结果儿子的女朋友也吹了。家中几间平房因房顶漏雨,墙壁上出现多处发霉痕迹,他在房顶盖了一层塑料布。家里最值钱的电器是冰箱,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已看了几十年。避暑用的是电扇,孩子们想让装个空调,他说:“以前没有电扇咋过的,现在有电扇就可以了。”

  “要培养子女艰苦奋斗、不等不靠自力更生的精神。”这是陈国厂的初衷。

  慕名而来的人无不感到他的家中有些寒酸,而陈国厂很知足,“帮助别人,快乐自己”已把心中装得满满。

  “他就是这样一个怪人。”几十年相濡与沫的妻子最了解丈夫,“人都有一个事业心,公益是他喜欢做的事业,我应该支持他。只要他能吃这个苦,我也能吃这个苦,帮他完成心愿。”

  生于斯长于斯,陈国厂对家乡和父老怀有深厚的感情。“我是咱乡里人,只要为乡亲们好,做多少事都是应该的......”( 记者 赵春喜 )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