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道重重“拦路虎” 盲人感叹何时盲道能畅通

  

盲道重重“拦路虎” 盲人感叹何时盲道能畅通


  由于车辆占用了人行道,陈升安只能在汽车之间艰难行走。 记者 翟小雪 摄

  “我小腿上全是伤疤,新伤摞旧伤,都是被路上的铁柱子、占道汽车、自行车磕碰造成的……”今年62岁的陈升安师傅一年前因高度近视导致失明,每天出行成了他最头疼的事。他告诉记者,被磕碰几次后,他已经很少走盲道了。昨日,记者跟随陈升安师傅体验了一把盲道上的“艰辛”。

  读者反映

  盲道上重重“拦路虎”

  作为一个从健康人逐渐到视力残疾的盲人,陈升安师傅对盲道有很多切身体会。陈师傅家住西门外八家巷小区,因为患糖尿病,每天需要走路锻炼。围绕小区周边这一圈2000米左右的道路,成了陈师傅每天锻炼必经路。盲道是盲人出行的倚靠,可是就在这2000米的道路上,私家车、自行车、摆摊的都成为盲道上的重重“路障”。

  “最艰难就是刚失明的那段时间,完全凭感觉,心里充满了恐惧。”为了安全起见,陈师傅养了一条小狗,每次出门小狗在前面带路,加上自己手中的棍子探路,一路磕磕绊绊。“盲道上汽车、自行车、摊贩占道情况每天都不一样,没有规律和定数,我只能跟着小狗凭感觉一步一步试探着走。那时候摔跤和磕碰几乎每天都会发生。”陈师傅说,因为盲道并不好走,有时自己会冒险下到非机动车道上沿着道沿走。

  陈师傅说,虽然路难行,但沿途还是经常会遇到好心人,一些单位的保安和商铺店主看到路上不安全的地方,都会大声提醒他,有的还会上前帮一把,将他带离危险区域。

  记者体验

  20多分钟路程用了一个多小时

  盲道被侵占,会给盲人出行带来怎样的困难?昨日,记者跟随陈升安师傅体验盲道及沿途上的“艰辛”。

  12时50分,记者一行跟随陈师傅从八家巷小区西门出发。在小狗带路下,陈师傅用棍子敲打着凭声音判断路况,起初还算顺利,一路向北走了700米到达西关正街文化大厦门前时,“拦路虎”出现了。

  13时05分,因为陈师傅的小狗并不是专业导盲犬,并不能正确判断障碍物,在刚上到人行道台阶上,陈师傅就被脚下一个水泥墩绊了一下。“这个水泥墩还好,没有棱角,碰一下腿不会破。”陈师傅边走边说。

  很快第二个障碍物出现了。大厦前宽敞的人行道,此时已经横着竖着停了十余辆汽车。“这里的盲道几乎每天都被这些汽车占道。我都是靠棍子探路凭感觉走。”陈师傅拿着棍子敲打着,跟随小狗牵引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在车缝中行走。

  然而问题再次出现,一辆白色和银色小轿车南北走向横在了路口处,将原本就不宽的人行道彻底堵住了。见状路上行人纷纷绕行,在小狗牵引下无法识别路况的陈师傅被拽得撞在了车身上。“我看不见周边道路情况,只能想办法硬过。”陈师傅一边说,一边用双腿试探看能否从两车之间找到夹缝。几经试探无果的陈师傅无奈之下干脆坐在银色车头上,抬腿一翻而过。

  13时15分,记者跟随陈师傅走到了西关正街一家医药超市门前。此时,盲道被搭起的宣传棚占用。陈师傅在小狗牵引下,避开了障碍物绕行。

  陈师傅说,自己是因生病而导致失明,对家附近的路况还是有些记忆的,但对天生目盲者来说,出门最怕遇到障碍物,因为眼睛看不到,一旦遇到障碍物,就会着急,严重时还会发生搞不清楚方向走失的情况。

  13时23分,记者跟随陈师傅一路继续向东,在环城西路东光大厦门前,记者看到一些汽车和自行车将盲道“围堵”仅剩下很小空隙。“除了文化大厦门前,这里也是我最害怕走的一段路。”原来,在东光大厦东侧一段盲道周边设置了4节黄黑相间的铁柱子。陈师傅说,自己在这里被绊倒过很多次,非常危险,且铁柱子上还有锋利的边角,极易将小腿撞烂。

  13时35分,陈师傅沿环城西路东光大厦向南走了200米,问题再次出现——盲道中断了50米。“还记得我刚看不见那会,每逢走到这段就犯愁,最后没办法,只能用棍子敲着路边的台阶跟着感觉走。”陈师傅无奈地说。一路磕磕绊绊,14时05分,陈师傅回到了家。

  2000米的路程,普通人20多分钟就能走完,但陈升安跌跌撞撞、磕磕碰碰,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家。

  呼吁

  “何时盲道能畅通”

  采访中很多市民都表示,遇到人行道上道路被汽车占道,正常人通行都要绕来绕去,盲人稍不留意,就会摔倒、磕碰,非常危险。

  市民曹先生表示,城市是正常人与残疾人共有的家园,应该充分考虑到残疾人的生活,让盲道不盲。同时建议相关部门强化对违规占道等问题的清理,保证盲道畅通。


(责任编辑:邢震)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