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41年,78岁患癌老教师的"最后一课"让学生泪目

  近日,一段“新密曲梁78岁老师的最后一堂语文课”的视频广为传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努力地用自己洪亮的声音,上好自己的最后一堂课。这位老人叫李振山,从教41年,去年被确诊身患癌症。为了给老人庆祝78岁生日,学生们从全国各地赶回学校,听老人再上最后一节语文课。

  这是一堂特别的课,流露出了一位老教师对学生、对课堂的情结。看到这一幕,你有没有觉得特别感动和温暖?一起来看看下面的故事

  患癌老教师上“最后一课”

  这么多年最想见的还是学生

  兢兢业业,深耕教学四十载

  李振山老师今年已经78岁了,在人生的41年岁月里,他都是与新密尚庄小学的讲台为伴,教授的学生有5100人。他的学生如今遍布各行各业,可谓“桃李芬芳”。

  “父亲属于那种威而不怒的人。”李振山的儿子李瑞锋说,在上学时,父亲的学生都“怕”父亲,“我父亲既不打学生,又不骂学生,为什么怕他呢?”是因为学生尊敬他。正如一位学生回忆李振山老师形象时说,“为人宽厚、耿直、刚正,授课时非常严厉、施教中带着宽容。”

  “如果再选择一次,我还会做教师”

  


  1992年,当李瑞锋考上了一所师范类学校时,他选择了体育类专业。1995年大专毕业之后,李瑞锋到了新密二中任体育老师。“刚开始还是有些不大理解这个职业的,但是当真的进入这个职业,才真正理解了这个职业。”李瑞锋说。

  李瑞锋说,他也曾做过班主任,如今也和自己父亲当年一样,对学生的付出要多一些,对自己的子女反而要少一些。正如李振山在讲课后告诉记者的,“教书育人是我的信念,但不足的是愧对自己孩子,总想要教好每个学生,从没私下给自己的孩子多上过一节课;二是清贫一生,没给孩子留下太多物质财富。但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会选择做老师。”

  最特别的生日会,最特别的一课

  


  每年李振山过生日时,都有学生前来祝贺。对于学生的看望,李老师也定下了自己的“规矩”——不让带礼物,谁带了礼物就让谁走。

  在知道李老师生病后,学生们这次打算给老师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会。所以在今年4月,来自全国各地的李振山的“学生”来到河南新密尚庄小学,除了唱生日歌,献鲜花,还提议老师为他们讲一堂课。这样,普通的教室里便开始了一堂不普通的课。

  讲台下,“学生”都是中年人。78岁的李振山手执粉笔,走上讲台,颤颤巍巍地在黑板上写下“《念奴娇·赤壁怀古》——苏轼”,随即,他无力地坐在了讲台的后面,勉力用铿锵有力的声音读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李振山每读一句,台下的“学生”都会跟着读一句,最后,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湿润了眼眶。

  谈到这次生日会的策划,李瑞峰说:“尽管父亲没有说过,但是,我知道父亲最想见到的,还是他的那些学生。”

  最后一堂课的讲法各有不同

  但这些老师对讲台都有同样的眷恋

  最后一堂课,把教学实践经验传递

  


  去年年底的一天下午,时年84岁的蒋克铸蹬着他的凤凰牌自行车,前往位于玉泉校区的浙大机械工程学院上课。

  这是蒋克铸教授的最后一课。在浙大玉泉校区的第一教学楼报告厅,他为150名来自各个年级和专业的学生,上了一堂《漫谈设计思维》的课。

  由于提前半个小时到了教室,上课前,身着藏青色夹克、头发稀疏花白的蒋克铸静静地坐在第一排。一点半一到,他缓缓站起,蹒跚地走上讲台,站定后,伴着全场的掌声,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

  蒋克铸对于学院和同学们愿意给他这样的一次讲课机会表示感谢。自从1994年正式退休后,这是他近十年来第一次站上浙大机械学院讲台。而他也为这一天的课,准备了足足两周。

  他说,自己年纪越来越大,特别想回到课堂上给现在的学生们讲讲自己的教学经验,将自己一辈子积累的知识传承下去。现在的条件好了,不缺设计学的教材,但里面有实践经验的少之又少。

  最后一堂课,高唱《时间都去哪儿了》

  


  河南城建学院的张长平老师在退休前的最后一堂课上为在座学生们“倾情献唱”,一首改编过的《时间都去哪儿了》恰好被学生们录了下来。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儿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视频里,只见一位头发已谢顶的男士左手拿稿纸,右手自然地打着节拍,动情地演唱着改编版的《时间都去哪儿了》,从他的身后可以看到黑板上的板书,左手边则是讲桌。老师满怀深情的演唱,引来下面学生的阵阵掌声和叫好声。

  教了一辈子书的张长平对学校有着深厚的感情。在他退休前的最后一节课上,讲完当堂的课程后,他兴之所至,现场为学生演唱了两首歌,以表达自己的心情。

  最后一堂课,平静地站好最后一班岗

  “今天,是你们高中阶段最后一堂语文课,也是我教学生涯里最后一堂高三语文课。”这是周老师最后一堂课的开场白,没有隆重的仪式,也没有绚烂的鲜花。

  这堂课周老师可不走套路,他没有和学生一起回忆这3年难忘的高中生活,而是继续给学生讲解语文试卷,最后一点时间叮嘱学生考场上要注意的事项。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了他即将在今年10月退休的事实,根本看不出来这堂课有何特别。

  周社一直在深圳实验学校教书,教了7年后被调至高级中学任教语文,这一教就教到了退休年纪。

  “今天我该讲的差不多讲完了,再提醒大家一句,考试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把该带的东西都带上,最后祝你们都心想事成,高考成功!”说完这句话,周社转身离开了教室,就如同平时下课一样。

  为什么这些老师如此怀念讲台

  因为这里有……

  数不清用过多少的粉笔

  仿佛是老师赋予了粉笔这个教学器具以生命。

  从第一次带着微颤的声音站上讲台,到结束教学生涯的最后一课,总有一个粉笔盒雷打不动地放在讲桌上,陪伴老师度过每一堂课。四四方方,牛皮纸材质,里面装着或完整的粉笔,或指头都攥不住的粉笔头。老师们用粉笔教学问,也会迅速掰下一段粉笔头“攻击”课上打瞌睡的孩子,似乎粉笔里承载的不仅是老师的才华,还有责任与机智。

  看到粉笔,思绪就被拉回到教室里。洁白的粉笔屑飘飘洒洒,落到头上,谁说不也是落入老师们的记忆中。

  讲台下那些求知的眼神

  很多老师说,在课堂上,总是特别喜欢看到学生们积极思考的样子:踊跃举起手的样子和求知若渴的眼神,这些就是她教学工作最大的动力。

  的确,看到孩子们清澈明亮、渴望帮助的目光会让老师倍感欣慰,也更愿意传授知识。而如果孩子的眼神从疑惑迷茫变得通透自信,便也是对老师工作的肯定和最有力的鼓励。每每回想起学生那一双双会“诉说”的眼睛,您的嘴角也会不自觉微微扬起吧。

  节日里收到的“秘密”卡片

  孩子们课上窃窃私语、心思游离于课堂之外时,老师会心生怒气、批评指责;孩子不爱学习、成绩不佳时,老师会恨铁不成钢,为孩子未来担忧。虽然“熊孩子们”常常让老师情绪变差,但不可否认的是,每当教师节来临时他们依旧会送上暖暖的问候与祝福,让我们看到自己在学生心里占据的份量。

  “老师,我犯错后,你总是一次又一次地给我机会,同学们还说你偏心,可我心里很感激……”“老师,我开学初没有好好做作业,被妈妈撕掉的课本,是你帮我重新订好的……”

  “希望老师一直开心!我努力不让老师生气再把我‘邀’到办公室……”卡片上的字迹虽然歪歪扭扭,有些卡片的挑选甚至让老师发笑,可看到孩子们藏着的心思,再跌入谷底的心情都会瞬间治愈,心里充满欣慰和不竭的动力。

  也许学生们送的每一张节日卡片,老师们都收好珍藏起来。回过头来再看这些,曾经的感动会立即充盈心中。

  毕业时学生们不舍的告别

  作为教师,他们和每个学生交流的时间只有那么几年。但是就在这短短的几年中,师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每个孩子都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开启了自己的下一段旅程,而老师就像那个旅途中的摆渡人,在必要时给予学生真诚的赞美与鼓励。

  当旅途结束,孩子们依依不舍的告别,是老师时时会经历却又永远难忘的。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