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副书记庇护黑恶势力,院长带保安殴打记者,周至县怎么了?

111.png

周至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别的不说,你看看人家原来的名字——盩厔县。想必没有几个人能认识吧。这不怪字生僻,只能怪你们读书太少。


也就是说,周至是一个文化积淀很深厚的地方。盩厔县这个名字沿用了2000多年,一直到1964年才改为周至县。


今天之所以写这篇文字,是因为觉得周至县最近新闻有点多,而且都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新闻。一个地方有负面新闻很正常,但如果负面新闻接二连三的话,那么这个地方的社会管理一定是出了问题。


11月29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被告为27人的涉黑恶势力案。“黑老大”是周至人朱羊群——一个很富足很小康的名字。正是在这起案件的新闻披露中,外界第一次知道了朱羊群黑恶势力之所以在周至县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近10年,一个核心的原因是有的“保护伞”,周至县原县委副书记刘武周一直在给朱羊群团伙“站台”、撑腰。


新闻报道中有这样几个细节耐人寻味:


1, 朱羊群黑恶势力伤害当地群众后,当地群众向周至警方报警,警方接警后大多未查出,或将刑事案件改立为治安案件,甚至有的案件不知去向。

2, 某次朱羊群因为伤害他人被抓捕,随后又被取保候审。这期间的一天,时任周至县委副书记刘武周到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检查工作。当着公安局长全体领导和办案民警的面,刘武周淡淡地说:“我了解朱群羊这个人,和他打过交道,是个干事的人,不是什么坏人……”据说县委副书记的这一席话,让在座的公安干警瞬间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办案了。

3, 朱群羊团伙在周至县危害一方多年,不仅群众惧怕他,就连当地警方也要让他们几分。

4, 2013年9月,朱群羊得知西安市公安局在调查他的犯罪行为时,不仅安排手下跟踪办案警察,更直接威胁专案组负责人:你现在把我抓了,看我出来后如何收拾你,走着瞧!

5, 也是2013年9月的一次,当得知专案组可能要对自己动手,朱群羊组织了一次和专案组的见面,陪同他的人是周至县一领导。


陪朱群羊见专案组的领导是谁,报道里没有提及。依黑白君的分析,这位领导很有可能不是刘武周。


2015年7月,因涉嫌受贿罪,周至县原县委副书记刘武周被判处有其徒刑10年6个月。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出来了,既然刘武周是朱群羊团伙的保护伞,法庭上检察机关为何没有指控刘周武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罪名呢? 刘周五的保护伞应该不是白当的,他和朱之间有这怎样的利益交换呢?奇怪又蹊跷的是,这些细节都没有交代或公开。


另外,县委副书记在一个县上最多也就“三把手”而已。朱群羊在当地为非作歹这么多年,刘武周一个人真的有这么大能量为这支黑恶势力保驾护航吗?再说刘武周给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说法,当年在周至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难道县委书记、县长不知道?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不知道?纪委书记不知道?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就这样任凭一个县委副书记干预司法、一手遮天?


县委副书记为黑恶势力保驾护航,作为班长的县委书记难道一点都没有责任?

刘武周入狱了,朱群羊也一审被判无期徒刑。但此案的上述悬疑却无法解释。


5日上午又看到一则媒体人发布的微博说,陕西电视台记者去周至县人民医院采访“挟尸要价”,结果被医院院长带着一群制服男给群殴了一通,摄像机也被损坏。


“挟尸要价”本是一个让社会很反感的现象。黑白君认为无论网路和舆论中所说的挟尸要价存在与否,周至县人民医院摆事实、讲道理,把真相说出来就是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为何要群殴探索真相的记者呢?



关于记者挨打,黑白君有一个百试不爽的经验:凡是被打的记者,都是以探寻真相为目的的真记者。凡是以敲诈勒索为目的的假记者,从来不会挨打。不仅不会挨打,被敲诈一方往往还会酒肉招待,唯恐丑闻被披露。


相关真假记者,可阅读本号文章江湖上的假记者


关于陕西电视台记者挨打,微博文章还说:在院长的指派下,保安们抢夺走记者的摄像机、手机,并扒光记者上衣用棍棒对其殴打。殴打完了还不算,还将一名记者关进太平间一小时,手机和摄像机里的资料也全部被删。


看到这里,黑白君真的有点怀疑这则新闻的真实性了:光天化日之下,这一切是真的吗?不是说周至县的朱群羊黑恶势力已经被打掉了嘛?怎么似乎又出现在了周至县人民医院里?


建议西安市局再派专案组去一趟周至,这里黑恶势力此起彼伏啊!建议周至警方也感赶快出来澄清真相。


随手在网上搜了一下,最近周至的负面新闻还真不少。引巨资、花重金修了一个“周城”,结果被网络吐槽为笑死人不偿命的“四不像”。6岁男童在自家院子玩耍,却被600斤水泥板压伤。周至县人民医院太平间被指转包私人经营,严重违规……


记忆中,西安市环保局前局长张印寿在环保局任职前担任过多年周至的县长、县委书记。2015年,张印寿因涉嫌受贿在环保局长任上被查。


也就是说,张印寿和刘武周是相继“落马”的。这是一种巧合吗?


刘武周充当保护伞也罢、受贿贿赂也罢,都是为了钱。张印寿也不例外。朱群羊“结团拉伙”也属于无利不起早,这一点和周至县人民医院和太平间承包给私人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为了一个“利”字。包括“四不像”的周城。


在陕西,周至曾有“金周至”的美誉。如今这里的“金”是含金量的金呢?还是金钱的金呢?


“金周至”最近有点乱,书记、县长当自省!


标签: 周至县 医院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